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3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出了什么事,我过去找你。”
  白子惠说:“没什么,你别来了。”
  我说:“咱们说好的,不能有隐瞒,你快说,别让我着急。”
  最怕的就是听到出事,还是计划外的事,一直担心李依然的安全,结果没想到白子惠这边先出了事。
  白子惠说:“董宁,我没事,你放心,是我妈,她病了,现在在医院,听说很严重,我现在过去。”
  原来是白子惠的妈妈,突然我想到一种可能。
  我说:“你先别急。你确定你妈是真的有事?”

  白子惠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妈确实有可能装病来吓唬我,但是我作为子女,听到之后,还是会心慌。”
  白子惠说的对,最亲的人出事。不管真假,都会担心,人之常情。
  我说:“你别担心上火,告诉我你妈妈在哪家医院住院,我过去。”
  沉默,好久。

  等的我心焦。
  “董宁。要不你就别过来了。”
  白子惠的意思我懂,她为我着想呢。
  我说:“你是怕你家里人对我说不好听的话,我会受不了吧。”
  白子惠低声嗯了一下。
  我说:“我的心理素质没有那么差,还有你妈妈生病了,不管真的假的,我都要去看看,毕竟,我偷走了她女儿的心,要是不去说不过去。”
  爱她就要接受她的一切,白子惠的妈妈没办法拜托,我们的关系又不能闹得太僵。

  白子惠告诉了我地址,她现在忧心忡忡。多好听的情话也没时间品味,回到饭桌,我跟三个人说我有事先走,马小小说:“哥,你忙就先走吧。”
  出去的时候,我结了账。虽然这三个人不缺钱,但我还要麻烦他们办事,这种事情我分的清楚。
  打车去医院,路过超市,我去买了不少水果,也不知道白子惠的妈妈生的什么病,我挑了一些精致的,都有包装,看起来好看。
  其实我心里清楚,将要面对什么,可我没紧张,很淡然。
  到了医院。我先给白子惠打了个电话,通知她我到了,然后上楼,白子惠在电梯处等我,我问白子惠,“你妈妈怎么样?是什么病?”
  白子惠冷着脸。说:“我问医生了,医生只是说情况不太好,现在等检测报告出来,我爸说,今天我妈突然晕倒,晕迷。心悸,全身无力,所以送到了医院。”
  我说:“那你怎么这个表情。”
  白子惠看了看我,说:“我觉得我妈是装的,可是我爸不是说谎的人,况且我跟我爸谈过。他说支持我,不反对我和你的事。”
  我心说,太天真了,之前我还以为陆老爷子对白子惠很好呢,实际上他为了陆家,可以很轻易的放弃白子惠。
  我说:“装就装吧。那不是更好,起码没真的生病。”
  说起来,我对白子惠的妈妈没太大的恨意,可能之前被关珊妈调教好了,有一种天然的敌意,我确实达不到她心中理想的水准,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到能和白子惠到今天这步,所以我知道白子惠妈妈主要针对我的能力,认为我没钱,而不是针对我的人品,想想也就释然了。
  世事无常,没准今天白子惠妈妈对我这般,明天可能换了一个样子。
  跟着白子惠上楼,进了病房,好家伙,病房里面的人还挺多,白子惠的爸爸,大舅妈和三舅妈都在。
  白子惠对病床上的白子惠妈妈说:“妈,董宁来看你,他拿了点水果。”

  本来躺在床上的白子惠妈妈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的吼道:“滚!让他滚!让他带着东西滚!”
  老太太喊的声嘶力竭,状如鬼神。
  白子惠的妈妈其实不老,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不到四十,比同龄人要强不少,按照当下流行语,可以称之为冻龄美人。
  称呼老太太只是因为她太守旧。

  我知道白子惠妈妈生气没毛病,我抢走了白子惠,相当于夺走她心爱之物,那种感觉痛彻心扉,无法自抑。
  可是,我也是人。被这样对待,心里难免不舒服,因为白子惠的关系,我想要融入白子惠的家庭之中,其他人也就算了,什么大舅妈三舅妈的,我都不在乎,可是这是白子惠的母亲,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僵呢,是生死仇人吗?显然不是,况且,白子惠妈妈这样对我,白子惠心里能好受?
  我真想说一句,阿姨,你不仅仅伤害了我,还伤害了你的女儿。
  让我滚的声音不绝于耳,明明说病的很重,还有这么大的精神头,我不过多点评,可看白子惠妈妈的样子,显然真的气到了,她的呼吸很紊乱,手不停的抚着胸口,表情狰狞且痛苦。

  大舅妈瞪着我,说:“出去,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你把人气成什么样子,你再不出去的话,人就交代在这了,滚!快滚!”
  白子惠的妈妈让人扶着又躺了回去,我说:“阿姨,叔叔,我先走了,打扰了,好好养病,多注意身体。”
  三舅妈小声的说:“用你废话,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你,也不会被气成这样。”
  之前三舅妈还躲在大舅妈身后,一般都是大舅妈兴风作浪,看来最近三舅妈也有所变化,这三舅妈也是个不管事的主儿,儿子什么样看来也不知道,天天掺和这种事对她也没什么好处。

  我将水果放下,贴着墙角,白子惠向我看过来,目光之中带着歉意,还有些许的心疼,此时无言,却胜过言语无数。
  白子惠,我不会被击垮的,这一点点的侮辱只是开胃菜,让我滚又何妨,我就真滚了又怎么样。我知道任何的事都需经历艰难险阻,包括娶你这件事。
  对着白子惠微微一笑,我笑得很灿烂。
  我很好,无须挂怀。
  转身出了门,白子惠说了一声妈你消消气注意身体,就要跟我出来。白子惠妈妈的吼声随之而来,“你去吧,你就去找那个混蛋吧,你就不管你妈了,对不对,我死不死的你都不管了,好狠心的丫头,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呜呜...”
  白子惠的妈妈哭了,伤心欲绝。
  不得不说这招真的厉害,虽然俗,但是有效。俗话说一哭二闹三上吊,白子惠的妈妈,哭和闹有了,就差上吊了,不过她现在要死要活的样子,跟要上吊没什么区别。
  做儿女的看到这样。还怎么狠下心来,直接乖乖的屈服了,要不就是不孝,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谁能不在意。
  就算洒脱如白子惠,也没什么好办法。
  “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白子惠轻声细语的说,我想她现在一定是皱着眉苦着脸,对待近百人的下属不怯场,但对自己的母亲,可没办法那般淡然。
  这句话说的没毛病,却成了导火索,一下子白子惠的妈妈更愤怒了,不过我觉得白子惠妈妈有点借题发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