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最开心?他说希望他还没有经历最开心的……因为他想未来哪一天,她待在北堂枫身边后悔了,觉得还是他较好,或者那天北堂枫死了、残废了,她回到他身边,那才会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事。
  黎七羽眼睛模糊,手指按着他一个个的伤疤,许多小伤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来历。
  但,他身最重的伤一定是因为她!
  胸口被匕首插进去的那刀疤,现在还深深地凹着。
  “薄夜渊,我们来做约定吧。”黎七羽眼睛模糊地看着灯光。
  薄夜渊听到约定两个字,开始发憷。
  因为约定永远是单方面地约束他的,她根本可以随时变卦,不必遵守。
  “如果我选择北堂枫,跟他走了……那你去找我,我和北堂枫会去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这辈子只要你找到我,我是你的了。”黎七羽眼角晃着湿湿的笑,“期限是一辈子。”

  她死了以后,薄夜渊永远都找不到她。
  她只要不让薄夜渊知道她的死讯,北堂枫会帮她保守秘密的……
  那薄夜渊不会太可怜,他会带着寻找她的希望活下去。还有他们的孩子,也是他的希望。
  “薄夜渊,怎么不说话?”黎七羽能感觉到头他微低着的男一性下巴,他呼出的每一口气滚一烫的。
  “我不想遵守。”
  “为什么?”黎七羽诧然,她以为他会开心,只要找到她……她是他的,这样不好吗?
  “如果我真的想要你,我可以强迫留下你,甚至杀了北堂枫,或者给你们制造矛盾、逼你们分开。我有千万种办法困你在我身边,可如果那不是你的心之所向,你不快乐,没有意义。”
  “……”

  “黎七羽,在我身边你总是哭,那么多泪。越来越不像你。”薄夜渊喉头磨砂,“或许我是没有逗你开心的本事,我除了没用,更会惹你痛苦伤心。”
  黎七羽眼角滑下泪,她好像患了哭病,泪腺发达到不能控制。
  今晚她不知不觉掉了多少次泪,不时有泪溢出来……
  “你选择北堂枫以后,我不会去找你,我等你愿意回来。”
  “薄夜渊……”

  “如果我去找,你一定会躲起来,藏到我找不到的地方。那倒不如你光明正大活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听到没有?”薄夜渊吻她的侧脸和脖颈,“不要躲着我。”
  黎七羽的泪水冒的更汹,原来他不傻,他知道她话里的潜意思。
  “黎七羽,我们的三年之约,才过了一年半,不知道还生不生效。”他兀自笑了,“可以只对我生效,你随意。”
  黎七羽肩头轻轻耸动,被他扳过去吻去泪水。
  薄夜渊眉宇皱起,越吻,她的泪掉的越多……
  “该死!你要是这么一直哭下去,我明天送你走。”薄夜渊心口都要炸掉了。

  窗外,天光大亮。
  明天……原本是黎七羽计划离开的时间,她跟北堂枫说好了,他会来接她!
  黎七羽的泪水决堤,有许多莫名的情绪涌来,她张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那哭泣的脸却更显悲痛。
  薄夜渊恨不得长一百只手帮她擦泪……

  再哭下去,她的眼睛不瞎掉,他也会先死了。
  “黎七羽,我送你走。”
  “……”
  “你要见北堂枫是不是?他来了你不哭了?我马找他来——”薄夜渊小心地将她捧在怀里,像哄一个婴孩。

  黎七羽摇头,她不要离开他!
  可是,现在不走又能怎么办?她痛苦无奈地点头,然后又摇头……
  哭得太厉害说不出话。
  “你对我的补偿已经够了,黎七羽……是因为我的狂躁症么?我不会再对你发作。”薄夜渊心里的魔鬼被她净化了,不恨她,也病愈了。
  他说要亲自送她走,她才会那么痛的——薄夜渊知道为什么在你身边我才会有眼泪才会痛,因为只有你在我心里,才有惹哭我的本事。

  薄夜渊拿了手机下床,胸膛都是她沾的泪。
  昨晚黎七羽通讯的号码,他记了下来,手指按下去每个数字键,都仿佛花掉毕生的力气。
  黎七羽蜷在被子里,脑子凌乱空白地想,她走了以后,薄夜渊真的会放过薄太太吗?
  如果薄夫人和薄绯儿出了事,小七夜也会死。

  她这样走了,事情难道会得以解决?反而更没有希望!
  她每次做决定都错了,虽然她的思想都是顾全大局,这次会不会也错了?
  可不可以任性一次,都快要死了,什么都告诉他——
  别让薄夜渊以为,她死了都没爱过他?
  至少让他知道,小七夜是他的孩子,他会不遗余力地想办法救出他们的孩子!
  黎七羽爬起来,薄夜渊的身形消失在相连的书房,他轻轻掩门倒锁。
  黎七羽发丝凌乱地坐着,看到桌放着的纪念币,一面的头像是黎七羽,另一面的头像是薄夜渊。这纪念币是薄夜渊做的,他说要想要发行出去,取代滨城的硬币流通。
  她将币握在手里,如果正面是薄夜渊,她选择真相;
  如果正面是黎七羽,她选择离开……

  一切,都交给天意,她遵从命运。
  门后,薄夜渊沉重的身躯无力,坍靠在墙,电话通了,两边静默的电流,两个男人凝重深沉的呼吸。
  “哪位。”
  “是我。”
  两个男人,云淡风轻,奋战起肌肉。
  硬币在空闪过光亮,划落到黎七羽的手背,她的心脏随着一起落地,慢慢移开一只手。
  薄夜渊英挺的侧颜向,像黑夜第一道黎明的曙光。

  黎七羽挺直着背脊,死死地盯着硬币的朝向,好久好久,颓然跨坐在床。
  她没看错,帝的旨意是让她说出真相。所以……
  咔擦。
  书房门被蓦然打开。
  薄夜渊攥着手机的右臂垂落,身形在背光的阴暗走来,深沉的脸在她的泪眼模糊,仿佛隔着好远好远……
  黎七羽在床跪坐起身子,直挺挺地盯着他。
  薄夜渊走到她面前,抚摸她散乱的长发捋到耳后,摩挲她眼角的泪,俯身亲吻她的眉毛,吻一点点滑落到她耳边——

  “薄夜渊我……”
  “他马会派人来接你们。”
  黎七羽嘶哑地找到自己的声音:“我们?”
  “他问我要走了那两个贝戈货,”薄夜渊低声笑,“放在我手里,你是不是一秒钟都不放心,怕我害了你们的孩子?七羽,我没那么恶毒,孩子虽然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但他是你的,你那么在乎,我怎么敢让他有事!”
  黎七羽眼神晦暗,想要说什么,薄夜渊按住她殷红的唇瓣说,“交给北堂枫,你放心了?你们自己商量想要怎么处置,是放了她,还是逼她交出孩子,我都随你们。”
  “……”
  “但如果留在我手里,我的暴躁个性,说不定哪天想不开,真的弄死她们。还有,如果你们想放了她们,别再让她们在滨城出现,但凡我看到,死。”薄夜渊揉着她的长发,轻声说,“听清楚了么?”
  “薄夜渊,你打电话给北堂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