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4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蒋副县长被双规的前夕,他是给蒋副县长暗示了很多想法,可是蒋副县长能不能理解,他进去之后的心态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这些都是黄县长难以估量的,可以说,他这个时候不要说和欧阳明争权了,只要能平安的躲过这一劫,要不要权力,那都是小事。
  当然,这不过是形势严峻他的一种心态,真要是躲过了此事,感到安全了,没后顾之忧了,他肯定又会想要夺取属于自己的东西,人总是这样的,在哪座山头,唱哪里的歌,心境永远随着时态而改变。
  黄县长很客气,也很宽厚的笑笑:“好啊,欧阳书记这个提示很好,不管未来怎么样,我们自己的工作不能疏忽怠慢,我下面做几个微调,请大家都能够担负起以后的责任。”

  在调整,给夏博多出了分管工业系统这块蛋糕,但不得不说,这是一块有点变味的臭蛋糕,从全国各省,各市,各县的总体来说,工业的确应该算的是当地权力重很大的一个系统,能分管工业的主要领导,在县里,市里都具有相当的分量,这点不是不假。
  问题是清流县和别处又不太相同,这是一个农业县,工业基础很差,根本都没有形成有效和稳定的规模,全县差不多没有几个好单位是盈利的。这像夏博前些天遇到的一个事情,那天他正背着双手在街边散步。
  忽然,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迎来,神秘地问:“喂,要床单吗?县床单厂的正宗货。”
  夏博一愣,那小青年提在手的大包,拿出一床床包装精美的床单。
  夏博不解地问:“这是哪儿来的?你为什么提着在这里卖?”
  不料,那小青年却收回笑脸,凶狠的瞪了夏博一眼:“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告诉你实情,你知道后不能乱说,咱们买卖不成人情在。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于是,小青年告诉夏博,床单是他从县床单厂偷来的,趁天晚不易被人察觉在此销赃。
  夏博闻言惊出一身冷汗。
  小青年拍着夏博的肩膀说:“别害怕,便宜给你怎么样?一床80元。”
  “好吧,”夏博假装掏钱,趁小青年不注意时,他扭住小青年的胳膊高喊:“抓小偷!”

  听见喊声,立即围来几个路人,不容分说,将小青年押起来,推推搡搡送进派出所。
  第二天下午,县床单厂王厂长推开夏博办公室的门,沮丧地走进来,哭丧着脸说:“夏县长,求你让公丨安丨局放人吧,那个小青年是本厂销售科职工,厂里床单销路不畅,严重积压。销售科抓住市民爱贪便宜的心理,出此下策让职工街推销,却碰了了您......”
  “啊!原来是这样!”
  夏博目瞪口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迅速拿起了办公桌的电话......
  所以分管工业这块,对夏博来说,是增加了权力,但更像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第七百八十七章:马屁精
  等分工结束,欧阳明又征询了一下大家的意见,问大家对这个分工怎么看?
  几分副县长都摇摇头,说没什么意见!
  对这种事情,算心里不舒服,谁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暂时的,等新的常务副县长任之后,一切还的推倒重来,所以无所谓了,先混着,只要自己分管的单位不闹出什么大麻烦成。
  “博同志,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啊!”
  欧阳明很亲切的点名问了一下,以示对夏博的特别关注和抬举,也是想让别的人明白,夏博是你们县政府的叛徒,是我欧阳明的人。
  几个副县长都用眼光瞄了一下夏博,眼神很复杂,有憎恶,有羡慕,还有不以为然,特别是王副县长的眼神,那真是像刀子一样,恨不得活剥了夏博。
  夏博哪能看不出欧阳明的这点居心啊,他只能笑‘呵呵’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对别人的眼光,夏博也懒得去关注和在乎,都这个时候了,谁怕谁啊,去他娘的,在官场,只有强权才能让人低头,什么好感啊,崇拜啊,友谊啊,那都是屁话,这会他只想赶快结束会议,今天连续的坐了好多个小时,屁股都坐疼了,一点意义都没有,尽是扯淡的事情。
  还不错,下午的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便结束了,夏博今天好几样正事都没办,显得有些烦躁的返回了办公室,坐下没多长时间,电话响了,是黄县长的。
  “黄县长,你好啊!”
  “博,对今天的分工还算满意吧!”黄县长关切的问。
  “嗯,还成,还成!”夏博敷衍了一句。

  “你满意好啊,你也知道,这工业可是一块大蛋糕,我第一个想的是你,哈哈,要不你来一趟,我还有事想和你谈谈。”
  “奥,那好,我马过去!”
  夏博一面往外走,一面想着黄县长找自己干什么?
  到了黄县长的办公室,里面他一个人,他对夏博很热情,亲自泡了一杯水,夏博想,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黄县长可是从来不会给人泡茶的,这会连秘书都不喊,显然谈话不会轻松。
  夏博打起了精神,准备着应对黄县长的谈话。
  两人坐定,黄县长迟疑了片刻说:“博,找你来啊,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奥,请黄县长明示!”
  黄县长神色凝重起来,揉了揉泛这血丝的眼睛,这个问题他想了好久,最后还是觉得一个找夏博来帮忙,从心理说,他真不想这样做,但是,形势不由人,只能初次下策。

  “博,我担心蒋副县长在里面瞎说,所以想请你帮我传句话进去,只要他不扯出我儿子,我保证能尽力帮他,还能帮他家人解决一些问题!”
  “黄县长,这话......你怎么不直接给他说!”
  黄县长苦笑一声:“你以为我没有试过?那面对我防范的很紧,除了市纪检委的人,只有两个县纪检委的年轻人在配合看守和审讯,我真没机会啊,但你不一样,你是这次事件的参与者,组织者,他们对你肯定不会有防范!”
  “黄县长,黄县长,话不是这样说的,这可是犯错误的事情,我不能参与!”

  黄县长看一眼夏博,不露神色的说:“博,算我求你一次吧,而且,不扯我儿子这也是你出的主意,对不对,所以这个忙你的帮我!”
  “黄县长,我咋听着这话有点威胁的味道,我帮你还帮错了不成!”
  “哈哈,你多心了,我怎么会威胁你,只是,你要实现的那个目标,至少也得我坐在这里才能实现啊,不然,我都进去了,谁帮你推荐呢!”这是黄县长的第二个威胁。
  他想了很久,为了让夏博范,必须对他威逼利诱,不然谁原意为你去承担风险呢。

  说完了这句话,他便用很镇定的眼神瞄着夏博的表情,他要从夏博的神情变化之后,采取响应的对策,在他对面的这个年轻人,很难对付,要小心谨慎一点才行。
  日期:2017-07-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