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8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21 15:01:00
  第168章:探监大狗熊
  路佳佳的拳头,打在楚震东的身上,那跟挠痒痒也没什么区别,何况路佳佳只是娇嗔而已,根本没用什么劲,但这句话,却引开了两人的话匣子。
  当下楚震东就将怎么去的老山,在老山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当然,不该说的他一句没提,比如在蜜云大酒店看见了琴姐的裸体这种事情,就一个字都不能说。
  路佳佳听的惊心动魄,一个女孩子家,从小家庭保护的又好,哪经历过这些,楚震东都说完了,还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看着楚震东,满脸的惊恐,直接来了一句:“东子,你别混了好不好?那天看见你在大街上打架,我都快吓死了,我让我爸给你找个班上,咱们就老老实实的不好嘛!”
  楚震东一愣,随即缓慢但坚定的摇了摇头,盯着路佳佳,正色说道:“佳佳,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个不行,如果我就是一个人,无所谓,可我身后还有几个兄弟呢!我不但要混,还一定混出个名堂来,我要让整个泽城的人,都知道我楚震东的名号!”
  说到这里,又眉头一皱道:“佳佳,我知道你对这些事情不习惯,但我也不能欺骗你,虽然我很爱你,可我也知道我这行不是什么好路,必须把话和你说明白了,现在你还有后悔的余地,你要想好了,真要跟了我,就得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被人砍了。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活着,谁碰你一根头发丝,我都卸他一条腿。”

  路佳佳被楚震东这么郑重的神色吓倒了,不过也因此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楚震东的态度很明确,不可能退出这条路,她要是选择了楚震东,就得跟随他的脚步。
  说没有思想斗争,一定是假的,那个时代的人,对混子普通没有什么好印象,何况路佳佳还是名门闺秀,可路佳佳一看到楚震东那充满野性的面孔,以及那诚挚的眼神,脑子一抽就来了一句:“我跟你走!你生,我生,你死了,我也跟着!”
  为什么要加脑子一抽这一句呢!因为这个是路佳佳自己说的,两人结婚后好多年,路佳佳一直都说,是被楚震东骗了,脑子一抽就答应了他。
  楚震东立即就笑了,两人再次相拥,天地无声,恋爱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空间。
  两人一直腻歪到中午,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周小琪立即就跳了出来,开始大肆取笑路佳佳,路佳佳一张脸红的跟红布样,脸上却笑的十分幸福。
  楚震东三人将路佳佳送到了她家巷子口,没敢进去,怕被她妈发现了,就带着王朗和王建军离开了,楚震东并没有因为儿女情长而昏了头脑,他将正事和感情,区分的相当好。
  这一点十分令人佩服,很多人都是感情和事业分不开的,事业极容易受感情的影响,包括道上也一样,有多少混子,结婚后都不混了,可他却一边是理性,一边是感性,两者之间分的清清楚楚,许多年后也一样,和路佳佳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谈道上的事,一离开路佳佳的视线,他就是道上的大哥!

  怎么说呢!换个角度说,这种人挺可怕的!
  楚震东三人回到家的时候,许端午三个已经回来了,王朗立即就将刚才的事宣告天下了,又弄了楚震东一个大红脸。
  笑闹过后,许端午将菜场的事说了一下,菜场涨费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有一两个不服气的,被金牙旭和黑皮老六一顿捶,也就老实了。
  有人一定会说,他们怎么会做这种欺压百姓的事呢?别忘了,他们的本质是混子,可不是侠客,定位不要搞错了,本质虽然不坏,可人在江湖,很多事情,是必须去做的,这其实也是王朗不愿意去收钱的原因。
  在海子三个多月的经营下,城东菜场的规模,已经扩大了不少,当时泽城大大小小的菜场有六个,城东菜场是最大的一个,这一天,由于一下就翻了三四倍的价格上去,直接收回来三百多块钱,楚震东都愣住了,那时候三百多块,都快抵得上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了,何况这仅仅是一天的收入!

  当下楚震东安排许端午将这笔钱安顿好,原本只是想让许端午收起来,许端午却执意让楚震东去开一个户头,将钱存起来,楚震东犟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以楚震东的名义开了户头,存入了第一个两百块钱,留了一百多零用。
  那时候的银行,可不是现在的中农工建交五大行,还叫农村信用合作社,简称信用社,更没有卡这个玩意,是一个小本本,就放在许端午手里,这样许端午以后每天收了钱存的时候也方便,当然,这个钱并不属于谁一个人的,是大家的,只是用的楚震东户头而已,从这个时候开始,兄弟几个算是正式有了经济收入。
  而这个存钱的举动,也使几人产生了很大的转机!这是后话,这里不提。
  钱存好之后,兄弟几个一起吃了个饭,吃饭前,楚震东将经济上的事情,按许端午的意思说了一下,怎么分的呢?先存一笔固定的资产,以备不时之需,再有钱,就开始按照一定的标准,分发给手下的混子,剩下的一部分,哥六个平分,如果出事了,原先准备的资产不够用了,哥六个再一起凑钱出来,公平、公正!
  兄弟几个当然没意见,这事就算这么定了,吃饭的时候,王朗提议,想去看一下大狗熊,大狗熊这个时候已经判了,防卫过当,过失杀人,有期徒刑五年,就在泽城本地的劳动改造农场,当地称为蹲劳改。
  哥六个吃完饭就去码头了,为什么先去码头呢!他们没关系,也没去过农场看过人,不知道咋搞,海子知道啊!小哥几哥一说,海子立即就带他们去了,到了农场找了关系,海子就在陪着人说话,有人带他们到了会见室,没一会,哥几个就见到了大狗熊。

  那时候的会见室,可没玻璃隔着,双方之间就是一个门,下半部是封死的,上半部分是铁栅栏,可以互相看见对方,可以递点香烟什么的进去,但绝对不许送酒,关系在好,查到也会没收的,为什么呢?这里面哪有好货色,怕喝了酒再出事。
  一看见大狗熊,瘦了一圈,人倒是紧实了一些,里面的伙食说实话,还是不咋的,而且劳改劳改,是要劳动的,最主要是精神上闷啊!失去自由的滋味,绝对是不好受的,虽然说大狗熊在号子里也是大哥级别,可监狱就是监狱,说里面啥都有的,那是扯蛋!都没进去过自己意淫的,进去过就知道难受了。
  兄弟几个去的时候,就买了两条烟,海子又找了关系的,所以狱警就装没看见,大狗熊哪是不会混事的人,直接就拿了一条烟塞给了狱警,那狱警连推托都没推托一下,拿着烟就出去了。
  狱警一走,王朗就说话了:“大狗熊,对不住了!”
  大狗熊哈哈大笑道:“说什么呢!哥现在不要混的太好,一个号子二十多个人,我是爷!何况也就他妈五年,表现再好点,顶多三年多就出去了,到时候,哥还是一条好汉。”
  哥几个都说了几句,无非就是等大狗熊出来,接着也就没话聊了,这里毕竟是监狱,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当下大狗熊就说了一句:“我在里面,听说了一件事,你们几个,可得防着点水鬼老萧,我琢磨着,这孙子对你们可能没安好心眼。”
  哥几个一愣,实际上楚震东在去老山之前,第一个想弄了的就是水鬼老萧,可后来事赶事,就把他给放一边了,如今一听大狗熊陡然冒出来这么一句,顿时就注意了起来。
  大狗熊继续说道:“前段时间,进来一个小流氓,城东红桃k的手下,没钱嫖了,**未遂,被逮了,分在了我的号子里,这个家伙怕打,就主动讨好我,我们毕竟和码头上的关系在那,他就说他认识水鬼老萧,说水鬼老萧在南街有个窝,里面养了个窑姐,经常夜里去,他也经常去那一带,碰到过两次。”
  “可有一次,他又说漏了嘴,说那个窝原来是红桃k的,后来才变成水鬼老萧的,我一听就觉得不大对劲,红桃k按身份,按地位,都不是水鬼老萧能比的,他怎么可能抢了红桃K的窝呢?只怕这里面,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我当时装没注意的,但心里就记了下来。”
  要不怎么说是老江湖呢!从一个流氓犯的片言只字之中,就能察觉到不对劲来,大狗熊并不是白混的!
  大狗熊这么一提,哥几个一起愣住了,因为哥几个同时想起了一件事来,当初金牙旭偷听到红桃k花十万请人暗算他们的事情,请的人是谁,到现在,都还是个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