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现在去拿温度计是照顾你……乖好不好?我哪都不去的。”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黎七羽忙前忙后照顾着这只巨型病患。
  喂他吃东西,给他按摩,读报纸,帮他全身擦拭了一遍……
  他不肯吃药,说自己体质太好了,吃了药马病好了怎么办?!
  黎七羽:“……”
  黎七羽只好给他敷毛巾,采用物理治疗法……
  趁他不注意时,摘掉了那只眼罩,发现他的左眼还好好的,她一颗悬着的心也落地了。
  “薄夜渊,现在你能说说看,为什么要假扮薄野薰了吧?”
  薄夜渊躺在大枕头,提到这件事采取回避的态度。
  回薄家庄园的一路,黎七羽在车里问过许多遍,他都不说……
  一开始黎七羽的猜想是,薄夜渊想利用薄野薰的身份试探她的忠诚!

  可当他钻进酒窖把自己弄生病,为了求慰问、求照顾,她的想法也变了。
  “你是想扮演成薄野薰,带着我离开滨城。以后都假装成他的身份跟我一起生活么?”她拧着毛巾轻柔地问。
  薄夜渊紧绷着脸,眼底闪过懊恼:“我扮得很失败?”
  “不是失败——是我太了解你了——”黎七羽鼻子酸酸的,“你不回答我,是真的?你宁愿用另一个身份与我生活?为什么你以为,我宁愿跟薄野薰走,也不要你?”
  薄夜渊喉结浮动:“我永远是被抛下的那一个。”
  薄夜渊闭着眼,低沉地说,当年薄野薰要带黎七羽走的时候,她答应了,立即抛下薄夜渊走了。
  当初薄野薰说的话,每一个字他都记得。
  【小七七,我带你去国外,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们两个人生活……】
  “黎七羽,你选择是他是因为自由,还是仅仅是因为——不是我?”
  黎七羽怅然看着他,没想到一年多前的事,他都记得这么清楚。
  “你选任何男人,都不要我,一定是我哪儿做错了。你还恨那2年我对你不好?可历史无法改写,我没有办法穿越回去对你好……我该弥补的、能为你做的,在我想得到的范围内我都做了,可你还是不要我的话,我只好变成别人。”薄夜渊粗一粝的手掌摩着挲她的,“我愿意一辈子做薄野薰,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是谁早也不重要。”
  黎七羽看着他孩子气的英俊的脸,心口涩然。
  发现她去见了北堂枫,他没有生气大吼,而是做了一系列……幼稚至极的举动。

  薄夜渊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吧?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对待她,挽留她。
  “如果你没有发现是我假扮的……会不会跟我走?”
  “不会。”黎七羽摇头,“如果我想跟薄野薰走,我早有机会偷偷跟他联系。事实,他去了德国后有给我发过很多邮件。”
  薄夜渊一下子从床弹坐起来,搭在额头的毛巾落地。
  “他给你发邮件?!”

  “嗯,他说想带我走,我一封也没有回复过。”黎七羽温柔地看着他,“现在是不是心里满足了,平衡了?我从来也没选择过他——”
  薄夜渊仿佛是无法置信,黑眸死死盯着她。
  黎七羽涩哑地笑了,拿出手机打开她的邮件箱:“那些邮件都还在,每个月还有各种节日他都会给我发,一开始我还会点开看,后面的我都没有打开阅读,你可以看看。”
  薄夜渊机械的大掌拿过去,邮件里果然密密匝匝地躺满了薄野薰的邮件。
  黎七羽告诉他,不止邮箱,各种社交软件薄野薰都会找她,还给她打过电话,不过她从来不接。
  见薄夜渊点开几封邮件看着,越看那醋意越满满地发酵:“他一直没有对你死心,还在骚扰你……还敢给你写这么肉麻的邮件!”
  黎七羽拿走手机:“你干嘛看我的私人邮件。”
  “该死的老二!”
  黎七羽啼笑皆非:“他那么殷勤,我都不理他,可我每天都在理你呢。”
  “……”

  黎七羽扶着他躺下,把毛巾重新给他搭了回去:“你想想看,薄野薰生病的时候我不在,更别提我去照顾他。反观你,我跟你结过婚,发生了无数次亲密关系,还有过一个孩子……你不是很幸运吗?”
  薄夜渊脸色一点点缓和,这么一,薄野薰他悲惨太多——简直惨去了天边!
  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心结,似乎解开了不少……
  “当初为什么你答应跟他走?”
  “当初为了气你,甚至弄出了叶之璐怀孕事件……过去的事过去了,现在还能算数吗?”黎七羽捏了捏他的脸,“当年你还那么讨厌我呢,后来喜欢我了,那我能总是抓着你讨厌我时的想法吗?”
  薄夜渊沉吟,她说的对。
  下一秒,他把她攥到怀里来,深凝地问:“既然当初的事不能算,你为什么总不肯原谅我,报复我?”
  “人总有个转化的过程……我现在真的不记恨你了。”黎七羽的吻浅浅地在他的唇瓣吻了一下,“薄夜渊,为什么你又瘦了。”
  “因为你好久没有给我喂肉……”

  “……”
  趁着小天赐还在睡,黎七羽小心地在薄夜渊的怀里辗转,喂了他饱饱的一餐。
  薄夜渊的体质真的很好,明明是他重病,可在双人运动,依然他才是主力军,黎七羽动几分钟会没有力气了。
  几个小时他们聊聊停停,好久没有这样耳鬓嘶一磨,他抱着她不肯放手了。

  两人腻在了一下午,迹的是小天赐一直没有吵闹。
  连薄夜渊都觉得不可思议,说今天是这小子有史以来最道的一天!
  黎七羽累累地卷在床,闻着满满的薄夜渊的气味,犯困。
  迷糊睡了会儿,她感觉到薄夜渊起身离开,身体却疲累得动不了。
  她睁开眼见薄夜渊披着浴袍站在落地窗前,拿着手机拨打了电话……

  黎七羽很怕薄夜渊又要搞事情,努力侧耳听了一会儿,薄夜渊嗓音压得很低,微微模糊的嗓音传来,从谈话内容听来,他是打给薄野薰了?
  黎七羽眼眸睁大,不可思议!
  生日那天她怎么劝,这通电话薄夜渊都搁不下脸面打过去的!
  “家里能出什么事?是忽然想看看你死了没有……我有闲工夫想你?……啧,看来把你流派到德国的时间太短了,回来的事别想了……”
  兄弟两聊了好久……这大概是薄野薰被驱逐到德国后,兄弟两第一次谈话。
  黎七羽会心地笑了。
  是薄野薰那些石沉大海的邮件,让薄夜渊卸下不少的防备,还对这个难弟同胞滋生出了同情?
  果然他们兄弟的症结是她,等她消失多年以后,他们会慢慢化解矛盾吧?可如果她在,他们很难再重聚的。
  到晚,运动过一大场的薄夜渊因为大汗淋漓过,高烧基本痊愈了。
  日期:2017-12-2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