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6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被迫仰着头,承受着他凶狠的吻。
  薄夜渊将她重重吻着压倒在沙发,狂噬着她的每一寸,像咆哮的野兽。
  黎七羽被压得好疼,默默地承受他的怒意。忽然压在身那股力量又消失了,薄夜渊撑起双臂离开她,狠狠一脚踹得茶几滑出几米远。
  他捏住她的下颚,狠狠地说着,咬她的唇瓣,想要咬痛她,又舍不得咬疼她。
  黎七羽长睫挂的泪水,让他心口的火气浇熄。

  他蓦然垂下头,像是挫败一样:“你走吧。”
  黎七羽不敢相信地睁大着眼。
  “既然迟早要走,你不该回来招惹我,给我希望的……我只要想到以后你随时都会离开我,我已经感觉到痛苦。”
  “……”

  “黎七羽你走以后,我会把孩子逼出来还给你。”
  “薄夜渊——”
  “走啊!”薄夜渊怒声低吼,“你再留着,我怕我现在控制不住去杀人。把那两个贝戈货掐死!”
  “你别动她们……我马走。”黎七羽别开脸,本来计划是过两天走的,提前了两天而已啊。薄夜渊现在的情绪不能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至少薄夫人和薄绯儿现在还不能死。
  薄夜渊一动不动,双臂撑在沙发,死死瞪着她没有让开。
  黎七羽从他的胳膊下钻出沙发,头晕目眩地站直身子,薄夜渊还维持着那样的姿势,仿佛变成了雕像。
  黎七羽拿起茶几的提包,嗓音沙哑,还没开口被他凶猛扑过来又扯进了怀里。
  黎七羽随着他一起倒回沙发,他的气息像野兽无孔不入。
  黎七羽闭着眼,重重地呼吸着:“薄夜渊……”
  “为什么每次我让你走,你那么干脆离开。没有一次哄哄我,说你不会离开我的……”薄夜渊埋在她的肩窝处,嗓音低低地怪异像是野兽在笑又像是在哭,“黎七羽……我爱你。”

  黎七羽浑身的血液像岩浆在流动……
  “不管你怎么对我都爱你,再也没有办法这样去爱别人……”
  黎七羽纤细的手指抚摸着他短短的黑发,她也一天一天更爱他。
  可是,起她不爱他,她马要死了更伤人。
  薄夜渊……我已经欠了你一辈子了,不想一句“我爱你”,把你最后这条命也带走。我什么都没有给过你,凭什么还要让你陪我去死……你还那么年轻英俊,未来有无数可能……
  薄夜渊的个性,她太清楚了。
  一旦他知道她真的爱他,她的病命不久矣,他不会让她孤单路的。
  “薄夜渊,你还是让我走吧……”黎七羽微弱地低叹,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微弱声音。
  “你想走去哪?回到北堂枫身边?不怕孩子出事了?你是为了什么来到我身边的——离开我,你没有去处!”

  “可我迟早都要走。”
  “迟一天、一个小时,哪怕一分钟,我都要。”薄夜渊紧紧箍着她,“我会想办法把孩子救出来,不让你为难,什么事我都跟你商量……你也把你的心里的顾虑告诉我?”
  是他让她走,可才一个转身,他后悔了。
  “在孩子救出来以前,你还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假装不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光……”

  妥协的总是他,哀求的是他。
  “我假装我们还能走一辈子……假装你也爱过我……”
  黎七羽做了个很长的梦,梦见她跟薄夜渊分散离合,一眨眼老了,成为彼此唯一的依靠。可是后来有一天,每天都在她身边的男人不见了,她好像抽离了一个世界那么痛苦,满世界找他……
  “薄夜渊——”
  黎七羽额头发汗,猛地清醒过来,心口因为悲恸抽搐着,眼角都是泪。
  身盖着薄夜渊的大衣,茶几放着昨晚薄夜渊喂她吃剩下的食物,她模糊记得昨晚哭了很久,窝在薄夜渊的怀里,他单手翻着相册,看一页一页他们相处过的甜蜜时光。
  然后她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来有种恍若隔世的味道,梦里的每个细节既模糊又清晰,仿佛发生过的一切都是梦境。
  她好像记得梦里薄夜渊抱着她说,人生很短,过去的回不来了,你要珍惜我,像我那么珍惜你一样。
  黎七羽按着唇,眼泪掉下来。她的感情薄夜渊迟钝,而且每次先离开走掉的都是她,被抛下的都是他,她从来没有彻心感觉到这种痛。梦里是第一次薄夜渊离开她,她在偌大的世界晃着却没有他的痕迹,要疯掉了。
  如果是薄夜渊死了,她一个人活下来……她真的不敢想象。
  门外好像有模糊的说话声,黎七羽踩下地奔到门口,开门见两个佣人在擦着地板。
  她发空地问:“薄夜渊呢?”
  “少爷?我们一早醒来清扫没见到过他……”
  黎七羽给薄夜渊打电话,他的手机放在大衣口袋里没有带走。给雷克打电话,竟信号不好打不通?

  他……带着雷克去哪了?直觉跟薄夫人、薄绯儿有关。
  但所有随身物品薄夜渊都没带走,他应该走得不远,很快要回来的。
  黎七羽坐在窗台前,凝望着庄园大门的主路,第一次守候着他,等他回家。
  知道薄夜渊一定会回来,她都害怕会有变数……
  一整个午焦躁着,午吃不下饭,下午胡思乱想继续等,想要做点别的引开注意力,办不到。
  到傍晚,她终于看到薄夜渊的车回来,远远的感觉到他在里面,一种心电感应。

  黎七羽不顾一切地离开起居室,疯狂地跑过偌大的房间,所有景物在她眼前消散,像那场南柯一梦……
  车在主堡前挺稳,薄夜渊一夜没睡,面容深深疲惫,按着爆痛欲裂的头。
  “少爷,你看……”雷克从副驾驶座提醒。
  薄夜渊看到主堡门口站着的身影——

  黎七羽扶着栏杆,调整着呼吸,因为跑得太快整个人都带喘。心脏窒息,跳得剧烈,喘得她胸闷难受。
  薄夜渊长腿跃下车,看到真的是他出现,黎七羽青白的脸微微笑了起来。
  她赤着脚,慌乱地踩过几级大理石台阶,飞奔而来。
  薄夜渊还没反应过来,她纤细的身影已经砸进他怀里,死死地攥着他的外套。这可能是这辈子,他第一次被她这样不顾一切地抱在怀里。
  黎七羽跑的那么快,所有人都没料到,薄夜渊更多的是不敢置信,瞳孔放大,巍然的身形狠狠一动,像被她捅进了心脏。
  黎七羽紧紧抱着他,想揉到他怀里去,眼里的雾气又开始冒。
  薄夜渊攥了她的肩头,下巴摩挲她的头顶,磁感的嗓音低低的问:“出什么事了?”

  “你去哪里了……”黎七羽带哭腔的嗓音问,“我等了你好久。”
  薄夜渊拧着眉,心脏也是搅紧的。她等他?!
  “真的出事了?雷克,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黎七羽更用力地攥了他的衣服,那股悲伤的感觉席卷了她。
  薄夜渊掰不开她的小手,更怕稍微一用力会不小心掰断了她的指头,等他发现她穿着睡裙,也没有穿鞋跑出来,他的心脏发刺,想脱下身的外套披在她身,可她小手攥得死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