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3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这应该是大舅妈的主意,撒泼。
  没准大舅妈特训过白子惠的妈妈,让白子惠妈妈撒泼撒的真。
  “我怎么能不生气,你让我怎么不生气,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成了白眼狼,我是为你好啊!你怎么做的,对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我对你好有错吗?平时也没有强求你,就是婚姻大事上听妈妈的不行吗?妈妈有经验了,绝对不会害你,都是为了你将来好,你这样一意孤行以后会后悔的。”
  指控白子惠,说的都是家长那一套,借着爱的名义道德绑架。
  我理解当父母的一番苦心。可是是人就有自己的想法,无需别人替自己做决定。
  白子惠说:“妈,我很小的时候,我便说过,我做任何事都不会后悔,同样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后悔,如果你想这样来威胁我就范的话,不可能。”
  哭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凄惨。
  “我没你这个女儿...呜呜...啊啊...我没你这个女儿...”
  “子惠,你也先出去吧,让你妈冷静冷静。”白子惠爸爸的声音。
  打了个圆场,不让事情继续恶化。
  我就站在门口。脚步声渐近,白子惠从病房里出来,她对我苦笑一声,后面跟着的是白子惠的爸爸。
  我叫了一声,“叔叔!”
  白子惠的爸爸说:“你们就先回去吧,这边有我照顾就可以了,你们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之后,白子惠的爸爸又说了一些安慰我们的话,让我们放宽心,并且让我们好好的相处,两个人在一起,除了有一定的生活需求之外。更重要的是开心,为了利益,过的不快乐,那样是不对的。
  我有些感动,白子惠爸爸真是善解人意。
  在我和白子惠要离开之时,病房的门又被打开,大舅妈和三舅妈出来了,手里拿着我买的水果,啪叽一下扔在了地上。

  “买的什么垃圾东西,喂我家狗都不吃,拿走!”
  大舅妈气汹汹的说。
  这样踩我有点没必要吧,我都要走了。
  三舅妈没说话,但她站在一旁,冷笑着,倒也平添了几分气势。

  白子惠爸爸看了看旁边凶神恶煞一般的大舅妈和三舅妈,无奈的一声叹息,会我和白子惠挥挥手,示意我们先走。
  我抓住白子惠的手,准备离开,这一晚上气没少受,但为了白子惠,我忍。
  大舅妈冲过来,一下子拽开了白子惠,力气挺大,白子惠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脸瞬间变的冷冰冰,此时此刻,白子惠处在爆发边缘。
  “人穷就要有点自知之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要脸。”
  大舅妈对我翻着白眼,一手叉腰,一手虚空点着我,来来往往的人不少,都不知怎么回事,那目光落在我身上,觉得刺得慌。
  白子惠蹲下,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奇异果,产地新西兰,白子惠双手用力,掰开,吃起里面绿色的果肉。
  大舅妈和三舅妈看着白子惠,一脸的不解。
  “很好吃,大舅妈,你家的水果在哪里买的,我真想去尝尝,看看能好吃到哪里去,是我嘴巴有毛病,还是你家狗嘴巴刁。”

  “子惠,你...”白子惠一说话,大舅妈气势便低了几许。
  白子惠将手中未吃完的奇异果扔进了垃圾桶,不紧不慢的擦着手,悠悠说道:“不管是人,还是水果,都是我选的。你们贬低,是说我眼光不好,对吗?董宁是垃圾,那么我也是垃圾,董宁是癞蛤蟆,那我也是癞蛤蟆,这是你们想表达的,对吗?”
  大舅妈连忙解释,“子惠,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值得更好的。”
  白子惠淡淡一笑,说:“舅妈,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董宁不好,况且在我看来,你选的大舅也没好到哪去。”
  大舅妈一愣,神情有些尴尬,可能实在想不到说什么了,她小声的说:“其实我也是为你好。”
  好一个我也是为你好。

  白子惠冷笑一声,缓缓说道:“舅妈,我记得我说过,少用为我好来绑架我,这件事,我妈都管不了,你们跟着操什么心,有这个时间,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家的事吧。”
  手被拉住,握的很紧,身子也靠了过来,白子惠仰起头对我一笑,说:“我们走!”
  我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
  白子惠就陪我对抗整个世界。

  手牵着手,似乎永远不会分离。
  白子惠的侧脸依旧好看,鼻子的角度,嘴巴的甜,有神的眼睛,如画,身子有些颤抖,是心情激荡。
  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很感动。
  那些侮辱已经随风去,不算什么,因为有白子惠,够了。

  身子是摇摆的。可心是安定的。
  就像有时给家里打电话,听到父母的声音,简单话话家常,心就无比的满足。
  可是。
  心里还是担心,白子惠一定很为难吧,为了我,跟她的母亲吵,跟她的舅妈吵,虽然她站在我这边,但她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坚强的她也会委屈,为什么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什么要为了利益就要放弃幸福的权利,为什么生活如此艰难还不能舒心的生活。
  我想,有了这些为什么,才是完整的人生吧。
  从医院里出来,还没上车,我听到咕噜噜的叫声,我笑笑,看白子惠的眼。

  “饿了?”
  白子惠说:“刚才着急过来,还没来得及吃。”
  为白美人把帽子戴上,顺便摸摸她有些发凉的脸蛋,问:“想吃点什么?”
  白子惠说:“本来想让你做点,但这么晚了,随便吃点就好了,吃完了我还要忙。”
  给白子惠做饭想想还挺有情趣的,只不过真的是时间有点晚,白子惠已经饿了,回去现弄,还要等好久才能吃,浪漫是需要时间的,况且,我看出来白子惠的心情并不太好,以至于我没敢谈论她家人的事。
  说起来,陆老爷子的音频我还没给白子惠听呢,不知道她听了会有什么感想,但失望是肯定的了。
  一起就买了寿司,开车回家,简单的吃了饭,白子惠开始看起资料来,我问白子惠有没有帮忙的地方,白子惠对我笑笑说没有,并不是不相信我,只是白子惠需要自己做这件事,心中才有数。
  白子惠在忙,我也不闲着,从白子惠这里拿了一台笔记本,因为办公关系,家里电脑和笔记本准备了不少。
  今天在学校的时候,见到那个U盘,我准备看一看,里面应该是卫家的裸贷生意,不用说,应该是一些照片视频资料。我倒不是为了看那些女大学生的身子,而是确认这是否可以作为针对卫家的证据,毕竟考虑到我跟卫弘文的仇恨,还有卫老三的特别关注,多留条后路中没错。
  日期:2017-01-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