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8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是想要见他么?所以我找他了。”顿了顿,薄夜渊说道,“这些话我也跟他说了一遍,放走她们之前,我也会警告她们。你们愿意被威胁,不代表我,再落入我视线只有死!”
  黎七羽攥住了薄夜渊的胳膊,脑子痛苦而慌乱。
  为什么?在她决定要说出真相的时候,薄夜渊答应把薄夫人和薄绯儿放给北堂枫了……偏偏是这么巧。

  再不说,没有机会了。
  薄夜渊在衣柜里挑选了干净的裙子走来,拢起她的长发到一边,给她穿衣服。
  “薄夜渊,如果……如果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可以冷静点听我说?”
  “我现在看起来不冷静么?”薄夜渊熟练地给她穿bra,“七羽,我从没有这么理智过。”
  “我有个不能说的秘密,我一直害怕告诉你……”
  “既然不能说,那不必告诉我。”
  “可是我刚刚扔过纪念币,帝让我告诉你。”黎七羽握着掌心里那枚纪念币,摊开。

  薄夜渊眼神一晃,盯着美丽的硬币,嘲讽地说:“这币不会发行了。”
  原本打算在婚礼那天对整个滨海发行,他准备了几亿的纪念币,以后在滨城直接取代硬币流通……
  可她不会嫁给他,发行出去,只会造成她的困扰!
  “你只要答应我,听完真相后,你不会对薄夫人她下手,什么都听我的——”
  “黎七羽,这次你回来,哪件事我没听你的?你让我像条狗一样跟薄家人求和,家庭会我召开了,你希望的都做了。是我做得不够好,让你觉得我从来没听过你的?”反而是北堂枫,被她信任着。
  “不是,是我太知道你的个性……”黎七羽摇头,攥紧了币,“薄夜渊,其实我受限于薄夫人,是因为她抓了我们的孩子,那个孩子他……”
  “我知道她抓了你们的孩子,不必告诉我既定的事实。”薄夜渊拉裙子链,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不是我们的,是我们……”

  “是你跟北堂枫,还需要说更清楚?”薄夜渊攥住她的肩头摇晃,“黎七羽,你担心得开始胡言乱语了。”
  “孩子是你的——”黎七羽刚要出声解释,紧急的敲门声响起。
  “少爷,你在吗?”雷克急促地说道,“出事了。”
  薄夜渊背脊僵起,死死的目光盯着黎七羽:“你刚刚说什么?”
  是他听错了,还是她说错了?他不确信他听到了什么?

  黎七羽心脏发慌,好像有一百只鸭子在她的胸口扑腾,她脑子发热缺氧,攥住了手心再说话,雷克的声音盖过来:“是关于薄夫人的。少爷!”
  薄夜渊脸色可怖,大声吼道:“滚!我没空!”
  “时间来不及,她要不行了……”
  什么?
  黎七羽脑子像被狠狠撞了一下,薄夜渊猩红着眼转过身,几个大步走去打开门,雷克显然是才跑来的,一身是汗:“我刚刚给你电话,你一直占线没人接,薄夫人高烧转化的肺炎,全身伤口感染,晕死过去一晚了没人留意。我今天派人去提讯她,发现她情况不好。”
  薄夜渊:“……”
  “我立即传医生给她看病,她病得很重,医生说必须立即转进抢救室治疗,能够抢救活下来的几率都很渺小。”

  “那还等什么?立刻转进抢救室!”
  “可没有你的命令,那些守卫不放人……算我也没权限。”雷克皱起眉,这次薄夫人被关押后,薄夜渊看得很重,这两个犯人全都是他亲自过问。
  薄夜渊拿出手机,他刚刚一直在跟北堂枫打电话的时候,雷克来过几个电话插一进来,他当时脾气正差,哪有心情在意?
  立即打电话吩咐保镖长放人,送去急诊室抢救。
  黎七羽站在他身边听着,深情紧张问:“薄夫人浑身是伤?她受伤了?薄夜渊你私下用刑了?”
  雷克不敢搭话。
  薄夜渊按下手机:“我打的都是皮肉伤,不致命的!我有分寸!”
  “可你还是动了刑……”
  薄夜渊沉了脸色,往外大步走去,黎七羽紧跟着来,他拦着她,命令她回房间里去待着。
  “我也要一起去,如果薄夫人死了,孩子也活不下了。”黎七羽血液是冰冷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薄夫人命这么薄!
  “她不会死,她哪敢这么娇贵,我给她动了点皮肉伤,最轻的惩罚!”薄夜渊不相信,平时那些佣人做错事,也是这么受刑的,没有一个说挨一晚出事了的。
  雷克垂着头,不敢讲话,昨晚薄夜渊动刑的时候他是劝过的。
  不过少爷在气头,谁劝都不听的,他从来有自己的主张!
  薄家庄园有一幢小型城堡是医生们住的地方,有急救室也有病房。
  但毕竟不是正规的大医院,设备先进但资源有限,急救、小病时能派用场……
  薄夫人前脚刚被推进急救室,薄夜渊等人到了。
  黎七羽眼睁睁看着手术室的门关,亮起十字架红灯……
  仿佛推进去的是小七夜,被急救的是小七夜。
  黎七羽脚步虚浮,薄夫人说过的,如果她出了事,孩子会死!
  “黎七羽!”一只胳膊搂着她的腰,薄夜渊心口发窒,“叫你别跟着你还来!”
  黎七羽差点眩晕倒下,身体一阵阵地发冷,被他抱着坐在等候的长沙发。这走廊布置得精致、巴洛克风格厚重奢华,跟整个薄家庄园的风格达成协调。
  彩绘玻璃画着圣母玛利亚,抱着小人儿,一些光着屁屁的小天使……
  黎七羽呼吸粗重,盯着满眼花花绿绿的彩绘,直到薄夜渊掏出药丸塞一颗到她的嘴里。

  “雷克,去打杯水来!”
  黎七羽这才想起她醒来后忘了吃药,刚刚走路太急,心脏衰竭得像个八九十岁的老人了。
  “黎七羽……你浑身都在发抖。”
  黎七羽抖索得厉害,抿了抿唇哀求地问:“她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算她真的有事……你也不必怕成这样,孩子我会想办法救出来!”
  “你根本不知道薄夫人是什么人,你关着她的时候,她切了孩子的手指——”
  薄夜渊眼瞳紧缩,眼底涌起可怖的血腥!
  她正因为知道薄夜渊也是个以暴制暴的人,如果他知道薄夫人这么做了,也会毫不犹豫地切掉薄夫人的手指。到头来,受伤买单的都是无辜的小七夜。
  “你刚刚在房间里,说了什么?”他低低凝视着她问。

  他好像做梦一样,听到她说孩子是他的。
  当然,薄夜渊不会这样相信,他们的孩子早死了,之后她一直跟北堂枫在一起,怎么会冒出个他们的孩子。
  黎七羽血液冰冷,闭眼:“我说……如果孩子是你的,是你和我的……你会怎么办?”
  “在你心里,我还那么分你我么?我说过了,他是你的孩子,不管是你跟哪个男人的,我一样会尽全力救他的。”薄夜渊眼里聚拢起失望的浓雾。

  原来只是“如果”……
  半个小时,黎七羽的身体一直在发抖,依靠在薄夜渊的身,她才没那么难受。
  有护士途出来拿药水,雷克前询问,她们只是急匆匆地摇头——
  【病人情况十分危急,可能要不行了!】
  黎七羽的耳边一遍遍地重放着,咬着唇。
  咔嗒。
  紧闭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走出来的是正摘去带血皮手套的医生,一个个脸色凝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