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5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辉告诉我,在美国商机很多,但要怎么去看,并不像国内传言那样遍地都是黄金,需要人的眼光,如果一味认为满大街都能捡钱,就容易在美国栽跟头。
  第二天醒来后,林辉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这些西式早餐,我并不喜欢,还是向往国内那种一碗粥,一碟小咸菜,那样最舒服。但入乡随俗,况且住在林辉家里,也不能挑。
  “雨仓,大安,一会儿医院就会通知我们静心的首轮会诊结果。”林辉喝了口牛奶对我们说。
  真如林辉所说,我们刚吃完饭,林辉就接到医院的电话,并通知她到医院去。然后我们三人就连忙往医院赶。
  到了医院后,林辉带我们到了一间办公室,只见里面有三个美国医生在那里。反正英语我也不懂,只听着他们与林辉在那说着。
  等他们说完后,林辉告诉我,首轮会诊已经结束,不过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需要再等待第二轮的会诊。
  我点点头,看来静心这个病真是难治,并不是到了美国就能查出原因。
  不过林辉告诉我,医生对静心这个病提出许多疑点,当然都很专业性的,林辉并没有说。
  回到郊外别墅后,我接到鸣翠的电话,鸣翠首先问我在美国的生活的怎么样,我告诉鸣翠一切都很好,让她放心好了。
  然后鸣翠说林辉给她打电话了,并且说静心这个病可能是有人下了毒,不过还要等待第二轮的会诊后,才能确认。
  我一听到有人下毒,一下就想到了袁凯,不会是袁凯使的坏吧?
  当时静心得这个病时,我就认为来的太突然了,怎么好好的一个人一下就得病了?里面肯定有原因。
  鸣翠告诉我,如果三轮会诊结束后,让我务必把会诊结果收好带回国内,她要报案进行查证。

  林辉怎么没把这件事告诉我呢?看来她这个女人很谨慎,她认为先告诉鸣翠最好。
  我问林辉第二轮的会诊要等到什么时候?
  林辉告诉我,会很快进行第二轮的,必竟病人一天天病情加重,如果不拿出诊断结果,不会对症下药的。
  吕大安问我是不是会诊完就可以回国了,我瞪了他一眼,“你就想着你那烂货,静心会诊完还要在这里治疗,回国能治吗!”
  一周以后,林辉告诉我,医院第二轮会诊已经结束,还需要去趟医院,让我和吕大安在家,她自己去就行了。
  我一时不知道是跟着去还是不去,不过林辉既然没说,我又不好意思强求,万一人家还有别的约会怎么办,我这不是碍事了吗。

  我和吕大安在林辉家里焦急等待着静心的第二次会诊结果,如果没猜错的话,第二次会诊结果可能就会决定着静心的命运。
  吕大安对我说,美国医院检查起来比国内还繁琐,但我认为人家工作很严谨,任何一个疑点不会放过。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得出结论。
  下午,林辉回来了,我连忙问她有结果没有。
  林辉看上去心情很沉重,她告诉我,静心可能是因为慢性的重金属中毒,她问我静心之前都吃过什么?
  慢性重金属中毒?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之前听说有水银中毒、砷中毒,那静心是什么样的重金属中毒呢?
  “我也不清楚静心得病前都吃过什么?只能问鸣姐了!”我焦急的看着林辉。
  林辉点点头,我连忙拨通鸣翠电话,“鸣姐,你知道静心得病前都吃过什么东西?”其实这句话问鸣翠,她也不可能知道。
  鸣翠也听不明白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就把电话递给林辉,让她给鸣翠说一下静心的情况。
  鸣翠得知静心是慢性重金属中毒,也很惊呀,林辉嘱附鸣翠,要把静心住过的房间所有东西都封存好,然后让专业人士进行检验,如果确实与静心所得的结果相同,那就可以判定静心的中毒症状。
  “那还能治疗吗?”我问林辉。
  “医生说这种中毒症状已经渗入身体与血液之中,只有通过排除方法治疗,但很难。他们也正在想办法!”林辉叹了口气说道。

  我正想再接着问一些静心的情况,林辉说她很累了,需要休息。然后就上楼了。
  吕大安惊呀对我说,“大仓,重金属中毒不太好治啊!林姐说的那个保准吗?”
  “大安,死马当活马医吧,你看静心那个样,想想都可怪怜,估计他们能想出办法来!”我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毕竟不懂医学。
  这两天林辉带我一直去医院跑,我不懂英语,她和医生的对话,什么都不懂,我就像一个睁眼瞎一样,听他们的对话。
  不过林辉会及时把他们交流的话告诉我,当然还是围绕静心治疗的事,现在医院有一种新的方案,但如果在静心身上试验怕出问题,所以他们征求林辉的意见。

  林辉也一时拿不定主意,虽然这些治疗的药物在小白鼠身上已经试验过,但临床还没有进行。
  “雨仓,你感觉这样可行吗?如果不用这种方案去排解的放在,估计这个毒素出不来。”林辉征求我的意见。
  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要不问一下鸣姐吧,让她定吧!”
  林辉点点头,“看来只能问她了!”
  林辉给鸣翠打了电话,鸣翠也很犯难,如果不用这种方案,其实的治疗方法对静心根本没有用,鸣翠狠了狠心,决定为静心冒一次险,她答应尝试美国这种方案。

  “林姐,能否问一下,静心这个病因是怎么来的吗?”其实这是我一真很纳闷的事,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成这样子,搁谁都想问个清楚。
  “这个原因是有多方面的,可能不单单是从饮食上,还有穿衣打扮,包括不经意接触到这些东西,反正这些原因并不能一下子确定。”林辉说的这些,都是美国医生得来的结论,应该是权威性的。
  我想查证这些原因,那可真复杂,看来单从静心的吃住行方面,还真难查出来。
  鸣翠来电话告诉我,已经把静心用过水杯、吃饭的碗筷都送到研究所去化验了。
  我告诉鸣翠再把静心平常穿的衣服也一并拿过去化验,估计那上面应该找到结果。
  我把鸣翠说的情况告诉了林辉,林辉听了摇了摇头,“以我看,即使化验,也不会有结果的!”
  “那如果从静心常用物品查不到,还能去哪查呢?”我问林辉。
  “医生说这种重金属中毒症状可能会潜伏很长时间,一时半会找不到那些毒素。等静心好转以后,再具体问问吧!”林辉也感觉出无奈。
  看来只能期待那种治疗方案的实施了,如果静心能够醒过来,或许能够从她的回忆中找到点蛛丝马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