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0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继续暖场中,第一位献唱的歌手也还没到时间上台。
  镜头回到农庄那边,酒喝得差不多了,李牧明确表示得回去早些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忙家访,最后一批兵的家访工作都要明天一天完成。
  众人握手道别,临到结束了,家长们才分别握着李牧的手提了一嘴:“李团长,孩子的事情就多多拜托了,大恩不言谢,拜托拜托。”
  要送上礼物礼金,李牧是坚决拒绝的,那态度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洪部长呵呵笑着摆了摆手,“都拿回去吧,李团长不喜欢这一套!”
  都稍息了。

  到了门口,杨青松的父亲等众人都走开了些,故意拖到最后,走到李牧身边,低声说,“李团长,我是很明白您的苦衷的。我家这个孩子,能不能去,全看他本事,他要是不合格,我是绝对没有怨言的。可是有句话,我实在是不吐不快……”
  李牧当然没有喝醉,一听这话,就觉得若有所指,便不动声色地问道,“杨先生有话不妨直说。”
  “张以陌,不知道李团长认识不?”杨青松的父亲问。
  李牧眉头微微跳了跳,点头,“认识,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
  事实上,李牧现在还是编制研究小组副组长,还是张以陌的顶头上司,张以陌还是他的助手。
  “不满李团长,张以陌是鄙人的舅子,李团长的部队的一些情况我是知道一些的,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部队,但是知道是很重要的部队。小舅子前天来电话专门说了这个事情,我这儿子,如果有机会去,再好不过,条件实在够不上,让我也别勉强,别搞那些乱糟糟的事情。所以我才斗胆说一句,李团长,今晚过来的几个孩子,没几个是省油的灯。”杨青松的父亲说,看了看站在车边的儿子,他压着声音说,“我小孩如果不是我管得严,也得被他们带坏。”

  李牧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了一眼李啾啾,李啾啾微微耸了耸肩。
  “本色酒吧,如果李团长有空,过去看一眼就知道。”杨青松的父亲低声说道。
  说完,他再一次和李牧握手,和李啾啾握手,随即告别离开。
  李牧沉思了一阵子,微微笑着,“你怎么看?”
  “像是真的,如果的确是些品行不正常的,我看也不用从其他地方调剂名额了。”李啾啾说。
  107部队有多重要,谁也没他们清楚。因此选拨才这么严格,尤其是家访,应征青年的过去,都在考察之列。
  看了看时间,不到十点,李牧说,“那就回去换身衣服,去看个究竟。”
  李牧心里是有气的,如果真如杨青松的父亲所说的,今晚这几位家长的孩子,他一个都不会要,哪怕为此得罪洪部长!
  注:我特想写,又有些不敢写不忍心写,往下的怎么写,其实一直都在犹豫!
  从军前从军后,李牧都没有来过夜场,平常和哥几个喝酒就是大排档小饭馆。李啾啾经验就要丰富许多了,毕竟他是事实上的老司机,别说参军前,之前上军校的时候,每个假期都是他夜场猎艳的时间段。人非圣贤,男人么,谁能没点需求?
  好在李牧的营养还能跟得上,也是不担心老司机李啾啾同志开车的。

  换了便装,李啾啾用迷彩布把军牌皇冠的号牌罩上,开了车,和李牧一道来到了本色吧。武装部考虑得很周到,晚上总是让司机把车留下来,供李牧等人使用。今天晚上是他们第一次用这车。
  到酒吧才停好车,就看见杨青松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首长,首长,我爸叫我在这等你们,位置订好了,我带你们进去。”
  李牧和李啾啾对视一眼,都在暗暗想到,这杨青松的父亲,心机够深的,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不是真的为部队着想。
  只要对己方有好处,李牧都不会拒绝,如果被蒙蔽了双眼,带了几个问题兵回去,107团这个头,就算是开得不好,往后的工作干起来,都是会受到影响的。

  便在杨青松的引路之下走了进去。
  位置在最靠后,小卡座,位置不大,但基本上可以纵览全场的情况,看得出位置也是挑选过的。
  一进去,李牧就觉得有些头昏脑涨,炮火连天的战场也不过如此,甚至这里的更加令人难受一些。
  当年在金三角打毒贩,毒贩武装火炮都用上了,让猎人突击队这些人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炮火覆盖阵地。那滋味,永世都是难忘的。
  高大威风的俩人一进去,闪烁的灯光之下,马上就引来了那些夜场女的注意。这里好些女孩都是从大城市过来的。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小地方的女人往大城市跑,现在大城市的女人往小地方跑。因为经济高速发展的重心在转移,有些人,在稳固的大城市难以生存,那么退而求次到小地方,有些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意思。

  反正挣钱不少就是了,其他的,就都是次要的。
  有气质的人不管穿的什么衣服,都能体现出那股气势来。精神饱满昂首挺胸的两人,绝对是场子里最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并且都长得英气逼人,一举一动一个昏暗之中闪过的眼神,都透着与常人的不同。
  夜场里的女孩子是绝对有这个眼力的。
  却是不能轻举妄动,好几个注意到李牧那个卡座的女孩子都在暗暗寻找着机会,盘算着时间。

  是等喝得差不多了再过去推销几瓶假酒呢,还是等会就过去打招呼陪着喝起来,或者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要看他们点了什么酒。
  点什么酒,李牧和李啾啾都没说,因为杨青松早已经安排好。洋酒红酒啤酒香槟,一样来一点,都摆在台子上,任君选择。招待就要往好的招待,杨青松倒是不太熟悉,全都是他老爹交代的。
  杨青松随他老娘,那个从警近二十年的民警,性格温和之中透着刚毅,对这些场面倒是不太熟悉。

  “首长,喝什么?”杨青松跟服务员似的弯腰询问两位首长。
  李啾啾指了指啤酒,“随便喝点,其他的就退了吧,不必破费。”
  杨青松一连起了好几罐啤酒,说道,“首长,我爸说,不喝也摆着,这个地方是有最低消费的,得够那么多钱。”
  李牧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此时他的注意力也不在这里,而在前面那几个成V型包围着舞蹈的大卡座那里。
  很快他就认出来了,文强东就在唯一正对着舞台的卡座那里,边上还有两个孩子也是晚上吃饭时在场的,另外一些是陌生面孔,但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左侧紧邻着的大卡座里,是另外一伙年龄相仿的小伙子,隐隐的以居中坐着的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为主。
  再往右边一看,李牧一下子就有些愣怔了。
  慕容晓明,他居然也在,关键在于,坐在他身边那位拘束得很的小伙子,怎么看怎么像顾九。
  顾九也在?
  他会到这种场所玩?
  一个晚上的消费怕是顶的上他们家一年的收入了吧?
  关键是,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日期:2017-01-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