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406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位金刀窃窃私语,最终郭世伟开口:“经过我们六位金刀的和议,现在我宣布,罢免孙国茂金刀的名衔。”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没想到雕刻协会会做出这种举动,随即所有人就都明白了,这是弃卒保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名声受到更大的影响。
  孙国茂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六位金刀会联合起来罢免自己,表情特别阴沉,他很生气,却无可奈何。因为雕刻协会有规定,当几位金刀的意见统一,完全可以罢免另一位金刀。
  本想着给孙子报仇,本想着借机打压赵小宁,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孙国茂的脸色很差,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儿子孙友文和孙子孙强也脸色狰狞。他们竟然为了赵小宁罢免了父亲(爷爷),这一点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郭大爷,我不服。”孙友文站起身来:“我父亲只是布置了一个小有难度的题目而已,你们凭什么罢免他?莫非你们也畏惧强权?”
  这话已经很明白了,这是针对赵小宁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李宏远乘龙快婿的身份。
  郭世伟冷哼一声:“雕刻协会成立至今一直都在做文化的传承和推广,从未惧怕过任何人,要怪就怪你们孙家人太不知好歹。别以为老朽年事已高就愚钝无知,当时在酒店里发生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听到这,孙友文表情微变,满是紧张的说:“那只是一个误会。”
  其他人则是窃窃私语,不知道孙友文口中的误会是什么。但是他们能看得出,孙家在针对赵小宁,不想让他成为金刀。
  郭世伟双眸浑浊,但此刻却散发着不容人直视的精光:“即是误会,为何这次出了这个题目?孙友文,你也是从事木雕,你告诉我,普天之下有谁能用它进行雕刻?有吗?你说出来一个,只要他能将这棵朽木变废为宝,第一金刀的位置老朽让给他。”

  孙友文不敢多言,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深吸一口气,郭世伟努力让愤怒的心情平复下来,然后看向赵小宁,和颜悦色的说:“赵大师,刚才那个题目不算。这次考核老朽亲自出题。”
  “啊?”正在出神的赵小宁回过神来,一脸不解:“为什么刚才的题目不算?为什么要重新出题?”
  此话一出,所有人直接就懵逼了。
  我艹啊!

  那可是一根朽坏的梧桐木,难不成您有信心将它变废为宝?
  虽然年轻人都有年轻气盛的天性,但这时候就别逞强了吧?
  逞强可以,但最后打的却是你自己的脸啊!
  郭世伟险些喷出一口老血,祖宗喲,见好就收吧。我知道雕刻协会引你不满,拜托您给我们几个老家伙留一点颜面可以吗?
  “疯了!疯了!这瘪犊子疯了!”李宏远气得想要骂娘,他很了解赵小宁,正如自己了解自己一样,他知道这货的想法了。
  疯狂,那绝对是一个疯狂至极的想法。
  “有谁可以将刻刀借我一下?”赵小宁看向下方那些木雕大师,他之前之所以出身,主要是在构思题材。

  朽木不可雕。
  此乃老祖宗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但是,赵小宁脑中却有一个绝佳的题材,这个题材除了用朽木,其它木材根本无法胜任。
  “赵大师,您想做啥?”一个木雕大师感觉自己的心跳视乎随时都会跳出胸腔,紧张的问。
  “干什么?当然是雕刻啊!我这人吧有个毛病,我就见不得别人为难我,对待这种人我不会多说什么,我会用实际行动狠狠抽他一耳光。恩,就是这么尿性。年轻人嘛,哪个不尿性?你们说是吧?”赵小宁呵呵一笑,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桀骜不羁的狂妄。
  尿性。
  他用自身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年轻人!年轻人就得有拼劲,哪怕前来坎坷充满荆棘,哪怕撞得头破血流。
  “我的刻刀借给您。”一个木雕大师将随身携带的刻刀递给赵小宁。
  “赵大师,您真的执意要雕刻这根朽木吗?”一位金刀忍不住问。其实他们很不希望赵小宁雕刻这根朽木,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人能胜任这个任务。而一旦无法胜任,无论是赵小宁还是雕刻协会的名声都会受损!
  所有人也都安静下来,紧张的看着他。气氛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凝重。

  赵小宁取出一个L号的中大型刻刀,淡淡的说:“我是一个雕刻师,在我握住刻刀的那一刻,我的使命就是赋予木材一个崭新的生命。如若不然...我要这刻刀有何用?”说到这猛然间抬起头来,眼中散发着疯狂的光芒!
  我要这刻刀有何用!
  简单一句话犹如惊雷,震人发聩。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被少年的话深深的震撼到了!
  所有人都对雕刻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尤其是在场的那些雕刻大师们,他们自叹不如。也感谢赵小宁这句话点醒了他们。他们也知道了自己和赵小宁的区别。

  在他们眼中,他们的作品只是一件作品而已,可是在赵小宁眼中却是一个崭新的生命。
  观念的不同注定会让作品有不同的性质!
  赵小宁本身就深的很多人的喜欢,如今更是圈了很多的粉丝。
  就在人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小宁让两个工作人员搬上来两张椅子,然后将那根朽坏的梧桐木放在上面。
  站在梧桐木的右侧,赵小宁深吸一口气,手中的刻刀如同龙飞凤舞一般挥洒起来,每一次落下都有‘噗噗’的声音。

  赵小宁下刀不仅快,而且下刀的时候时而轻盈,时而苍劲有力。那些现场的雕刻爱好者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身旁纷纷落下的木屑。因为距离较远,所以人们根本无法看清楚赵小宁雕刻的是什么。
  “快去,快让人准备高清显示屏。”郭世伟向人吩咐,必须通过大屏幕的方式让人进行观看。
  “这还是雕刻吗?简直是一场优美的舞蹈啊!”有人忍不住感叹。
  “我一直一位雕刻的时候需要安静,需要聚精会神,雕刻过程也会很慢,可现在却发现我错了!”
  所有人都被赵小宁的雕刻技艺深深震撼到了,他颠覆了所有人对雕刻的认知。若非知道他在雕刻,肯定会认为他在跳舞。
  看着所有人对赵小宁崇拜的眼神,孙国茂爷孙仨人脸色阴沉。

  “飞得越高摔得越狠,我不相信他能将这根朽木变废为宝。”孙友文紧握双拳。
  孙国茂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年少轻狂不是错,可如果自信过头那就是自负了。正所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赵小宁自己想死,又怪得了谁?耐心等他完工吧,到时就是他身败名裂之时。”
  时间悄然流逝,工作人员也在赵小宁身前的舞台上摆放了一台大型的高清电视,而在背对着他的观众席上则是布置了一台摄像机。
  一个小时后,赵小宁完成了整个雕刻的过程。只不过,虽然有高清摄像机在进行拍摄,可是却无法看清那根朽坏的梧桐木上雕刻的是什么。
  “完美。”
  赵小宁如同欣赏绝世美女一样,就连他都对自己的雕工感到佩服。
  “完美?呵,请恕老朽眼拙,无法看出这件作品的优点。”孙国茂冷笑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