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黎七羽从他嘴边拿出温度计,微笑起来:“恭喜你,病好了。”
  薄夜渊不敢置信,夺过温度计看了又看,唬声说这温度计坏了,不灵敏!
  “可你的确退烧了啊……”黎七羽用手背探了他的额头,温度正常。
  “我还是觉得头晕,胸闷,浑身都不舒服……”他耍赖,倒在床。
  黎七羽无奈地望着他:“不过你病才好,为了以免复发,在床多休息还是好的。”
  “黎七羽你还得继续照顾我才行!不然我的病会去而复返!”
  “好……”
  “起码要照顾好几天,巩固才行。”
  “知道了。”黎七羽耐心地盛了小粥,“以后不许把自己弄病了知道么,这也属于自虐,我不希望你这样伤害自己。”
  薄夜渊:“……”
  “我喜欢你健康强大的样子,薄夜渊你是个男人,男人该是顶天立地的。”
  薄夜渊闷闷地喝粥:“今天我不做男人,做你的孩子。”
  “……好。”
  喝完粥,黎七羽又陪他说会话,诡异的是小天赐还没有醒,睡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起来喝奶奶了吧?
  黎七羽走到婴儿床边,看着小家伙安静恬淡的睡脸,轻声叫了几句。
  小天赐蜷着小拳头,一动不动的,呼吸平稳却有些微弱。
  黎七羽忽然感觉不对劲,握住他的小手,果然发烫,又抚在他的额头,滚烫!
  “黎七羽你一会儿不摆弄那小子心里不爽?”薄夜渊长手长脚躺在床,看着她去照顾小天赐不爽!
  “他生病了。”黎七羽急的面色发白,“薄夜渊,快点叫医生!”
  薄夜渊懵了一下,还僵在床没动。
  “快点啊——他都不知道病了多久,孩子高烧不像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薄夜渊去按内线,黎七羽已经将小天赐从婴儿床里抱起来,心里充满了内疚。如果不是她一下午都跟薄夜渊耗在一起,会发现小宝宝病了的。她怎么会这么粗心大意?

  如果小天赐有什么意外,她怎么办?
  黎七羽眼神有些呆滞,不停催促薄夜渊:“医生呢?!怎么还没有到!”
  薄夜渊心里说不什么滋味,酸得简直要天……知道黎七羽你对那小子和对我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终于医生来了,检查了温度,小家伙是高烧,烧的没薄夜渊之前严重,但对于一个脆弱的小婴儿,一点点小病都足以致命。
  黎七羽见没有生命危险,心里安慰许多……连着亲吻了小天赐的额头十几下。
  “小天赐,你吓死我了……”她情不自禁地说,这些天在一起,她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
  薄夜渊忍不住泻火:

  “我生病,他学我生病,真他妈~的巧。”
  “好不容易我生一生病,他还要来抢关爱!”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婴孩!”
  黎七羽:“……”
  小天赐仿佛听到她的呼唤,颤颤地睁开长卷睫毛,看到黎七羽,呼吸滚烫糯糯地喊着:“玛玛……”

  “我在。”黎七羽抱着他问,“医生,他情况还好吗?”
  “现在要给他扎针……”医生拿出婴儿针在推药剂。
  薄夜渊看着婴儿温度计,酸酸地说,他的高烧没他重……
  “薄夜渊,你别在我面前晃了,去给小天赐泡瓶牛奶,他好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凭什么?他是也病号!
  薄夜渊还是下床去了……他这辈子总是运气不好,刚出生的时候多了个薄野薰,处处抢走他的关爱,还要他照顾。好不容易爱个女人,来了个北堂枫,势均力敌条件相当……偏偏还是他的世仇!

  黎七羽终于答应说对他好,他自己作,把小天赐和叶之璐弄来,想气一气她吧,最后他被气得踢走了叶之璐,小天赐留下了,变成一个长期的电灯泡。
  看着黎七羽抱着贴心宝贝一样哄着小天赐,打针针了,她皱着眉头,小天赐还疼的样子。
  薄夜渊认命了,这辈子他也这样了。
  “疼不疼,宝宝居然没有哭。”黎七羽心疼地拿着小天赐扎针的小胳膊,心疼地呼了呼。
  小天赐安静乖巧地看着玛玛,针针来了也不怕,超级淡定地打完,一点儿事没有。
  “这孩子真勇敢。”连医生都忍不住夸赞。

  黎七羽仿佛是在夸她自己一样,笑得挽起唇,又连着亲了小家伙的额头十几下,“宝贝你太勇敢,太乖了。”
  小天赐被亲的咧嘴笑,大病着不舒服他还能笑得开心。
  黎七羽又心疼又暖心,额头抵在他小小的额头蹭了蹭:“很快小天赐会好起来,病病要跑了。”
  薄夜渊脸色发毛,像跟柱子立在一旁。
  大人跟小孩说话都会习惯性嗲音,为了逗孩子……

  每次薄夜渊都会听的一身疙瘩,黎七羽对他说一万句情话都没这肉麻!
  “薄夜渊你看到了吗,他很乖都不哭的。”
  “我小时候也不哭!”
  “是吗?”黎七羽微笑,“那果然是遗传你,你从小的时候很勇敢了。”
  “那又有什么用,我小时候又没有你做妈妈。”薄夜渊往床一倒,卷了被子转过身去。
  “你小时候要是我做妈妈,那你长大遇不到我了。像小天赐,长大他可不一定会遇到我这样的女孩子。换你你怎么选?”
  “你做我妈还能陪我一辈子,做我老婆……迟早都要跟人跑。”
  这是什么逻辑?黎七羽瞪眼。
  可薄夜渊说的没错啊,她连嫁给他都做不到……他的不安全感,不都是她一手造成的么?
  薄夜渊变得越来越惶恐,看到她跟北堂枫在一起,以他的个性早狮王咆哮了,可这次他只剩下无助。一个这么大的男人,要装病弱去留着她。
  黎七羽扯了扯他的睡袍:“你带着小天赐,我一起照顾你们爷俩。”

  薄夜渊沉沉地转过身看着她,嘴角扯着一抹无奈的嘲讽:“你是不是很烦我?!”
  “怎么会?我怕以后……想让你每天烦我,都只能想想。”黎七羽把小天赐往他怀里放。
  小家伙立即瘪着嘴,委屈地不肯。
  后来还是薄夜渊妥协了,黎七羽抱着小天赐,他抱着黎七羽好了。
  至于照顾,还是他这个大男人,去照顾女人和孩子。
  还好小天赐是真的怪,打针吃药吃小米粥,都乖乖的,只要黎七羽喂他欣然吃下去。
  晚垫个尿片儿,半夜爬起来再给他换一次,小家伙一晚都不会再闹腾。

  两天后,薄家举办了大型家宴,黎七羽没有到场。
  这是为薄老太接回薄家庄园举办的欢迎宴,请的全是薄家家族的亲友……
  当然这次请回来的还有薄夫人、薄绯儿。
  虽然薄夜渊没有为那次软禁说任何道歉的说辞,他的举动已经证明他服软、求和。薄家众亲戚心照不宣,他既然低头了,他们即便成见很大,也没有理由拿短。

  再加薄老太疼爱薄夜渊,在主席一直为薄夜渊说话,请众叔伯们看在薄夜渊年少轻狂、太冲动的份,别跟他计较。
  薄夜渊冷凝地笑了,他不在乎计不计较,求不求和,别人怎么看他。
  把薄老太接回来、包括设宴,他全都是为了取悦黎七羽,让她开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