《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210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她再不愿多想,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她和墨子寒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
  “我晚上会早点回去。”
  话筒里继续传来墨子寒略微低沉的声音,他已经习惯于,每天到家之前向她打电话报备一声。

  白明月弯起唇角,心底的那点不快散了一些,就像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回复:“好,我在家等你。”
  她偏头望一眼超市里三三两两,一起逛超市的夫妻或情侣,自嘲一笑。
  就算墨子寒不会陪她做一些寻常夫妻会做事情,至少也会像每一个在外工作的丈夫一样,回家之前记得给妻子一个安心的电话。
  人有的时候不能太贪心,得学会知足才会快乐。毕竟没有谁的生活是十全十美的,不是吗?
  这么一想,白明月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她记得墨子寒喜欢吃鱼,疏菜则喜欢吃磨菇,水果喜欢葡萄和香蕉……
  最后,她买的全是墨子寒喜欢吃的东西。还好,她并不挑食,可以和他一起吃。
  墨子寒回到家中的时候,看到在厨房忙碌的那个纤细的人影,只觉得眼里和心里,顿时溢满温馨。
  “今天吃什么?”墨子寒悄无声息的走进厨房,环住她纤细的腰,将人揽在怀里。手不规矩的在她腹部摩挲着,热热的。
  “别闹。”白明月顿时脸上一热,嗔了一句。又说:“我今天做了鱼,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她说着,关了火,推了推墨子寒,示意他松开,她该把锅里烧好的鱼盛起来了。

  墨子寒却将她转了个身,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给了她一个绵长的深吻。
  “唔……该……吃饭了。”白明月脸倏地烧得通红,挣扎着,轻声提醒他。
  墨子寒抱着她不放,将她抵在厨房的门板上,手伸进她衣服里揉捏着。唇舌与她交缠不休,间或松开她,微微喘息,黑眸暗哑,似乎带着一团火。
  “先吃你。”他说着,抱起羞窘不已的小女人直接回了卧室。
  食色性也,然而对他而言,性之所至,心即所往,一向排在食之前。

  白明月被他折腾完之后,又累又饿。望着身边一脸饕足的男人,觉得奇怪。剧烈运动的人是他,按说他应该更累才对啊,然而事实却是,每次累得半死不活的人似乎都是她。
  白明月脸红得像火烧,十分想不通。
  所以,晚饭自然是迟了。
  晚饭吃的太晚,她因为真饿了,一个不小心,又吃得太多。所以,当白明月揉着发胀的肚子靠在床边睡不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杨若兮的话。

  她偏头瞅着一边的墨子寒,名知故问的说:“听说叶美美转去了别的公司,为什么呀?难道是你给她开出的条件不够好?”
  墨子寒静静看着她,看得白明月莫明觉得心里虚虚的,浑身不自在。
  墨子寒倏地一笑,“不是因为我开出的条件不够好,是我担心有她在,有人身上老是冒酸气。”
  白明月没有笑,怔怔的望着他。这么说,叶美美之所以会离开寒芒影视集团,还真是因为她的原因。
  她想起圣诞节那天晚上发生的情形,她能肯定叶美美一定是酒后装醉亲近墨子寒。虽然心里不舒服,然而她并没有说什么。
  她本以为她都没计较,墨子寒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没想到他会因此,让叶美美离开了寒芒。
  “想什么这么出神?”墨子寒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白明月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就势将头靠在他颈窝,嘴角弯起一丝笑意,“没什么。”

  就算觉得自己不太厚道,白明月还是觉得很开心。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如此的在乎她,所以才会这么做。
  墨潇然终于出院,伤好后的他坐上了轮椅。因为知道他的腿没有恢复的可能,墨潇然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暴唳起来,眼神阴测测的,看人的时候总是透着寒气。
  第一百六十九章凭什么关我
  上官映雪心惊胆颤,只觉得呆在他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只有温兰在的时候,墨潇然才不会露出这副表情。

  “妈,爸什么时候才可能洗清罪名,从丨警丨察局放出来?”墨潇然连声追问温兰,“哥他有没有想到办法?”
  温兰看着他,眼底浮起一丝痛楚,却很快被她掩饰过去。墨守成的事情,她本来没打算告诉墨潇然。并警告所有人,不许向他透露半个字。
  然而,墨潇然还是听到了风声,事情闹得这么大,想要完全瞒住他,几乎是不可能了。
  墨潇然车祸重伤之后,腿也废了。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到底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温兰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让他承受更多的打击。
  “你爸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子寒会想办法。”温兰敷衍的道。

  “公司呢?公司现在怎么样,这段时间,公司应该是哥在管事吧,真是太辛苦他了。”墨潇然说道,面上充满感激,心里却是激愤满满。
  要不是他出了车祸,又怎么会让墨子寒钻了空子。
  “潇然,公司的事情你就别管了,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温兰隐瞒了公司的事情,并没有向他说实话。
  她担心墨潇然受不了这个打击,毕竟,他和墨守成父子间的关系很好,这么多年又是他陪着墨守成,一起经营着墨氏,付出了不少时间和心血,如何能接受墨氏易主的事实。

  “哦,是这样吗?”墨潇然怀疑的看着温兰,见温兰不说话,视线落到一旁的上官映雪身上。
  上官映雪下意识的将头扭到一边,眼里的抵触几乎难以掩饰。现在,只要墨潇然一看她,上官映雪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反感和排斥。
  这让墨潇然面色一冷,眼里压抑着几欲喷薄而出的怒火。
  上官映雪这个贱女人,居然敢嫌弃他。
  上官映雪有些无措,求助的看向温兰,温兰见墨潇然似乎不满,并没有多想,连忙带开话题。
  “潇然,你刚出院,不宜太累。先进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妈得回去了。”她说着,招手吩咐佣人,“送二少爷回房间。”
  “妈,我送你吧。”墨潇然到底顾及温兰,没敢多说什么。
  “不用了,让映雪送我吧,她是你的妻子,以后就要靠她照顾你了,我还有话要交待她。”温兰望着上官映雪,眼神意味深长。
  墨潇然闻言,盯着上官映雪看了几秒,脸上掠过一丝冷嘲。
  “妈说的是,映雪是我妻子,以后真是要麻烦她照顾我了。”他慢慢开口,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所以,上官映雪就算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听在别人耳朵里,还以为他是对妻子心存感激。温兰笑笑,叮嘱了一句:“你知道就好,以后要多多体谅她。”

  日期:2017-12-3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