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85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说我这番话很有些矫情,但无疑也起到了一些效果,乔大路面有愧色地朝人后面躲,李良也老实了,眼睛咕噜噜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的人情绪都很激动,年轻人自不必说,年纪大的似乎也被唤起了老兵的热情。只有卢岩安静地看着我,眼里带着一抹嘲弄。
  老曹拍我一把道:“小四,干得不错!这次咱要是守住了,你就是第一大功臣!”
  我赶忙摆手,“快别提了,太丢人了,这下全单位都知道我有多酸气了!”
  老曹哈哈大笑,“这有什么好丢人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不知道谁在后面一声大喊,“来了!”
  我赶紧扑到儿墙边,只见从那团雾霾之中扑出无数怪物,各自沿着一种繁复交错的轨迹高速前进,那种怪异的嘶吼声瞬间灌满了我的耳膜!
  这些怪物不知互相之间是怎么联系的,以这样的奔跑方式集群前进,竟然没有一点磕碰,虽然怪物形容可怕,但是这么一起奔跑起来却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我正在观察,耳边却响起了枪声,打的极快,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开了七枪,随后就传来空挡挂机的声音。
  我的耳朵几乎被这枪声震聋,转过头来一看,魏统领不知道举着谁的六四就站在我身后,我强忍着耳朵里的群蜂乱舞大声喊:“别开枪,等到了隔离网前面再打!”
  魏统领原本沉稳阴狠的脸上,此刻却充满了惶恐,我不禁有点奇怪,魏统领这个人绝对是表里如一的那种,这时候方寸大乱必定有什么原因。
  魏统领意识到子丨弹丨打空,扔下手中的枪,就近就要抢我的。我赶紧卡住他的手问,“魏哥你怎么回事?”
  旁边的人也冲过来七手八脚的制住他,我连忙制止,魏统领只是有些着急,又不是丧失理智,没有必要这么激动。
  我大声喊,“你看到了什么?”
  魏统领仍是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嘴唇开合,不知在说些什么。

  我将耳朵凑向他嘴边,认真分辩,依稀听到的是老毕这两个字。
  老毕是三监区的教导员,和魏统领同村的老乡加战友,两个人感情极好,听说每周都要单独聚一次,以示兄弟和睦。
  难道他在这些怪物里看到了老毕?
  很有可能,老毕虽然是个领导,可是平时却不大爱受警容风纪的束缚,总喜欢在警服里面穿一件红衬衣,谁找他谈话也没用,在单位里面也算是远近闻名。这些怪物虽然跑的飞快,但毕竟没快到看不清楚的地步,再加上一个个的衣服都破烂不堪,一件红衬衫还是很好分辨的。

  看到昔日老友变成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想开枪把它干掉也算正常。
  我看魏统领这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让他自己想明白,简单劝慰两句就让他一边休息去了,大敌压境,实在没有多少心思能分到他身上。
  这时候怪物们已经冲进了伙房又冲了出来,如同潮水一般扑到了隔离网上,争先恐后地朝上爬!
  虽说我们监狱的隔离网已经算是十分粗壮的了,但仍然承受不住这样的压迫,铁柱和铁网的拉扯**声令人舌酸齿摇。有几个已经爬到了隔离网最顶端,被卷入滚网,嘶叫着挣扎不已。
  如果隔离网被突破,狱墙就直接暴露在这些怪物的攻击之下,必须得想办法拖延它们的攻势。但是应该怎么办才好,我并没有数。
  我试探着开了两枪,虽说这些怪物移动很快,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对我来说基本上是指哪打哪,两枪便将一只怪物的脖子打断,滚落下去。

  队员们都很紧张,根本就没有心思喝彩,我自己都能觉出来这样根本就行不通,且不说能不能每个人都像我这样百发百中,就算是,就这点子丨弹丨能打下几个怪物来?
  这时第一只怪物已经翻过了隔离网,我赶忙开了一枪将它钉在地上,当我视线随着它的尸体落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地上全是水。
  怎么会有水?
  虽说大雾天气地上湿一点算是正常,但是也不能这么淌的到处都是吧,那只怪物的血落在上面根本就没有被稀释,反而还有点收缩。
  这不是水,是油!
  肯定是之前我把煤油桶打漏了,煤油流了出来。我赶紧喊:“谁有烟,赶紧点一根!”

  我这喊得声音极大,周围人都被吓了一跳,有几个老烟民就忙不迭地赶紧掏出烟来点上。
  我一把将老曹手上的烟抢过来,冲着地上的煤油弹过去……
  抽烟的人都知道,弹烟头绝对是一个本事,高手弹出去的烟头,稳准狠兼备,在黑夜里看就是一点亮光闪过然后在墙上撞出一片火花。而没练过的人弹出来的烟头一定是歪歪斜斜毫无力道,弄不好还会烫到自己。而且,能弹好的只限烟头,刚点上的烟是弹不好的。
  我就是那种不会的人……

  所以我就把一整支烟弹了出去,只见这只烟轻飘飘地变幻着曲线落了地,离煤油至少还要有两米多远。
  我暗叫糟糕,不过好在烟头有的是,也不用懊恼,连忙大喊:“快,把那煤油点着!”
  所有人秒懂了我的意思,纷纷把手中烟折断朝那边扔,但是烟头太轻,始终差那么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就容易钻牛角尖,反正所有的人都找了模一样乱扔烟头,搞得像是一个抗议环卫的现场。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卢岩悄悄出现在老曹旁边,把老曹手里那个刻着老兵不死的zippo火机拿过来,打着了晃了晃,手势潇洒的扔了下去!

  火机带着那蓬火苗在空中翻转着落入了地上的煤油里。砰地一声燃烧起来,一道幽蓝的火顺着煤油烧开来,引燃了墙角堆积的煤油桶。不少怪物在跑过来的时候沾上了煤油,爬隔离网的时候又沾了一网子,火苗顺着它们蹚出来的印记一路烧上去,整面隔离网瞬间变成了一道火墙。
  这隔离网肯定是假冒伪劣产品,竟然连防火漆都不带,在火焰的灼烤下,冒出阵阵浓烟,火苗反而愈加旺起来。
  网上的怪物可遭了秧,身上残破的衣服被引燃,纷纷嘶叫着从网上向下跳,偏又摔成一堆,那种传奇般的秩序不见了,一些没被点着的也被引燃,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不管怎样,这都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隔离网已经变成了一面熊熊燃烧的火墙,而这些怪物似乎对火格外恐惧,一个个尖叫着撕扯掉身上着火的衣服,飞快地向那团雾中窜去,转瞬间跑了个干净,只留下一堆堆燃烧着的衣服和几具来不及跑掉的焦尸。
  我看见一件半残的红衬衫被火苗飞快吞噬,暗暗舒了口气,至少这样魏统领就认不出那位昔日老友了。

  看到怪物仓皇逃离,墙头上顿时响起一阵欢呼,但就在这声音还没落下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响,一阵热浪吹上墙头,将所有人一下子掀翻在地。
  我的脑袋直直地撞在后面的儿墙上,疼得我差点晕过去。就连卢岩也不能幸免,被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看了看他,心里清楚,看来这是煤油桶爆炸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常监电话却已经追了过来,“是你们那边爆炸了吗?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