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1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倏然而起,眼神可怖,他还没开口问责,几个外国西医无一例外跪下地。
  黎七羽刚从沙发站起来,看到眼前的场面,双腿一软重重跌回沙发。
  连带着护士也全都跪下,一个个面色苍白、眼露惊恐……

  薄夜渊长靴叩着地面,清冷得犹如从世界另一端传来。
  横至医生面前,一脚一个重重地踹:“在我看来,活着死了容易,求死才难。”
  他重重地发泄着,医生没一个敢躲。
  在他们眼里,这是薄夫人,薄家的太太,这样死在他们手里……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救活她!”薄夜渊低声嘶吼。
  “少爷,人已经死了。”雷克站在急症室门口,刚从里面看过出来,脸色十分复杂。现在已经不是救不救得活的事……
  薄夜渊身形一僵,一个医生被踹的倒在地,不敢吭一声。
  薄夜渊拽起来问:“人已经被你们治死了?!”
  “夫人是急性肺炎,送过来时已经快没气了,病入膏肓。再加她烧得厉害,浑身伤势因为没有擦药,炎症病发……我们救治的时候她吊着最后一口气。”那医生急的飚英,哆哆嗦嗦求饶着,“我们真的救治不了,无力回天……”
  黎七羽的身体像坠进了无望的冰库,死了?
  她不敢相信薄夫人这样简单地死了……
  薄夜渊蓦然松开手,退后两步,横跨过这医生大步朝急症室走去。
  医生护士们哆哆嗦嗦跪在门口,没人敢动弹,雷克和几个保镖跟着走进去。
  黎七羽腿很软,每一步都在发飘,跟着晃进手术台。

  薄夫人脸色发青,已经完全断气,显然她死了有一会儿了。
  雷克扳过来手术监视器,发现薄夫人被送进来十几分钟后,已经死了,医生做了一系列的电一击、心脏复苏等急救措施,统统无效。
  医生们吓得商议了十几分钟,确定薄夫人救治无效身亡,才敢出去报备。
  人……已经死透了。
  薄夜渊不肯信,手在薄夫人的人下按着,泄愤地攥着她的头发查看……
  死的太容易,所有人都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少爷,北堂先生的人到了。”雷克的蓝牙耳机接到消息,“我已经知会过他薄夫人的意外状况,他要求过来验尸,少爷你看……”
  薄夜渊半小时前才答应把薄夫人交给北堂枫处理,才短短时间,人死了。
  别说北堂枫不信,连薄夜渊自己也不信。
  黎七羽像做了一场噩梦,她最害怕的事发生了……
  她怕下一秒小七夜要成为牺牲品。
  “让他来。”薄夜渊回过神,发现黎七羽僵白着脸站在手术台边,涣散的眼盯着薄夫人。

  她的脸色青白的难看——不死去的薄夫人好多少。
  薄夜渊心口一紧,将她搂进怀里,将她的脸按在胸口:“不许看!”
  “……”
  “我没想到她这么不经打……我真的没下狠手折磨她……”薄夜渊也开始发慌,人真的死了,死在他手里。

  他才承诺过不会让薄夫人有事,承诺过她别担心、他做什么事都有分寸,现实却狠狠打了他一记耳光。
  “她身那么多伤口……”黎七羽不想怪他的,可薄夫人全身下都是伤。
  “那都是外伤……我没动她的要害。”
  事已至此,黎七羽不想再过多责备他!薄夫人这么多年养尊处优,跟那些皮糙肉粗的下人能么?

  门外响起纷踏的脚步声,雷克低声提醒,北堂先生来了。
  黎七羽贪婪地呼吸着薄夜渊的味道,每一秒既痛又不舍,那紧紧抱着她的双臂蓦然松开,她脑子空白着。
  第一次,薄夜渊将她推出去,她离开他的怀抱,望向急症室门口。
  北堂枫带了几个贴身随从而来,凌燃也在,清隽的少年站在妖邪的男人身边,半只手臂搭着主人的外套,画风很美。

  北堂枫的精神次见到好一些,眼神精戾,飞快地滑过黎七羽,淡淡地落在薄夫人身:“死了?”
  “急性肺炎加伤**叉感染,炎症并发,抢救无效。”雷克说道,“有手术视频佐证。”
  北堂枫颔首,凌燃戴手套前检查尸一首。
  北堂枫站在几米远,不近不远,看着黎七羽,不说话也不逼迫。
  薄夜渊紧绷着下颌,两个男人,第一次见面不是箭弩拔张的刀光剑影,反而心思都特别深沉。
  黎七羽重重地闭了下眼,在她想要和盘托出一切的时候,薄夫人死了。

  小七夜的性命危在旦夕,如果在这时候告诉薄夜渊——孩子其实是他的,是有多残忍呢?
  仿佛一年多前那个暴雨夜,薄夜渊在孩子“夭折”以后,才知道是他的。
  他说,那是他这辈子最痛的事。
  黎七羽又怎么能够让这痛给他第二次!
  “少主,查过了,身多处感染的伤口。”凌燃拿着镊子拨弄着薄夫人身的皮肉伤口,化脓了。
  黎七羽不由得看去,薄夜渊和北堂枫同时开口。
  “别看。”
  薄夜渊已经伸手去拽她的胳膊,而北堂枫身形移动,去挡她的视线。
  黎七羽:“……”
  凌燃检查了个大概,说出薄夫人遭受过什么刑法,而且她不止一次被用刑,身原本有旧伤没有好。在次薄夫人被擒,动过刑了,放出来才几天,身体还没复原又被抓了。

  “我没动重刑!”薄夜渊黯眸,“没想到她这么娇气——”
  “薄先生,我想没有哪个女人禁得起这样折腾。”北堂枫敛神,“如果薄家不打算安葬的话,不介意我把她带回去处理?”
  薄夜渊生硬地扭开脸:“请便。”
  北堂枫朝黎七羽走了几步,白手套掌心向,绅士地递在她面前:“七羽,回家?”

  黎七羽浑身一震,仓皇的眼神看着薄夜渊。
  他的脸别开盯着窗外,肌肉紧紧地绷起。
  “当然,我遵从你的选择。”北堂枫你挑起唇,眼神倏而灰暗。
  黎七羽内心痛楚,到现在她被事态逼的往前走,还有选择的机会吗?
  薄夜渊已经放手了,这是最好的局面!

  黎七羽抬手,机械地搭在北堂枫的手心里。
  北堂枫笑了,眼神里晃着迷离,将她拉至身边:“我倒真的很意外,没想到你再回到我身边,是这样的方式?”
  原本也约好了是今天,可给他电话的竟然是薄夜渊!他主动放手,叫北堂枫过来带人走——
  黎七羽机械地往前走,薄夜渊未曾看她一眼!
  “雷克,我吩咐的事,你没忘记吧?”黎七羽感觉整个世界无限空旷,好像一片没有尽头的黑色雪地。

  “黎小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少爷。”和小少爷……
  “薄夫人的死讯封锁起来,不要外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日期:2017-12-31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