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提到黎七羽不该留在薄家,立即被薄夜渊可怕的目光扫过去……
  薄老太这次回来,锐气大挫,竟主动为黎七羽讲话,圆场。
  “总之,宴会办得还算顺利,黎小姐你放心吧。”雷克报备道。
  黎七羽凝声问:“还算顺利?有出什么问题吗?”

  “……”雷克瞒不住地说,“有几个表亲很不服,说要把你赶出薄家,少爷揍人打了起来。”
  “那薄夜渊有受伤吗?”
  “对方自然不敢还手,但其实薄家家族的人,没有一个心里是服气的,这次都是看在老太太的面子,隐忍下去。所以说问题症结还在,现在只是表面的平静。”雷克掂量着说道,“你不来参加宴会是明智的选择。”
  黎七羽抿唇,她知道她出现的话,薄夜渊会表现得宠爱有加,引起那些叔伯长辈们的反感!
  在他们眼里,黎七羽是妖言惑众的妖精,而薄夜渊是沉迷妖色、昏庸无道的蠢货。
  其实站在外人的立场,的确会这么看待薄夜渊——偌大的薄氏家业不要了,宁愿众叛亲离、为一个不要他的女人。
  “没关系,我消失以后,症结会慢慢被淡化。”黎七羽眼神发空,“只要我不在,薄家的人慢慢会回归当初。”
  “黎小姐——你打算回去找北堂先生?”
  “宴会还没结束,你还是回到薄夜渊身边,多看着他点,他性格冲动别让他乱来,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黎七羽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是佣人进来了?怎么都没有敲门?!

  “少爷他十几分钟前不见了,我找找看。”雷克挂电话,怪了。
  黎七羽一转身,看到薄夜渊拎着瓶红酒,端着一盘的食物,放在茶几,找了两个水晶杯放着。
  “薄夜渊,你怎么回来了?”
  “你一个人待着不无聊?”薄夜渊挑眉,兀自地拔开酒塞,“我带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过来尝尝。”

  宴会在庄园的偏堡大厅举办,过来十几分钟。
  “宴会才开始半小时,你逃了。你可是主角。”
  薄夜渊宠溺地看着她:“你不在的地方,很无聊!”他更怕她一个人无聊!
  “你的嘴角受伤,打架啦?”黎七羽从抽屉里拿了个OK绷过去,坐在他腿。她很想看他,他回来了,看到他的脸她真的开心。切身体会北堂枫说的,见一面少一面的感觉。
  “刚刚给谁电话?”

  “雷克……问他你在宴会里乖不乖。”黎七羽圈着他的脖子,认真地端详他的脸,在他的俊脸亲了亲。
  薄夜渊浓眉扬起,深深凝视她的眼睛,今天醒来他觉得黎七羽怪怪的,特别黏他。一早薄老太回来,让奶一妈将小天赐抱走了,没有那小家伙,她的眼里果然注意到他更多么?
  “你让我怎么做,我都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即便他心里很不爽,“我这么乖,你给我打几分?”
  “满分。”

  “从今天起,你要跟贱人共处一室了。如果她们再欺负你,我绝不饶恕……我已经警告过了,谁敢找你麻烦,我私下给他开小灶。”薄夜渊捏了她的鼻子,迟疑地说,“还是把她们赶去别的地方住更安全,为什么你非要把她们叫回来?”
  “这么大的薄家庄园,多一些人有生气,多一些女人照顾你有什么不好?”黎七羽整了整他的领子,微笑。
  她不在的时候,薄老太、薄夫人和薄绯儿相处很好,对薄夜渊也好,这么多年了也没出过问题。所有的症结都是她,该走的是她。
  翌日。

  那些女佣、男仆,提着行李箱浩浩荡荡地回来,一大早整个庄园都在搬东西。
  黎七羽很早被吵醒,站在窗前看这个寂静的庄园被人气占满,据说薄老太她们昨晚先住下了,一大早这些下人才搬过来,大型的毕加索被牵下车,紧接着下来亚瑟管家、佩蒂奶一妈……等等。
  黎七羽醒来的时候,薄夜渊已经不见了,一早他不知道去忙什么?
  “喂喂,那些东西轻拿轻放,小心着点。”薄绯儿蛮横的嗓音响起。
  黎七羽刚打开卧室门,看到她戴着扩边帽子、穿着淑女套装,从她面前经过。
  见到黎七羽,薄绯儿脚步一停,嘴角挑起讥笑:“夜渊哥哥终于想通了,还是我们这些家人好……”
  “……”
  “说不定再过些天他想通了,会看清楚谁才是黑心巫婆,到时我会放十几条狗给你送行。”
  黎七羽嘴角微扯,挑起眉道:“才进庄园,敢在我面前嚣张?薄夜渊颁布的家规你不知道?”
  家规很简单,黎七羽是旨意,整个庄园她说了算。
  “我等你哭的那一天。”薄绯儿狠狠一跺高跟,要跟着搬家具的佣人走。她突然想起什么,又停下来说,“听说你的孩子断了一根指头,真可怜。”
  黎七羽眼眸发寒——
  “只要孩子在我手里,薄家的家规应该我说了算……”
  “薄小姐,嗓门不要太大,你想让全世界都听清楚?”黎七羽手心发痒,这种贱人真是忍一天都渗得慌。
  偏偏,薄绯儿朝她走来,挑衅道:“黎七羽,你不是因为怕孩子有事,才答应让我们回来的?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你以为你真有得选择?”
  突然一扇门打开,阴冷的男人站在门口,几个佣人吓得出声:“少爷……”
  薄绯儿脸色大变。
  黎七羽心脏剧烈地停顿,没想到薄夜渊会在书房里——
  薄绯儿已经开始发抖,嘴唇无助地张了张:“夜渊哥哥……”
  薄夜渊脸是狂风暴雨的杀意,几个大步冲到她面前,大掌攥住她的领口提起来,宛如捏住一直蝼蚁:“你刚刚说了什么,再重复一遍。”
  “我什么也没说,啊……”

  身体被重重地摔了出去,撞在墙。
  薄绯儿跌到在地,还没爬起来被薄夜渊的长腿一脚脚地踹。
  “你没说,老子的耳朵没聋。”薄夜渊的长靴朝着薄绯儿毫不留情地踹,在他的地盘都敢威胁黎七羽,“什么孩子?黎七羽的孩子在你们手里?!”
  黎七羽已经回过神,拽住薄夜渊的胳膊:“别打了。”
  “孩子的事不说清楚,我今天让你死!”
  薄绯儿的骨头被踹断了,痛得抱住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黎七羽伸手拦在薄夜渊面前:“你真的要把她打死了才甘心么?!”

  薄夜渊眼底跳跃着火焰:“她说的是真的?你被威胁才答应放她们回来!?”
  黎七羽喉头咔着气,张嘴不知该怎么回应。
  “什么孩子?你跟北堂枫的孩子?”薄夜渊攥住她的肩头低声问,“为什么你的私事从来不告诉我?我不能保护好你,还是你从来没信任过我——”
  黎七羽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是……是我跟北堂枫的那个孩子。”
  薄夜渊背脊一僵,蓦然松开了手。

  “他知道么?”
  “……”
  “我问你北堂枫知不知道?他这么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住,被人抓了他什么也不做,任由你被威胁?”薄夜渊的拳头捏得死紧,“我现在把这对母女吊起来审问出孩子的下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