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2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小佛爷恐怖的破坏力。
  穷奇王,并非是他手里唯一的牌。
  那个男人,必然还有更多的准备,而这准备,如果展露到了外面的世界去,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哈、哈、哈……
  一阵充满了魔性的笑声在半空中炸响,那头宛如天神一般的远古神兽发出了畅快无比的笑声,然后说道:“卑微的凡人,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杀了我,杀掉一个至高无上的远古神兽么?”
  它的大嘴之中,满是密布的利齿,而在张口之间,还有缕缕的火焰飘落而下,将身下的土地点燃,化作一片火海。

  别的不说,这头畜生的威势,足以让人为之畏惧。
  我的余光之中,瞧见小香港的人群里,已经逃走了一大半。
  那些人仓皇而走,不知道躲到了那个角落,只有坨鹊二老、离蛮等人死死抱着废墟的石块,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在那里支撑。
  而即便如此,他们的眼中,也流露出了几分绝望来。
  这样的对手,怎么可能战胜?
  对于他们的想法,我能够感同身受,因为曾几何时,我也是一样的弱者心态。
  但现在却不同了。
  面对着这样的敌人,我显得很平静,狂风吹拂之下,我如同一根钉子似的,站在了原地,纹丝不动。
  呼啦啦……

  穷奇王黑翼一展,整个人都腾身而上,飞到了几十米、上百米的高空之上,从天空上俯瞰着我,宛如天神俯瞰卑微的苍生一般,随后发出了夜枭一般的笑声,无边的烈焰从我的头顶上落了下来,宛如天火。
  我抱剑而立,当那火焰即将要吞没于我的时候,止戈剑的剑鞘之上,激发出了一大股的光华来。
  雷光如罩,将我给紧紧护住,没有任何的缝隙可钻。
  恐怖的火焰并没有能够将我烧成焦炭,反而是我身边的一大片土地,化作焦土。
  瞧见火焰无效,那穷奇神兽一声怒吼,从天空之上,陡然往下扑落而来。
  这一招,很像《功夫》里面的“如来神掌”。

  借天势。
  就在穷奇神兽宛如坠天之势,朝着我猛然砸落而来的时候,我却直接盘腿而坐,没有做任何的抵抗。
  是……放弃了么?
  许多人的心头,估计都已经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而那穷奇神兽,只怕也是如此。
  然而就在两者即将撞击到一起的时候,我的头上,却突然间浮现出一道红光,紧接着一朵艳丽夺目的海棠花,在我的头顶上绽放。
  那一朵花,腾然而起,见风就长,连绵而开,却有上百米的体态。
  巨大的花瓣张开,将那穷奇王陡然包裹住,让它深陷于花海之中。
  而这个时候的我,则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重新站了出来。
  我神情复杂地看着头上的海棠花。
  这是聚血蛊在成神之后的第一次进食,之前的梼杌王虽然也号称四凶,但并没有突破一定的境界,连自己的血脉都无法激发,使得连真身都无法显露出来,所以开始变得挑食的聚血蛊小红并没有进食的欲望。
  但是这位穷奇王却并不同。
  因为它足够努力,以至于在最后的时刻,显化出了远古神兽的真身来。

  这才是小红能够认可的食物。
  吼、吼、吼……
  绚丽的花瓣之中,传来了穷奇神兽的声声厉吼,一开始还中气十足,充满了昂扬的斗志,里面更是一片翻滚,仿佛随时都要脱困而出。
  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里面的声声哀鸣变得越发低落,到了最后,悄然无声。

  这样的过程,仅仅只是过了十几分钟而已。
  我一直在仰头望着,心中不悲不喜。
  在某一时刻,我为那个不知道苦修多年的穷奇王有着几分怜悯,因为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他不知道浮出了多少远远超出别人的努力。
  至少相对于梼杌王,他要勤奋许多。
  然而这一切,在这里终究还是结束了,因为他选错了对手,也看轻了敌人。
  在腾身于空的那一刻,他倘若展翅而飞,扶摇万里,我未必能够拿他如何,而此时此刻,他的结局和悲剧,都不过是自己的选择。
  怪不得别人。
  轰……
  又过了一会儿,一具白骨从海棠花中跌落而下,那朵巨大的海棠从我的头顶上缓缓落下,化作虚无,而我缓步走回了小香港,瞧见眼前尽是那跪倒在地、虔诚无比的人群。
  当我缓步从轰塌了的寨门之前走过之时,无数的人跪倒在地,一脸敬畏地看着我。

  我能够感受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那种情绪,就好像是在仰望天上的神灵。
  事实上,当刚才的穷奇王显露出一如远古前辈的恐怖身躯时,这些人的心头,估计已经是充满了绝望的情绪。
  他们甚至都已经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然而当我将其击败的时候,他们在如释重负的情况下,却也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那个穷奇王有多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得到。
  但我,或者说我头顶上的海棠花有多强呢?

  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清楚。
  但是海棠花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但凡是生灵,都能够感受得到其中蕴含的浓郁神威。
  那种气息,让人又惊又畏,又感觉膝盖发软。
  我走到了佗鹊二老的跟前,将两人扶了起来,苦笑着说道:“他们胡乱起哄,你们二老年纪这么大了,身上还有伤,在这里做干嘛?”
  两人被我扶起来,小心翼翼地打量了我一会儿,方才笑道:“控制不住。”
  我扶起佗鹊二老,却并没有管其他人。
  因为这二位是我的朋友,至于别人,除了少数几个,大部分都是墙头草而已,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对待方式,就是将他震住,不给好脸色,让他们懂得畏惧。
  我扶起了佗鹊二老,与两人通行,一直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小屋里。

  一路走过来,不断有人在我的不远处跪倒在地。
  这等待遇,远远不是我之前在这儿当城主,又或者之前赶走佛爷堂之时所能比的。
  他们仿佛将自己扔进了尘埃之中,仰望头顶的星空。
  以及,神。
  关上大门之后,一切的喧嚣与浮躁都消失一空,佗鹊二老看着面色平静的我,舔了舔嘴唇,然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憋着不说话。
  我忍不住笑了,说两位,咱们认识也有不少年头了,有必要这么闹心么?
  佗老笑了,对我说道:“小言子,你刚才弄出来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说什么东西?
  鹊老指着我的脑瓜顶儿,说就是那一朵巨大的红花,足足有一亩地大,而且还将那穷奇王给吞进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笑了,说你们觉得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