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6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有些不耐烦地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要人性化管理。别的不说,从今往后谁要是能给我拿下大单子,我允许她常年放假,工资照发,你觉得可以吗?”
  “这……”
  “好了,待会赵副董要过来,赶紧准备会场吧。”说完,冲着我递了个眼神,徐步走了进去。
  在关键时刻牛替我开脱,而且换回我的颜面,或许这就是我一直不愿意离开蓝天传媒的原因。发展志向和赚钱是一方面,我更在乎人与人之间的情义。
  我和牛早已超越了上下级关系,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我看了眼气呼呼的张茜,面无表情跟着牛进了办公室。正准备解释,他重重地把公文包摔到桌子上,回头指着我道:“徐朗,你到底要干嘛!”
  我有些懵了,本打算感谢他一番,瞬间变脸。对视片刻道:“牛总,就问你一句话,我在蓝天传媒还有没有话语权?”
  牛气得手指发抖,迅速抽回来回到办公桌前坐下道:“我问你,昨天你把蓝天小区的房子给撬了?”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理直气壮地道:“那是我的家,我和磊子的东西还在里面,凭什么不能进去。”
  牛有些语无伦次,悬着的双手无处安放。半天道:“徐朗,瞧你干得都是些什么事。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撬门啊,这下好了,我说赵家波为什么突然要过来视察,原来是你闯的祸啊。你说吧,这事如何解决?”
  我反而很坦然,往他对面一坐道:“你说吧,我听你的。”
  牛身子往前一倾道:“你真听我的?”
  “那要看怎么解决咯。”
  牛想了想道:“不管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这事是你不对。待会我把张茜叫进来,你给她道个歉,说两句好话成不成?”
  我歪头冷笑道:“牛总,你让我和她道歉?不觉得可笑吗,另外,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倔脾气一个,不可能的事。”
  牛连忙起身绕过来苦口婆心道:“赵家波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就连白董都敬让她三分。你服个轮就怎么了,能少你一块肉吗?”
  我蹭地站起来,横眉冷对道:“牛总,这事我从一开始就不服气,蓝天集团这么大的公司难道就没有空房子吗,开发区那边十几栋楼都没卖出去,难道就差我这边的?我承认我没资格享受高官待遇,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让我向她道歉门都没有,大不了老子不干了!”说完,使劲往后踢了下椅子,准备离开。
  “回来!”
  牛大声一喝,整个公司都听到了。
  我停住脚步,站在那里不说话。
  牛走过来一把将我拽回去,怒不可遏道:“徐朗,是不是觉得蓝天庙小容不下你了,拿辞职来要挟我,你走啊,还有什么本事。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自己说说,和我吹什么胡子瞪什么眼。”
  我情绪稍微稳定下来,拿起桌子上的烟点燃道:“牛总,我不是针对你,但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我不怕她赵家波,就是白佳明来了也是这副德行。”
  牛有些手无举措,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心里舒服吗,老子比你更憋屈。把大半辈子奉献给蓝天,以我的资历早就该进总公司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坐在这个位置上。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待会赵副董来了必须给我撑下场面来,听到了没?”
  我默默地抽着烟不说话。
  “好了,你先去吧。”

  我起身走了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叼着烟来到办公室门口一脚踹开,大摇大摆进去了,然后又重重地关上。
  坐在办公桌前,我拿出手机拨通了温婷的电话,直截了当道:“你在哪?”
  温婷听到我的声音,控制不住情绪抽泣起来,半天道:“徐总,谢谢你还关心我。”
  “别废话,我问你在哪。”
  温婷怯怯地道:“我在公寓,正准备收拾东西回湖南。”
  听到她要走,我急忙道:“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
  出了门,我冲着项目一部喊道:“磊子,和我出去一趟。”
  正准备走,张茜鬼魅一般冒了出来,拦着道:“现在是上班时间,徐总监这是要去哪啊。”
  “我去哪轮不着向你汇报,有本事你开除了我。”
  张茜不生气,转向杜磊道:“你回去。”
  “磊子,咱们走。”
  “我看你敢,迈出这个门就别打算回来。”
  杜磊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这时,牛闻讯出来了,看到我俩又吵了起来,恨不得上前踹我几脚。走过来道:“张副总,是我让他出去的。”
  张茜嚣张气焰顿时熄灭,伸出手道:“把公车钥匙交出来,这是大家共同使用的,而不能成了你的私人座驾。”

  我正准备把车交出去,拿出钥匙在眼前晃了晃,直接丢在地上扬长而去。
  “你……”张茜气得直跺脚。
  下了楼,我骑上杜磊的摩托车直奔温婷租住的小区。
  温婷来自湖南,去年大学毕业后应聘到蓝天传媒,当时我是面试官,本打算扩充创意部人马,谁知被牛调到前台。一年多相处下来,我觉得她不错,最起码人品好,这就足够了。
  我听康奈说,她家是农村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还供着弟弟妹妹上学,对于她失去工作是多大的打击。
  十分钟后,我出现在温婷家。只见她把东西已经打包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眼睛肿的像桃子似的,应该是刚刚哭过。看到我后,眼泪喷薄而出,顺着脸颊哗哗地流了下来。
  我最害怕的是女人的眼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坐下来道:“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事不怨你,都怪我。要是我在,没人敢把你怎么样。既然已经出来了,也就不说这些了,就问你一句话,非走不可吗?”
  温婷擦掉眼泪道:“我和我妈说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月薪过万,在云阳生活得挺好的,并不想灰头土脸回去。而且我非常喜欢这座城市……”

  “这不就结了嘛,别走,留下来,工作的事包在我身上,我来解决。”
  温婷眨动着充满期望的眼神道:“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温婷立马起身不停地鞠躬道:“谢谢,谢谢你。”
  “好了好了,都自己人,客气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大学好像是学得服装设计,对吗?”
  温婷点了点头。
  来得路上,我已经有了主意。道:“是这样的,我爸呢在古城新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现在还在装修,估计再有半个多月就能好。他那人经常在外奔波,而且工作室缺少人手,你乐意去吗?”
  “是婚纱摄影店吗?”
  “呃……差不多。”
  温婷频频点头道:“我愿意去。”

  “那就好,工资呢,肯定比这边高,而且与业绩挂钩,干得好每个月过万是不成问题。最主要的都是自己人,没人敢欺负你。”
  温婷感激地道:“徐总,我都不知该如何感谢你,真的谢谢你。”
  “又客气,谁让咱们是好哥们呢。你也别太在意,树挪死人挪活,在蓝天传媒发展空间有限,一直干前台也不是回事。我父亲这边给你足够的自由度,要是能设计出几套婚纱,那就更完美了。”
  “嗯,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