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寒声命令保镖脱下衣服,他用力抖了抖,虽然嫌弃别的男人的味道沾染她,却更碍眼她穿这么少。
  披在她瘦削的肩头,他吻她的头顶,挑起她的下巴吻她的额头。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顶着,你不用怕!”
  “你去哪里了?”黎七羽低低地又问。
  “我去办点事!”薄夜渊眷恋地吻去她眼睫的泪水,“谁叫你不穿鞋的,你的脚是钢筋水泥做的?刮伤了怎么办?”
  “你去找薄夫人算账了?我问过佣人,她们昨晚被带走了。”
  她问过守卫,薄夜渊昨晚半夜离开了庄园。
  薄夜渊终于扯下她的小手,衣服皱得像一把咸菜,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我做事有分寸的,我会慢慢拷问她们的,不该你担心的事你不要管。”

  果然……
  “你是担心我弄死她们,怕得一直等我?”
  黎七羽头斜斜地靠在他胸膛,闭着眼:“我想你。”
  “……”
  “薄夜渊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像别离了很多年,想得我心脏都痛了……每分钟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忍不住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两个人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看着你,也不用说话,你陪在我身边,我都会很开心……”黎七羽低声自嘲地笑说,以为这种话一辈子从她嘴里都说不出来,有一天感同身受讲出来的时候,每个字里的想念,只有她自己懂,那种想念的痛,也只有她能体会。

  她终于明白,很多话从薄夜渊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是有多真心的表达……
  可他每次痛苦表白的时候,她回答了什么?薄夜渊你除了只会用嘴说说,你还会做什么?
  她呢?连动动嘴都没有过……
  薄夜渊的身形僵在原地,眼神古怪地看着她,心脏一下下跳得有力。
  黎七羽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她眼底喷涌着灼一热的情感,而他的眼眸却是幽黑深邃的。
  深陷爱情里的人,都是瞎子。

  他那么浓烈爱着她的时候,她反复质疑。而现在,她眼里每一片破碎晃荡的光都在闪着深情,他也看不见。
  薄夜渊在她的额头重重吻了一下,如果这是补偿,他也很喜欢。
  放她在软软的沙发,佣人已经端来热水……
  水太烫了,薄夜渊拎着毛巾搅动着,敷在她擦破皮的双足。

  黎七羽深深看着他每一个动作,看他单腿膝地,看他皱起眉宇,看他垂着头时好看的脸部线条,看着看着她眼底盈满了泪水。
  薄夜渊握住她的脚,小心擦拭,每一道小小的伤口都让他不高兴。
  黎七羽抬起手,抚摸他的短发,这个男人那么近地属于她,整个都是她的,等她明白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命去要他了。
  黎七羽大颗的泪水滑下去,薄夜渊明明低着头,却仿佛看到了,凝声说:

  “我没有怎么她们,你不用担心得一直掉泪!”
  黎七羽抬起手背擦了擦,哽咽说:“薄夜渊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你丢下我不要我了。”
  薄夜渊拿着毛巾的手一顿,包着她的脚轻轻揉着:“这是我该做的梦才对!”
  她不是每次梦见都是他逼着她,强迫她,然后在有他的梦境里挣扎逃跑?
  现实里她怕他,在梦里也怕他!
  “真有那一天,你应该高兴。”
  “我在梦里一直哭,一直找……哭着哭着醒了。”黎七羽嗓音湿湿的,“然后没有看到你,整颗心发空,我问了佣人都说没见到你,我一个个问,终于问到守卫说,昨晚你出门了。我给你打电话,你手机没带,给雷克电话他没信号……薄夜渊,我从来没有这么慌过,没有你,我好像变成一无所有的残废了。”
  薄夜渊猛地抬起头看着她,她的眼圈红红的,哭得肿肿的,努力挽唇带笑。
  薄夜渊的眼睛一点点被传染发红,抬手抚摸了一下她的眼角,他的手指被热水浸得很烫很烫:“黎七羽……真希望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变成真的……”
  “……”
  “其实你不必说这些取悦我,我都听你的。”薄夜渊扯着唇,“没有我丢掉你的可能,从来都是你不要我。是你选择了北堂枫,你不要我。”
  他颤音强调。

  黎七羽涩哑,想解释,喉咙堵住了。
  薄夜渊拿了药膏擦在她的腿,吻了吻她粉嫩的脚趾说:“以后如果我不在你身边,对自己好点,饭要按时吃,别总是哭,你哭的样子不好看。”
  黎七羽的泪水立即又下来一大颗。
  薄夜渊自嘲地说:“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不会哭了。”
  黎七羽的心脏寒着疼,佣人来报备说晚餐准备好了。
  听到她白天都没吃东西,薄夜渊很不高兴——
  黎七羽还是没有胃口,他只好耐心地一口口喂。
  其实和平时没什么不同,薄夜渊平时也这样照顾她,给她洗脚,喂她吃东西,抱她在怀里,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可今天黎七羽的感受特别不同,不管他做什么她都特别难受。

  整个晚餐她的目光落在他脸没有移开过,好像被薄夜渊附体,变得和他一样爱盯着看。
  平时薄夜渊喜欢看着她倒不觉得什么,现在她也盯着他,两人互相看着,那磁场……高强压电力300瓦。
  雷克被电得外酥里嫩,待了半个小时实在受不了借口走了。
  连薄夜渊都觉得不习惯,这样的黎七羽太诡异……
  “看着我做什么?”大薄帝拧着眉,恨不得把她的眼帘扯下来盖。
  黎七羽苦笑地说:“以前不知道你为什么总喜欢盯着我看……现在我知道了。”
  “……”
  “可我为什么每次都要后知后觉,知道得那么晚。”黎七羽抚摸他紧绷的俊脸,目光贪恋地看着,因为舍不得他,看一眼少一眼,她恨不得眼睛都眨少点。
  北堂枫的话突兀地在她耳边回响——
  他一定也有同样的感受,他知道这种感觉,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回房前,奶一妈急色匆匆地跑来说,小少爷一直在闹脾气,不肯吃东西,哭闹不休好久了,谁也哄不了,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希望黎七羽去看看。
  黎七羽靠在薄夜渊的怀,她很心疼小天赐,可分别的这一天迟早要来。
  算现在把它带过来,后天她要走!

  “想他的话,我让人把他带过来?”薄夜渊抱着她进起居室。
  “不用了,我今晚只想陪你。”
  薄夜渊眼神古怪,看着哭肿的眼睛,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将黎七羽放床以后,他借口去浴室放水,打电话给雷克调取这几天的录像监控。
  只挑黎七羽活动的视频剪辑,顺便调取黎七羽手机的通话记录……
  半个小时后,先被送来的是手机通讯记录。
  黎七羽今天一整天打过薄夜渊的电话、无数次雷克的电话,往外发过讯息——但只能截取都讯息的次数,无法获知内容。

  讯息有三次,他们再调查黎七羽的手机号具体查看,通讯的手机号是北堂庄园的!!!
  再往前调,昨天、前天,每天黎七羽都会收到同一个号码的讯息。
  黎七羽抱着双膝坐在浴缸里等着,脑子里开始天人交战,时不时地想要自私,告诉薄夜渊一切,什么痛苦也不想承担,算只还有2个月好活,而且每天都很痛苦,他在身边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