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这样的念头每当闪现出来,会被她的理智拽回去——
  “薄夜渊?电话还没好吗?”黎七羽眼神苍茫,盯着打开的浴室门,愈发地心慌。
  薄夜渊盯着通讯记录,眼神幽暗地闪着绝望的黯焰,心痛得像浑身都被撕一裂了。
  黎七羽的反常,每一次都有原因;她在不安、慌张的时候,一定有事发生。
  以前都被他忽略掉了,结果埋下了很多隐患。
  每次她要离开他以前,会对他特别好,她也会表现得特别愧疚。

  所以他很害怕她对他好,这意味着,她转身会给他捅最烈的一刀——
  “薄夜渊,还没好吗?”黎七羽抬手要去拿浴巾,凝暗的身形回来了。
  “谁的电话接这么久?”黎七羽盯着他问,“是薄夫人那边出事了?”
  薄夜渊坐过来探了探水温,有点凉了,按了出水龙头加水。
  黎七羽看着他紧绷的脸,眼神盯着浴缸不看她,让她更觉得无措。
  “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公事。”薄夜渊拉起她的胳膊,开始熟练地用打泡给她揉泡沫,“脚让你搁在浴缸尾,别碰水的!”
  黎七羽脚底摩出伤,他把她的脚从水里拎出来,细心擦干,又怕她的脚放在浴缸外冷着,拿了毛巾搭在面……
  被喷喷香抱着躺回床的时候,她像婴儿般白皙,薄夜渊倒是袖子和衣襟都被水溅湿了。
  黎七羽握住他的大手,十指交叠不让他走,柔嫩的手指轻轻摩挲他的大手掌心里的纹路。
  今晚他给她洗澡的每个步骤,她都用心记住,用心感受,如果她能活着的话,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对她的好。他对她那么好,全在细节,她以前没发现到。
  薄夜渊只是宠溺地任由她玩着他的大手,直到……她含一住他的食指。
  薄夜渊浑身一激,犹如过电,要抽手而出。
  黎七羽微微咬着,舔了舔,不肯放他走。
  “七羽!”薄夜渊嗓音瞬间沙哑透了。

  黎七羽含一吮了几分钟,小舌头像调皮的小鱼,滑滑的软软地绕着他的手指。
  薄夜渊终于将手指拿开,喉结重重地浮动,不知道克制着多大的力,才能坐在这里被她诱着:“我去洗澡。”
  “薄夜渊——”黎七羽攥住他的胳膊,脸颊红红的,“别走。”
  薄夜渊眼瞳竖缩,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她的话里是什么意思他还会不懂么?
  她其实什么也不说,她只要几个动作,一个眼神,他能通透。
  薄夜渊有多幸福有多痛苦,她给他的——是最后的晚餐?
  他舍不得吃掉,怕吃了再没有了。
  “早点睡。”薄夜渊一点点要抽走他的手臂。
  黎七羽胸口剧烈地起伏,像被蒸熟的虾子发软:“抱我……”
  薄夜渊像又被一股力量重击,差点倒在地起不来,他狠狠钉着身形,手心已经在发汗。
  她很少主动要求跟他亲热,虽然他们欢一情过很多次,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他主攻的。
  还有百分之一,不是她报复,是她刻意的引一诱。

  “黎七羽,算你决定选择的不是我,也不必为了我委屈你自己。没必要的。”
  他身形晃荡走到浴室门口,听到她低声说,“不是委屈,是我想要的。”
  “……”
  “薄夜渊,我等你洗好。”
  砰!重重的关门声!
  薄夜渊心脏跳得又重又响,冲到蓬头前打开冷水阀,到最大档!
  明明都是假的,全都是她给他的最后梦境,离别前的幻影……他还他妈~的一次次信以为真。
  叮咚,搁在盥洗池台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保镖长将视频剪辑压缩传送了过来。
  薄夜渊短发被水冲透,像在狂风暴雨的海浪飘离过……
  他划动着墙镶嵌的防水荧屏,蓝牙对应。
  手机里的画面立即传输到荧屏……
  黎七羽这几天都在做一些礼物的收尾工作,从视频里看来,她其实早些天开始做准备了。为薄夜渊设计的那些衣服,最后一件做好了,礼物该送的她也都送了。
  做了一个考拉的娃娃送给小天赐,打开拉链,胖胖的肚子里能扯出小被子……
  昨天,黎七羽没有再制作任何礼物了,而是经常地拿着照片看着发呆,有时候盯着手机出神,一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条件反射地动作很大。

  薄夜渊眼神越来越凝暗,从黎七羽的每个小细节都可以看出,她要离开他了。
  薄夜渊手撑在墙,冰冷的水浇下来,他浑身却仿佛着了火。
  整整淋了一个多小时,薄夜渊机械地走出去。
  床,黎七羽脱掉了浴衣,仿佛剥壳的鸡蛋浑身瓷白蜷躺在床,密密的长发浦泻在她的肩边。
  薄夜渊神色一紧,点了根烟靠在窗边,拿打火匣的手禁不住地发颤。
  深深吐了几口烟,烦恼没有吐出来,却反而缠得他的心更荒芜……
  他冷清地笑了声,捻灭烟,走前扯了毯子盖在她身。黎七羽,为什么你总是有这种本事,让我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搅得我的世界天下大乱……
  在他离开之际,黎七羽勾了他的颈项……
  “洗好啦?”她从未有过的柔软音调,“怎么身体这么凉,你洗了冷水?”
  薄夜渊嘴唇泛着乌色,死死地盯着她。
  “你好冷,”黎七羽柔软的唇轻轻地碰过他的唇瓣,“你的嘴唇都变色了。”
  “黎七羽……”薄夜渊沙哑地低吼,“放手。”
  黎七羽眼眶又红了,努力挽起嘴角,高傲地笑。可被她咽湿的半个枕头,泄露了她的卑微。
  薄夜渊胸口的线崩断,托着她的背慢慢地放倒在床。

  “黎七羽……你想做的事,没有人能拦得住你,也包括我。”他的唇在她耳边,沙沙地说,“我不挣扎了。”
  最后的晚餐,流着血他也会慢慢地咽下去。
  一整夜,他们探索彼此,和以前有区别,黎七羽的手指游遍薄夜渊的全身,记清楚了他有多少道伤疤。
  她问他每一道伤疤的来历,问他过去发生过什么,问他最开心的事,最痛苦的事……
  她从来没有那么多问题,像个好宝宝,一整晚问了起码千个问题,都关于他,她也都记住了。
  靠在他的胸膛,熨贴着他的温度。

  听到他低沉的嗓音有问必答,她想要知道的,他都说……
  有时候问的累了,他们继续缠腻在一起,不同的姿势。缠累了,又聊天,问问题。
  听到薄夜渊说,他最痛苦的事,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失去,那是他这辈子永远不可逆转的痛;
  他最难忘的一天,是在酒店那个浴缸,她浑身是血……那是用刀刻在他脑海难以磨灭的画面;
  他最后悔的……太多了,记不清了,因为他对她做过太多后悔的事。
  当她问他,最开心的事呢?
  日期:2017-12-3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