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处在试验阶段的治疗方案,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快速进行,医生还要反复做几遍试验后,才能在静心身上用。
  这几天我也看出林辉的心情很沉重,之前总感觉这个女人长期受美国这种灯红酒绿生活的影响,一定已经淡化了国内那种亲情和友情,但通过这件事,我又重新认识了林辉,感觉这个女人重情义,难怪鸣翠找她。
  吕大安对我说,一定是袁凯这小子在里面捣的鬼,这小子真不叫人,居然对自己妹妹下手了,虽然不是一父,但那可是一母啊。
  我本想让吕大安少说两句,但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灵感,居然给我分析的头头是道,他说肯定是袁凯与静心相好那段时间,就已经使坏了。
  你还别说,胖子有时分析起来,还真有点刑侦专业素养。
  但如果照这样推理,袁凯肯定之前早就知道与静心的关系,因此他提前下手了。
  那么袁凯提下手的原因在哪呢?无非就是一个,早点继承鸣翠的遗产。但这小子为什么不认自己的亲生母亲呢?
  吕大安认为袁凯目前不认,是给他爸一个台阶,如果鸣翠死后,那袁凯一定通过DNA鉴定,去继承鸣翠的财产。

  我们分析到这里,我不仅出了一身冷汗,“胖子,那样的话,鸣翠是不是很危险了?!”
  “靠!你就担心那个老女人,目前应该不会吧?”吕大安笑着说。
  我突然想到,静心目前还活着,如果鸣翠死后,只有静心去继承了,根本没有你袁凯的一毛钱。
  看来必须让静心活下来,如果静心也死了,那袁凯必然把毒手伸向鸣翠。

  “***!要照这样分析,真是越来越可怕了,怪不得袁凯在我们临出国前,给我使绊子,看来这小子是拖延时间啊!”我对吕大安说。
  “你这情感疏导师的脑子,怎么一来美国就木了呢,用脚丫子都能想明白的事,你怎么就想不到这里呢!”吕大安调侃着我。
  “坏了!大事不好!现在美国这所医院也好像在拖延静心的治疗时间!会不会是袁凯买通的呢?”我对吕大安说,因为通过我们这样分析,越来越与一些事情吻合起来了。
  昨天晚上我和吕大安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越分析越感觉后怕,越觉得静心这个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病因复杂,而且所有怀疑对象都指向了袁凯。

  但最让我感觉怀疑的是林辉,虽然她和鸣翠是好同学,但她的种种作为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吕大安说我想多了,林辉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她和鸣翠关系那样好,怎么会害鸣翠的孩子呢?
  “胖子!从明天开始,咱们必须入驻医院了,总在这里呆着不行!”我提醒吕大安说。
  吕大安有点纳闷,“医院不让陪护,你怎么去?”
  “靠!活人还让尿憋死啊!明天开始我们想办法去!每人一天,否则静心就会有事!”我越来越感觉到静心可能要面临凶险。

  吕大安嫌我太过于多虑,美国情况与国内不一样,万一你强行进入人家医院,小心保安把我们当成****,一枪毙命。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为了静心,我只能想尽一切办法,绝不能再耽搁了,否则真的没有时间保证了。
  我开始搜索关于静心这种中毒迹象的治疗方法,但接连几天的搜索,让我很是失望,就像林辉所说的,根本没有特效的方法。
  难道林辉没有伤害静心的企图?我一时无法断定到底里面存在什么样的事情,但宁可怀疑一切,也不能相信一切。

  我和吕大安说,当初要是好好学习,考一个好的大学,也能有美国的同学,现在到好,来到美国两眼黑,一个熟人也没有。
  我决定去医院实施了,一大早我就告诉林辉,要去市里转转买点东西,在家里实在太闷了。
  林辉笑着对我说,“去吧,静心的事,你们也帮不上忙,只要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了。”
  我开着林辉那台奔驰车就往市里赶,一路上我在想怎样才能去医院接近静心呢?美国这破地方太他妈麻烦了,看个病人还不行,真让人难以理解。
  到了医院后,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往医院里闯,但我没想到,哪有什么保安,也没人管,我径直上了静心所住的楼层,来到静心那个病房时,只见静心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想推一下那个门,但那门需要刷卡进入,我根本无法进去。这时有两个医生进入静心的病房,只见有一个医生查看着静心的救助装置,另一名在做记录。

  我拍了拍那层隔断的玻璃,里面的人根本听不到,真奇怪了,这两个医生眼睛瞎啊,居然连外面的一个大活人都看不到。
  我正想再次敲击那层玻璃时,只见走廊尽头跑来两个,只听他们喊着,“On your belly ! Spread eagle !(趴下的意思)”
  对于我这样连二十六字母都懒得记的人,根本就听不懂是什么意思,还继续敲打那层玻璃,但这时冲过来的两个人,已经在离我三米之内用枪指着我,继续刚才那句英语。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句英语应该是丨警丨察抓捕人时所用。
  见势不好,我乖乖的举起双手,这两名美国人亮了一下证件,迅速把我戴上手铐带走了。
  这下完了!还没等见到静心,我先被人家当成犯罪嫌疑人抓起来了。

  第二次进警局,我也长经验了,对那名翻译说,我是来看病人的,并没有别的企图,但丨警丨察才不会相信呢,他们要查证许多与我有关系的人,才会罢休。
  我只能把林辉搬出来,林辉很快就到了丨警丨察局,我也不知道她与丨警丨察怎么交涉的,很快我就出来了。
  “太感谢林姐了,要不我真被他们当成犯罪分子了!”我向林辉表示致谢。
  “雨仓,你客气了,其实在美国与国内不一样的,你进入医院那一刻起,就被监控了,被人误认为是不安定人员,所以医院报了警。”林辉说话还是那样缓慢。
  “其实我就是逛完街后,顺便想看看静心到底怎么样了,心里总是不踏实!”我想这样直接对林辉看她有什么反映。
  林辉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静心的事,你就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看着林辉面无表情的脸,我不知道她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我也迷茫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回到别墅后,吕大安笑着对我说,“大仓,听说你二进宫了!”
  我瞪了胖子一眼,并不想守着林辉骂他,“哎,没办法,谁叫咱不懂英文呢!”
  林辉似乎并没有把我进医院被抓的事放在心,她对我说静心治疗方案马上就要实施了,明天还要去趟医院与医生进行研究。
  日期:2017-01-2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