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1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这些根茎,我依稀感觉跟上一次有所不同。上一次见到这些根茎,只觉得巨大了些,除此之外。跟其他植物根茎没什么不同。但这一次,我发现这些根茎之上笼着一层黑色光晕,看起来隐隐泛出一种金属光泽,仿佛那不是真的植物根茎,而是在石头上雕刻出来的花纹。
  莫名的。我便觉得这些植物根茎变得非常坚硬,甚至可能比这面石壁还更坚硬一些。现在想再挖空根茎钻进去,恐怕是不怎么可能了。
  我心里推测了一下,这种情况估计还是跟那个老祖宗有关,多半是因为老祖宗在里面。这些植物根茎才会变成现在这模样。
  无聊的看着这些粗大植物根茎,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去,很快,子时便至。
  赵长老第一个抬起头,他先是往四周看了看。然后也没说话,抬脚走到那石壁跟前,手里拿着一块黑乎乎石头模样的东西,放在石壁上的一个小孔内。
  才刚放进去,那石壁微微颤动两下,然后,黑黝黝的山壁上便有一块石头凹陷了进去,那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方形空洞,看起来应该是通进天阴洞的秘道。

  我探头往那边看了一下,石洞内黑乎乎的一片。压根什么都看不到。而赵长老则是根本没敢看,反而快速往后退出几步,转头对着我们匆忙催道,“子时已至,你们九人。速速列队进去!”
  大比优胜这九人本就是列队相迎,闻言,四纪组那几人便当先往那边走过去。
  我也正准备跟着人群往里走,但就在此时,徐应瞿匆匆的又往赵长老那边过去。面色焦急,似乎出了什么事一般。
  我瞥了一眼,也没有多想,但就在我目光移开的那一霎那,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在这静谧的环境中,突兀的惨叫声让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疑惑的朝那边看去。我这才发现,赵长老的小腹上,插着一把短匕。双眼已经毫无一丝生气,整个人靠在那石壁上,缓缓的往地上滑落下去。
  而站在一旁的徐应瞿,此时脸上带着一种诡秘笑容,抬起头,目光灼灼的往那秘道看了过去。
  不等我反应过来,身后又是传来几声惨叫,我猛地转回头一看,尸阴宗的几个长老中,已经有一人伏尸于地上,另外还有两个长老正在围攻另外一人,那人显然也受了重创,一边怒喝,一边苦苦支撑。
  只有我那便宜师傅林雪呆呆的站在一旁,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尸阴宗起了内讧吗?为何选在这个关键时刻?莫非又是什么阴谋?
  还不等我想明白,远处一个人影朝这边疾驰而来,我定睛一看,却是蒋东成。
  我并未给他发出讯号,他为何又赶到了这里?
  瞬间发生的剧变,让我彻底傻了眼。不光是我,其他几个大比优胜者同样也愣在原地,转头看着长老们的内讧,满脸的不知所措。
  没过多久,那被围攻的尸阴宗长老寡不敌众,被一剑枭首,尸身跌落于地上,而他的尸傀也因主人的惨死而轰然倒地。那动手的两人同时又转身盯住了站在一旁发傻的林雪,毫不犹豫的又各自祭出法器。
  我心里有些不忍,但此时形势波诡,林雪也并非对我多么关紧的人。略微思索之后,我还是站着没动,同时心里小心戒备着,随时准备唤出蛇灵和瞳瞳。
  就在那两人对林雪出手的同时,站在她身旁的尸傀,忽然一声长啸,伸手将林雪抱起,身体化作一道紫色流光,朝着来时那个洞口急驰而去。速度之快,堪称绝伦,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时,身影已经消失在那个洞口。

  当初她这紫宸尸窥探祭祀恶灵之时,我就知其不俗,却不曾想,竟还有如此神通。
  那两人还欲再追,站在我身前不远处的徐应瞿却忽然开口唤道,“两位师兄,莫要再追了。这通道已经打开,距离那老怪物苏醒仅有半个时辰不到,不能浪费时间去追,那女娃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咱们火速进去布置才最关紧。”
  说完,他不待两人回答,又转头对站在远处的蒋东成道,“小师弟你也跟着一起来……你勿要惊慌,我们三人皆是你同门兄长,你的消息师父他老人家早就告知过我等。我们三人潜伏这尸阴宗最短的也在半甲子以上,你对我们的身份可能有些怀疑,但师门信物你应当知道。”
  听到他这一番话,我彻底呆住了。

  这个徐应瞿,还有那两个尸阴宗的长老,都是蒋东成的师门兄长?那就是说,他们也都是老会长的弟子?
  这……怎么可能!
  蒋东成的反应跟我差不多,站在那里,两眼瞪的老大,嘴巴长了半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徐应瞿却对着另外两个长老微一颔首,然后三人便同时从身上取出一把折扇,朝着身前一丢,紧跟着,我便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丢出的折扇在离手的一瞬间,同时幻化出一个孤零零的坟包,坟包之上,没有墓碑,仅有散乱发黄的杂草覆盖,看起来荒凉破败。
  这幅荒冢孤坟图……我再熟悉不过,我的方天扇,也就是老会长当初托人赠予我的那件法器,动用之后,幻化而出的,正是这幅荒冢孤坟图,分毫不差!
  徐应瞿说,这是他们的师门信物!
  这什么意思?按他这种说法。我也是他们师门之人?也是老会长的弟子?

  我脑子一片混杂,另一边,蒋东成却是眼睛一亮,手里同样拿出一把折扇,不过他并未祭出这法器,而是抬腿快速走到这边。声音激动的对徐应瞿道,“徐长……不,师兄,师父跟我说过,我有五个同门,上面有三个师兄,大师兄姓陈,是个呆子书生,二师兄姓徐,是个破落屠夫,三师兄姓诸葛,是个嗜酒如命的酒徒……你。你是我的二师兄?”
  他刚说完,徐应瞿还未答话,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尸阴宗长老之中,一个身材胖大之人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师父他老人家说的没错,老子我就是个嗜酒如命的酒徒……哈哈。二师兄当年被师父带回去的时候,的确是个破落屠夫。大师兄……大师兄这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呆子,也却是师哥书生。哈哈,小师弟,师父又是怎么说你的?”
  蒋东成有些不好意思的赧然笑笑,“师父说我是个万里无一的天才。”
  “哈哈哈哈……”他刚一说完。徐应瞿他们三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老半天之后,徐应瞿才止住了笑,又道,“师父他老人家可真是偏心啊,我们不是呆子就是酒徒,你却是天才,哈哈,师父他老人家都这么说了,看来你的确是万里无一的天才了。”
  蒋东成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满脸尴尬的笑了一会儿,忽然又收起了笑容,开口问道,“对了,二师兄,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之前……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份,徐威,是我杀的。当时他莫名对我出手,我一时没有主意,就……”
  “徐威?”徐应瞿打断了他的话,摇了摇头,“他并非我儿子,只是当年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孤儿罢了,给他取了名字,当儿子养着,不过也是为了隐藏自己身份罢了,不必再提他了。”
  日期:2017-01-08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