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收起手机,楚天齐笑着摇摇头,为刚才对方说的“恢复第二春”而好笑。但随即他便不觉得好笑了,反而可怜对方曾经的“老王八”、“绿帽王”称号,也为自己办了件好事而欣慰。
  刚才打来电话的,是楚天齐曾经的同事和上级,是原成康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永新。王永新和楚天齐说话如此坦诚,由疑似对头变成如此关系,楚天齐和对方也随便了好多,主要是缘于一副药,解决难言之瘾的药。
  说起和王永新的关系,还颇有渊源。
  楚天齐在许源县做公丨安丨局长的时候,就曾经和对方见过面,是在师妹何佼佼公司开业庆典上。那时王永新还是王秀荣的丈夫,楚天齐和王永新是第一次见面。因为王秀荣和楚天齐早有交恶,王永新当时对楚天齐的态度也不友好。也正是那次见面,楚天齐从王永新面相看出,这个黄脸男人那方面能力不行,后在王秀荣单独挑衅时,指出王永新被戴了“绿帽子”。
  本来以为只是偶有交集,不曾想,一年以后,就在楚天齐到成康市工作不久,王永新也调任成康市市长,成了楚天齐的直接上司。从王永新到任那天起,楚天齐就防着这个“绿帽王”,担心对方公报私仇。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王永新虽然没有刻意极力打击楚天齐,但也不时使个小绊子,有时也落井下石。
  在去年八月十五日那天,王永新被罢免了副书记和市长职务。当然晚上,王永新就找到了楚天齐,先是简单用话试探了一下。可能觉得楚天齐对他足够尊重,也加之两年合作的了解,王永新向楚天齐暗示了一个意思:他自己和王秀荣不是一路人。
  对于对方这个解释,楚天齐也比较认可,两年来对方的做法也印证了这一点。而且只要是一个男人,就不能容忍老婆给自己“戴绿帽”,王永新的反应很正常。
  在那晚的交谈中,王永新还侧面表示看好楚天齐,也暗示如果上级给机会,会推荐楚天齐接任。
  不清楚对方的话是真是假,也看不透对方的真正目的,楚天齐自是不能明确表态。但对方毕竟有示好的举措,自己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于是楚天齐决定在私事上提供些许帮助,向王永新推荐了专治难言之隐的药方。果然,在“不再做王八”理念驱使下,王永新接爱了建议,并收下了楚天齐二次送去的药方。
  对于这个从父亲医书上看到的药方,楚天齐也不清楚效果如何,副作用怎样。在去年九月十日左右,楚天齐接到了王永新电话,说是从第二疗程开始,有了效果,并对楚天齐表示感谢。当时楚天齐心中一松,但还是嘱咐对方随时注意情况,一有异常立刻停用。从今天对方反馈信息来看,效果不错,副作用不大,楚天齐这就放心了。

  楚天齐不禁感叹:人心换人心哪!正是由于帮助王永新解决了羞于启齿的事情,对方也才向自己提供了那些职位信息,并一再的叮嘱自己“千万要抓紧”。
  想到王永新的叮嘱,楚天齐思绪又转到了自己毕业去向上。
  虽然不排除李卫民从中作梗的可能,但有这么多岗位虚职以待,楚天齐还是决定争取一下。他想到了给程爱国打电话,向对方了解具体情况,听一听对方语气,实有必要的话,还要请程部长从中帮忙。
  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在上面拨起了数字,刚拨了几个,他又停了下来。他意识到,有两件事必须要先想明白,一件就是如何去讲,另一件就是要解释一件事情。
  楚天齐如此谨慎,并非没有道理。程爱国可是李卫民的人,之所以对自己很好,是对方可能曲解了李卫民的意思,也可能是李卫民出于某种目的而故意为之。但李卫民什么时候翻脸,又什么时候拆穿二人关系,楚天齐心里没底。因此和程部长讲话必须要谨慎,必须要思虑周全,要好好珍惜没有露底前的机会。
  还有一件事,楚天齐也必须要想好如何解释。自己来了首都这么长时间,一次也没给程爱国去电话,连个拜年电话也没打,就是信息也没发一个。这是明显的失礼,是非常不懂事,可自己却又有不得以的苦衷。
  在封闭特训这段时间,楚天齐是被要求与外界隔绝联系的。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在有人帮忙情况下,考虑到他仍然担任职务这个特殊情况,经过特殊程序设定,他只能接收到李子藤和魏铜锁手机号的短信。但回复时,只能以电话形式,而且要用指定的电话机,还必须每次都要申请,严禁讲说那个封闭区域的人和事。
  虽然觉得自由受到极大限制,但楚天齐也没脾气,若不是有一个人帮忙,根本就没人听他的反馈意见。在此期间,唯一一次开恩,就是允许楚天齐在除夕夜给家里父母去了个电话。还好有那年三个月“失踪”垫底,否则老两口肯定该以为大儿子出事了,就是这样,母亲尤春梅也没少哭,埋怨老伴不关心儿子死活。
  刚才在接王永新电话时,楚天齐完全是胡诌乱侃应付,要是和程爱国也那么说,显然是不行的。程爱国肯定到中央党校学习过,也许还不止一次,自己根本就哄不了对方。一旦那么做的话,必定会弄巧成拙,很可能就会失去这个目前唯一可以指望的人,自己还指着对方扶持荣升正处实职呢。

  可实话又不能讲,自己是被要求严格保密的,否则就上升到比政治层面还严重的地步,就是泄露国家机密,这个罪责可不是自己能担的起的。
  实话不能讲,假话更不行,这该怎么办?还和程部长联系吗?即使现在暂时不联系,那总不能永远不联系吧,联系越晚将越麻烦。正常情况下,程部长现在应该就已经对自己有意见了,要是再得知李卫民和自己的关系,那就更糟糕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打开手机,屏幕上出现了醒目的五个字——定野组织部。楚天齐不由一惊,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难道程部长和自己有心灵感应?怎么可能?肯定是有什么事。什么事呢,好事,坏事?楚天齐心中忐忑起来。
  “叮呤呤”、“叮呤呤”,铃声还在顽强的响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到这里,楚天齐按下接听键:“您好,您……”
  “你是楚市长吗?”手机里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
  楚天齐不由一楞:女声。不是程部长?
  赶忙又快速看了眼屏幕,看了眼和五个字一同出现的号码,楚天齐笑了,为自己惊弓之鸟、疑神疑鬼的做派笑了。这哪里是程部长办公室的号码?分明是干部二处的那个固定号。
  “你是楚市长吗?”手机里又重复了刚才的话。
  “请问你是厉爱佳处长吗?”楚天齐说话时憋着笑意。
  “我是厉……你不是楚市长?”手机里的声音半信半疑。
  楚天齐回答:“我是楚天齐。”
  手机里静了一下,响起了尖厉的声音:“楚市长,你去哪了?失踪了?不是在中央学校学习吗,怎么电话就一直打不通呢?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日期:2017-12-2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