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4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都不是个事,吃撑你!”
  “好吧,等过几天我手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去帮帮你!给你摇旗呐喊一番!”
  “好好,谢谢啊!”
  夏博对今天的结果很满意,水利问题能不能解决现在不好说,但假如有小魔女的配合,还是有点希望的,只要市里同意出一部分的钱,县里再筹集一点,想办法到省里再活动一些,这个问题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的。
  但这只是夏博的一个掩人耳目的目标,他另外一个更迫切,更深刻的想法,也要通过小魔女才能实现,只是这个想法隐藏的很深,小魔女固然聪明,但一时半会也难以发现。

  第七百八十六章:如坐针毡
  第二天,县委召开了一个临时大会,参加会议的几乎囊括了清流县所有科级以的干部,在会,孙副书记先通报了一下市纪检委最近一个阶段对蒋副县长的审查情况,说蒋副县长在双规期间还是很配合的,交代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也涉及到了清流县的一部分干部,所以市纪委和县纪检委希望有问题的干部能主动的,及时的到相关部门来汇报情况,以争取下一步的宽大处理。
  孙副书记的讲话给很多干部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他们都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会成为蒋副县长交代的人员,要说起来,没有给常务副县长送过好处的科级领导真还不多,想一想,从科员到副科,再到正科的这个竞争激烈的仕途,没送过礼能来的人,不是没有,但很少很少!
  现在的问题是,所有曾经送过礼的干部要做出一个衡量,那是自己迫不得已送的那点钱,还有逢年过节给的孝敬算不算犯罪?还有,蒋副县长会不会连这些都交代出来?万一人家都没有交代,
  自己赶着过去自首,那岂不是自找苦吃。
  这些人还是小担心,真正担心的是那些和蒋副县长有着实实在在的合伙,配合贪墨的领导,这些人最近如坐针毡,会议开到一半,当欧阳明声色俱厉的一巴掌排在主席台的桌子,说:“一个都跑不了”的时候,有一个局长直接晕倒了,给会场带来了一点小小的波动。
  波动,夏博听到身后的一个大概是什么局的副局长在小声的和旁边人说:“李局长,我晚连做三梦,第一梦见自己穿雨衣打伞,第二梦见墙头骑自行车,第三梦见与小姨子背对背裸睡。你帮我解解梦。”
  那个李局长沉默了片刻,小声说:“一、穿雨衣打伞你多此一举。二、墙头骑车是走投无路。第三个梦和小姨子睡觉,那是你痴心妄想!看来你很危险啊!”
  这副局长听后说话都结巴了,哆嗦了半天也没说清楚一句话。
  没想到他身边的一个女干部很不屑的说:“赵副局长,这是好梦啊!穿雨衣打伞那是双保险;墙头骑车说明你技高一筹;梦见和小姨子背对着裸睡,我知道你迟早会翻身的……”
  这个赵副局长听完之后,呵呵的笑了,当场又精神饱满起来。
  夏博在前面听的是连连摇头,心里很不是滋味,官场的动荡和变化太过频繁,让所有身在其的人都变得紧紧张张,患得患失,要是有一种更好的监督机制来约束他们,管住他们,可能他们少点错误,能更好的把心思用到工作,那该多好啊。
  这次会议开的很漫长,一个午都被开会占据了,黄县长也做了一个反腐倡廉的报告,大概是秘书写的,里面用词用句很高调,也很空洞,夏博坐在那里差点都睡着了。
  无聊,把眼光东游西逛的来回看着人,一下,瞅到了苏亚梅,这女人也哈希连天的难受着呢,她这个级别的干部,还轮不着牵连到蒋副县长,她们作为办公室的成员,没办法,只要是大型的会议,她们都得到场,早都对领导讲话厌恶之极。
  夏博笑一笑,拿出了手机,给她发了一个短消息:“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在河边吃草,公牛吃饱了对母牛说:亲爱的咱们回去吧,母牛说自己没有吃饱,让公牛先回。不多时公牛跑回,请问,公牛为什么跑回来?”
  苏亚梅正无精打采的靠在椅子,突然一动,从兜里摸出了手机,低着头看了起来,一会,她笑嘻嘻的用眼光找到了夏博,抛个媚眼。
  夏博收到了她的消息:“公牛想母牛了呗!”
  夏博回:“错了,公牛说有人到村子里来说要吃牛鞭。”
  苏亚梅噗呲的笑了,差点笑出声来,说:“后来呢!”
  “后来母牛听了很紧张,让公牛赶快躲起,说自己回去看看。不多时母牛也跑回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亚梅回了句:“不知道,总不是要吃母牛那啥吧!”

  “艹,你真有想象力,那玩意能吃吗,母牛说,那些人说吃完牛鞭,还要吹牛逼呢!它害怕被吹,所以跑回来了!”
  苏亚梅大概实在忍不住的想笑,低下头,两个肩头一耸一耸的,好长时间才止住,发来了一条消息说:“你小子敢隐射领导讲话是吹牛笔,看我不揭发你!”
  夏博发了一条过去:“你敢揭发,我立马让你回村里!”
  这女人又偷着笑了。
  这样无聊的听了一个午的会议,等吃过了午饭,县政府这面也召开了一个临时工作安排会议,参加会议的不仅有县政府这面的几个副县长,欧阳明和孙副书记也都参加了,说县政府不能因为蒋副县长而停止工作,要把他手分管的工作给几个副县长都临时分摊一下。
  夏博心里却很清楚,蒋副县长的失足,给欧阳明造成了一个直接干预县政府工作的借口,过去,像这样的工作调整会议,欧阳明根本都无法参与,现在黄县长少了一个左膀右臂,心理已经败给了欧阳明,对他的干预也是很在心里,无可奈何。
  “黄县长,你看看怎么安排一下,最近几天啊,老蒋分管的哪些单位领导,都找门来了,说他们成了没人疼,没人管的孤儿,我们不能把工作耽误了啊!”欧阳明语重心长的说着,至于怎么分派,他并不关心,他要的是今天这样的一个形式。

  可以说,这是欧阳明台之后第一次如此坦然的坐在县政府的会议室,他很惬意,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他几乎已经看到了自己正在把清流县的权力集在一起,往自己的手里抓,黄县长呢,他成了惊弓之鸟,他没有什么实力在和自己一争高下了,未来的清流县,必将成为我欧阳明一言九鼎的地方。
  黄县长的确很挫气,蒋副县长的双规,从各个层面都对他形成了打击,特别是最近几天,他心里很焦躁,他无法确定蒋副县长在里面会不会说出一些和他相关的事情来,特别是灾粮的问题,一旦扯到自己儿子身,自己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