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事?被抓?遇险?怎么可能?我是谁?”楚天齐语气满是戏谑。由于有厉剑那层关系,楚天齐和对方要熟惯的很,更像是朋友。
  “哎呀,人家都急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厉爱佳的声音里含*着娇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急事也找不到你,厉剑都联系不上。我们真怕你出了什么事。”
  楚天齐一笑:“我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党校规矩多。”
  “再规矩多,也没听说不让和外界联系的,你是学习又不是坐……”厉爱佳迟疑了一下,没有说出那个“牢”字。
  “我跟你说吧,我们这个班特殊,都是……”楚天齐把和王永新讲的鬼话,又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等你什么时候入了这种班,就知道了,那真不是一般的严。”

  对方没有再纠结这件事,而是又换了一个话题:“楚市长,程部长调走了。”
  调走了?程部长怎么能调走呢?楚天齐一时不能理解,忙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春节前半个月,程部长就调走了。当时我和厉剑想第一时间告诉你,可就是打不通,都把人急死了。”厉剑的声音还透着急切。
  哦,已经二十多天了,自己却还蒙在鼓里,还在想着和对方打听自己的去向,真是可笑之至。楚天齐顿觉失落,随口问着:“程部长调哪走了?”
  “凉河市委副书记。”厉爱佳给出了回复。

  凉河,凉河。楚天齐在脑中搜寻着,搜寻着这个似乎很有印象的名字。他想起来了,张天凯在做副省长之前,就是担任凉河市市委书记、市长等职务。
  厉爱佳的声音继续传来:“楚市长,我今天听到一个消息,对你很不利,有人认为……我这里来人了。”声音刚落,便传来“啪”挂断电话的声音。
  从耳边拿开手机,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可是指着程部长帮忙琢磨正处岗位呢,对方竟然调走了,已经调走了将近一个月。那么自己该找谁?又有谁可找?厉爱佳话到半截,究竟要说什么事?是何人要如何对自己不利呢?
  望着渐渐西去的残阳,楚天齐的心也在慢慢向下滑落,他迷茫起来。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难免磕磕碰碰,但整体来看,还是顺畅的,这主要利益于程爱国或明或暗的支持。也正因如此,楚天齐才把毕业后实现进位正处实职的希望放到了程爱国身上。虽然程爱国能帮自己主要是缘于李卫民面子,程爱国把自己当作李卫民的人。但楚天齐觉得,在这件事上,程爱国要比李卫民靠的住。桩桩件件的事都显示,李卫民尽管帮过自己,但却处处阻挠这件事,分明就是不想兑现那个承诺。

  现在,自己认为最能靠上的人却离开定野市委组织部,也离开了定野市,那自己显然不能去找程爱国,而且程爱国也未必就能帮得上忙。那还能去找谁?自己认识的人中,具备帮忙实力的只有李卫民了,难道要去找他?他会帮自己升任正处实职?楚天齐才不相信。他甚至觉得,程爱国之所以调离定野,很可能就有自己的因素,李卫民不想让程爱国帮自己这件事,却又不能明说,才来了这么一招釜底抽薪。当然了,自己也肯定不能因此去找李卫民呀,那岂不是自取其辱?

  既然升职已经没有助力,现在又不能依靠自己能力实现,那就只有面对现实,只有努力提升自己才是。能够进入中央党校学习深造,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自己仅以副处身份身处其中,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岂可浪费此等机遇?
  想清楚了这些,楚天齐不再迷茫,重新找到了努力方向。于是,他如饥似渴的吮*吸着能从党校获取的养分,努力消化吸收这些知识,用以武装自己的头脑,并尽量朝着化为己用的方向努力着。有了刚入学时半个月学习基础,再加之特训期间的感悟,楚天齐对相关知识掌握非常快,理解的也很深刻、透彻,思想认识那真是天天有提升,时时有进步。
  虽然楚天齐是插班生,虽然好多人对他并不了解,虽然大多数人都比他级别高,但其他学员却对他没有一丝轻视。大家都明白,能进这里培训的人,那可都不是善茬,尤其能够插班的人,关系更是不得了。因此这里的学习,与省市党校不同,虽然并非真正一团和气,但绝对没有明面的争斗,谁都不敢拿这次机会当儿戏。
  在和谐的氛围中,抛却烦琐之事,把所有心思都用到了学习、钻研中,这时间也就显着过得特快,不经意间,就过去了两周。
  时间到了二月十九日,今天也是在中央党校教室内的最后一天正式学习,明天就该到外面参观、实践了。人们都不忍放却这难得的个把小时,都争分夺秒的待在教室里学习,楚天齐也不例外。

  从晚餐后走近教室,楚天齐已经在这里又坐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在埋头钻研着,根本就不知疲倦,估计就是坐上一夜也不觉得。
  “叮呤呤”,铃声响起。寂静的空间,忽然响起这个声音,显得非常刺耳。楚天齐一手捂着手机,尽量让声音小些,同时转头,满脸歉意。但很无语的是,根本就没人回应他,因为人们学习太过专心,根本就没被这声音打扰。
  楚天齐心中大定,揣着手机,走出教室,并迅速走进电梯,下楼而去。
  身处电梯中,楚天齐拿出手机,他看到,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江”字。
  电梯停在一楼,楚天齐走出轿厢,并迅速向楼外走去,同时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咯咯”的笑声:“楚大市长,我以为你又失踪了呢,怎么这几天没有屏蔽信号呀?”
  楚天齐明白,对方有此一问,是源于自己上次的胡编理由,这个理由已经糊弄了好多人。他也“呵呵”一笑:“信号有没有,要根据需要嘛。江大书记,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再次传来笑声,是江霞的声音:“我哪敢向党校高材生下指示?我是向您汇报。”
  “汇报?听你语气,心情不错呀,是有什么好事了吧?”楚天齐调侃着。

  “嘿嘿,我有喜了。”江霞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是咱俩共同的喜。”
  “啊?咱俩?”楚天齐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没有吧?”
  “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了王永新上次所言,忙道,“薛涛调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下午刚刚宣布,尹部长和赵处长来的,晚上他俩在这儿吃的晚饭,刚离开成康不久。薛书记调任定野市人大提案委主任,明天和我交接交接,估计一两天也就走了。”说到这里,江霞声音柔了好多,“天齐,姐能有今天,全是拜你所赐,姐心里万分感激,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

  楚天齐说的很真诚:“恭喜江书记,贺喜江书记,终于去掉了那个‘副’字,这真的太好了。你完全不用感谢我,那是你能力在那摆着,工作也做的好。”
  日期:2017-12-30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