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薄夜渊,你能不能听我一次,我不告诉你是怕你会用蛮力,你一向那么冲动……”黎七羽攥了他的胳膊,“你动了薄绯儿,孩子在她们手里会死!”
  薄夜渊一脚踹在墙壁,浮动着青筋:“那你让我怎么听?!你让我怎么做,你说啊——!”
  “……”
  “这种死不足惜的贱人,你还怕她威胁?北堂枫也忌惮?”
  “北堂枫也怕孩子出事,他什么都知道,但他也做不了……”
  薄绯儿瑟瑟发抖地蜷在地,血水流着,忽然她眼神涣散地盯着走廊尽头,伸出一只手虚弱地喊:“祖母……”
  薄老太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下人,大概是听佣人说起走廊里出了事——

  “夜渊,你快住手!”
  薄夜渊可怖的眼神扫过去,卑睨着薄绯儿:“北堂枫是孬一种,不敢拿你们怎样,我不孬。我给你们时限三天,交不出孩子,等着我怎么玩死你——和你那个贝戈货母亲!”
  “夜渊,你这是在干什么……绯儿才回来你痛下毒手。你看看你现在这幅嗜血残暴的样子,六亲不认,你为了黎七羽一个女人真的要发疯了……”
  “薄家新的家规,薄家所有人发了一册,你是老眼昏花看不清楚?”
  以前的薄家家规有几百页,现在的家规只有一条,那是黎七羽的话绝对服从。
  薄夜渊抬了抬手,几个男仆列队走来:“少爷。”
  “把这个贝戈贱关进地牢。”薄夜渊脸色阴霾,“在薄家的地盘,谁敢忤逆我的吩咐,下场是什么都懂?”
  这几个仆人本来是薄老太带来的,是她的人,平时都听薄老太的吩咐。
  此刻,只能服从命令将薄绯儿拖起来。
  薄老太心疼地喊:“都小心点,别伤到她……没听到她在喊痛?”
  薄绯儿痛得剧烈嚎叫了一声,当场痛得昏厥过去。
  黎七羽沉了脸色,这都怪薄绯儿嘴巴大,深怕全世界的人不知道她抓了人质,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还偏偏是那么不巧,被薄夜渊听见了。
  薄绯儿平时嚣张跋扈,精明惯了的一朵白莲花,现在终于还是犯傻栽自己手里。
  黎七羽难受的是,小七夜会不会因此受到牵连……
  明明一切都在计划顺利推移,她过两天走了,可薄绯儿竟在这时候跳出来犯蠢,打乱她的所有计划。
  可是黎七羽能怎么办呢?计划必须进行,她的药剩下2颗,吃完要离开。
  砰——
  门被重重关,薄夜渊拽着黎七羽的胳膊进房间,将她按在沙发,下下地检查她的身体,她的脸。确认她没有被薄绯儿欺负,他恨得咬牙切齿。

  “黎七羽……我从来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女人也会被威胁?”
  “……”
  “你蠢得想不到一点办法?只能听之任之?难道你这两贱一人放出来,孩子会安全?”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心口疼得震荡。最恨的是,她对他闭口不言,一字不提。把他当什么了?
  “至少能暂时保住宝宝的性命……我想拖延时间,私下派人去找孩子下落。你把薄夫人囚禁那几天,他们虐待宝宝……还割掉他一根手指。”黎七羽攥住了薄夜渊的大手,“薄夜渊,我那些天做梦都是鲜血淋漓的画面,我好害怕……”
  薄夜渊想起那些天黎七羽总是心神不宁,有时候做噩梦都叫着宝宝……
  他从来不知道她内心遭受的苦。
  他从来都被当做傻子,什么也不配知道。
  薄夜渊倏然起身,才走出几步,黎七羽扑到他怀里拦住他:“你要去哪?”

  “不管用什么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我要把孩子找出来。”
  “孩子不能有事,如果他出事了我也活不了……”
  薄夜渊浑身僵直,嗓音低低的、怪异得变调问:“这是你选择我的原因?”
  黎七羽没听懂。

  “如果孩子没有事,没有人要挟你……你是不是跟北堂枫在一起了?”
  薄夫人说,她反对黎七羽和北堂枫在一起。薄夜渊当时觉得匪夷所思,她的想法不重要,北堂枫想要娶黎七羽,不需要经过她的同意!
  可现在一关联,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黎七羽会那么想要杀掉她,又忽然改变主意放过她。

  北堂枫明明醒了,跟黎七羽私下幽会,却没有强行带走她——
  薄夜渊一直不明白原因,原来他们都是碍于孩子的危机,不得不做出退步。
  所以,又怎么能让他这个大傻子知道呢?
  薄夜渊挽唇蓦然笑了起来,原来他所有的幸运,都要拜她的不幸所赐。难怪她一直暗示他,她迟早要走,但是又愿意留在他身边对他好。
  “这些天,你对我那么好……是补偿么?”
  “……”
  “送我那么多礼物,照那么多相片,还说你爱我……我所有的愿望你都争分夺秒在帮我实现,你好得像真是我的恋人,你真的爱着我一样。”薄夜渊的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心脏被万剑扎心,“都是对我的补偿?”
  黎七羽嘴巴张了张,她能回答什么?

  这的确是她给他的补偿,的确想在走之前为他完成心愿,给他一段他希望的幸福时光。
  “黎七羽,难怪你说没有时间跟我生气,难怪你老是提你不在以后,我要怎么做。难怪你不希望我为你众叛亲离……你怕你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黎七羽的眼圈一点点地发红:“薄夜渊——”
  “不用解释,至少你还会为我设想,你都是在帮我实现愿望,还为我铺后路。我怎么会怪你?”薄夜渊哑声,“我应该感恩?对你的恩赐感恩戴德……”

  “薄夜渊,求你别这样说话。”别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黎七羽,你打算救出孩子那天走,是么?”薄夜渊将她紧紧地箍进怀里,“我有多走运,才会被你施舍……”
  黎七羽眼睛模糊:“不是施舍,也不是你的幸运。这一切本来是你该得的,是我不好……”
  薄夜渊陷入一张莫名的痛苦,像自己心心念念的宝物,得知它马要走了,可他还不能言痛,因为他才得知,这宝物是他捡到的,偷来的,以后不过是物归原主!!!
  “薄夜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对你是有感情的……如果我讨厌你,这些天我根本做不到跟你在一起,我假装不了……”黎七羽一点点吻他紧绷的脸,“你是个很好的男人,全天下最好的……是我太差劲,配不你。”

  薄夜渊的脸狠狠埋在她肩头,宁愿自己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当个傻子。
  可现在知道了真相,她马要离开他了,他的命都去了半条。
  “薄夜渊,我配不你知道吗?”黎七羽眼泪落下来,“真希望,以后你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女人。”
  “我真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要……”
  凶狠的唇堵住她的,滚烫灼一热地占满她……
  日期:2017-12-3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