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71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你分明是薄夜渊——”黎七羽一下着急了起来,他不会为了扮演薄野薰,真的对自己的眼睛做了什么?“薄夜渊,你把左眼弄瞎了?”
  “……”
  “你们之间的却别怎么会只是左眼呢?”黎七羽眼睛发红,这些天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多泪水,眼泪充盈了眼眶,无助地哭了,“你们哪儿都不一样,没有一个地方一样。在我眼里,薄夜渊是薄夜渊,算瞎了左眼,还是薄夜渊!”
  他的身形订在那里,肌肉紧紧绷着。
  忽然他扯开她的手,大步要往前走……
  黎七羽泪水大颗地落,攥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薄夜渊力道很大,她忽然哭了,慢慢往地蹲下去:“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本来克扣了药的分量,身体虚弱,情绪一激动又开始心慌缺氧。
  她一只手紧紧按着心口,喘不气。
  大掌猛地攥了她的胳膊,拽她到怀里……
  黎七羽脸色发青,紧紧闭着的眼沾满泪,他抱着她拽开车门放进去,手忙脚乱地在她的手提包里去找药。
  黎七羽喘不气,看着薄夜渊掏出药盒给她。
  黎七羽要吃的药分两种,一种营养药是每天必须吃的,北堂枫研究给她的;还有一种是正常的心脏药,在心脏病发的时候含服。
  黎七羽抿了唇:“是另一瓶……”

  薄夜渊旋出药盒,又找到备用小瓶的矿泉水喂她吃下去。
  黎七羽单手勾住他的颈,难受地喘着:“薄夜渊……为什么你要扮演薄野薰?为了扮演他,你真的伤了自己的眼睛……?”
  “我不是他。”
  “你还骗我——薄野薰根本不知道我的药放在哪里……”黎七羽难受地道,“你是想急死我,急到我心脏休克才甘心……”
  她突然闭眼,脸色发白着,像是陷入了休克。

  “黎七羽,黎七羽——”他捏住她的人,整个人慌了,重重地摇晃她。
  小天赐被佣人抱在怀里,挣扎着想要玛玛……
  “叫医生!”薄夜渊抱起黎七羽在怀里,再也装不下去,冲呆住的司机低吼,“现在去最近的医院!”
  直到,一双小手揪住了他胸口的衣服。
  薄夜渊盯着黎七羽紧闭的眼,知道他当了……
  “黎七羽,你骗我!”
  黎七羽紧紧攥着他,脸埋进他的胸膛。因为只有装病骗他,他才会演不下去。
  “利用我在乎你,关心你,你总是骗我……”他沙哑地低一吟,气得咬住牙齿。不管她骗他什么都算了,为什么非要用生病来吓唬他?!
  “是你先骗我的……”她的泪水蹭在他胸膛。
  薄夜渊恨及,有力的双臂还是将她搂进了怀里,轻轻地安抚:“别哭了。”
  明明是他被吓个半死,她还委屈哭什么?她一哭,他觉得所有的事都是他做错了,是他欺负了她。
  回到薄家庄园,黎七羽才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小天赐身几分钟,一眨眼薄夜渊不见了?
  她问遍了佣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几个小时后,雷克找到薄夜渊说——少爷在酒窖的冰冻室。
  彼时,黎七羽正喂饱小天赐,哄他睡觉。

  薄夜渊寒着一张脸,走进房间,头发丝滴着水。他应该是特地沐浴过、换了一身衣服才来见她的。
  “你找我?”薄夜渊低声问。
  “你去酒窖干嘛?”黎七羽蹩眉,要不是她后来想到让雷克去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他躲去了酒窖!
  薄夜渊蓦然握住她的手,她蹩起眉喊道:“好凉。”
  薄夜渊的手像寒冰一样,是待在冰窖里太久,懂得浑身发冷,冲了澡也没消散那股寒意。他握着她的手贴在他的额头,跟手的冰冷不同,他的额头滚烫。
  “好烫!”黎七羽瞪大眼。

  “七羽,我病了,我可能在发烧。”薄夜渊嘴唇苍白,低低地说。
  “那你还不快躺在床,还站在这里干嘛?”黎七羽牵着他的手,命令他躺在床,拿了毯子盖在他身,紧接着找到遥控器调高房间的温度。
  薄夜渊顺从地躺在床,像一只乖宝宝。
  “我马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他突然伸出手攥住她的手腕:“我不要别人,你是我的医生。”
  “……薄夜渊?”黎七羽费解地看着他,今天的薄夜渊真的好怪,又装薄夜渊,又跑去冰窖把自己弄病。
  他这发型、眼罩,让她怎么看着都觉得别扭。
  黎七羽伸手拨开他的刘海,低声说:“我知道了,你把自己弄生病,是想让我陪着你,照顾你?”
  “……”
  “薄夜渊你是白痴吗,不是非得生病我会照顾你的。”
  薄夜渊嘴角泛着苦涩,平时她的眼里都是小天赐,她关心任何人都不在意他。因为他足够强壮,失去了她也不会怎样,可是小天赐不一样了,黎七羽说他生命脆弱,只要稍加疏忽可能生病、夭折。
  薄夜渊希望他也脆弱,那样黎七羽会把他也放在手心里,时刻呵护着。
  可是该死的,这二十多天他淋雨、吹风,海游,怎么折腾他是不、生、病!

  这体质好到他想狠狠揍自己几拳——可是他答应过黎七羽,不许自残。
  “小时候老二犯了错,总是装生病装可怜……”薄夜渊攥着她的手在掌心里,“他一病倒,庄园所有人都围着他。”
  黎七羽眼神倏然变得温润。
  “我从来不屑那样做,也以为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软弱,”薄夜渊自嘲地笑了,眼神幽深,“我从小想做个强人。”
  是被人依靠,而不是要依靠别人的那种男人!
  “现在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我错了?我太强大错了?”
  “薄夜渊你到底在想什么……”黎七羽轻轻抚摸他的额头,他怎么会错呢?错的从来不是他。
  “北堂枫病了……你心疼他!”薄夜渊攥紧了她的手,说出他在意的,

  “……”
  “他是不是说——没有你,他活不下去!”薄夜渊压低了嗓音,“我一样的,我也没那么强大,我也很脆弱,没有你在身边,我也活不下去。”
  黎七羽哑然看着他。
  “不是只他惨,我也惨。不是只有他为你死过,我也死过……”薄夜渊负气地喊。
  看到她去偷偷见北堂枫,他气得浑身都炸了,可是很快,薄夜渊发现这更悲哀的是,他竟没有生气的资格。如果没有北堂枫,在墓地的大爆炸里,黎七羽已经死了,不管他有多讨厌北堂枫的存在,可他的确救了黎七羽。
  而他呢?他薄夜渊在黎七羽最需要的时候不在场——
  他也想过杀到北堂枫面前,带走黎七羽,却怕黎七羽当着他的面选了北堂枫。
  薄夜渊发现,他一点胜算都没有。
  想要打一张同情牌,都发现他没有筹码……

  “薄夜渊,你真是个大白痴!”黎七羽吹凉了牛奶,扶他半起喂他喝下一杯牛奶,“北堂枫没有说那样的话……而且,不是你们谁更离不开我,我会选择谁。你想错了!”
  薄夜渊被最后一口牛奶呛咳,她拿了毛巾擦了擦他嘴角:“我去给你拿温度计。”
  “不许走!”薄夜渊执拗地攥了她的手腕,不让她走。
  攥着她的小手贴在他的脸,薄夜渊粗粗地喘着:“我喜欢你照顾我……至少只有这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你心里有我,有一丝丝地在乎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