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5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磊拿出手机直接拨通110递给她道:“我打通了,你直接说吧。”
  张茜匆忙挂了电话丢过来道:“杜磊,看在咱们多年同事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此事到此为止,麻溜的,赶紧收拾东西走。”

  杜磊要与她理论,我上前拦着他道:“我们走。”
  “等等!”
  张茜圆规似的画圆转身,双手交叉于胸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道:“徐朗,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有些事不得不面对现实。我现在是蓝天传媒的副总经理,按照分工直管创意部,也就是说我是你的直接上司。希望你以后做事别由着性子来,应该事事向我汇报,明白吗?”
  看着她那张美丽俊俏的脸蛋,以前觉得她挺漂亮的,现在有些丑陋恶心。我淡然一笑道:“张茜,你还年轻,进步快对于你而言并不是好事。我不管你怎么上位的,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会死的很惨的。”
  “切!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告诉你,今天的事没完,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没有搭理她,叫上杜磊离去了。
  回到桃花港村,父亲并不在家,张罗着把东西卸到院子里,我和杜磊坐在台阶上面面相觑,苦笑道:“磊子,都是我没本事,到头来连容身之所也没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暂时先住这边吧。”
  杜磊一点看不出不高兴,乐呵呵道:“说什么呢,要怪只能怪我没本事,到现在连套房子都买不上。我怎么会嫌弃呢,而且早就说过,特别喜欢这里,恨不得这辈子都住这里,现在如愿以偿了,哈哈。”
  杜磊不止一次和我说过,想搬过来住。要不是路程远,加上我喜欢睡懒觉早搬回来了。笑着道:“这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每天早上要提前一小时起库,你能起得来吗?”
  杜磊拍着胸脯道:“绝对没问题,只要你不嫌弃就成。我住哪个房间啊?”
  我侧头努了努道:“你住一楼,我住二楼。一楼有点巢,且没有卫生间,只能去院子里的厕所,行不?”
  “成,只要有个住处就行。”
  我站起来脱掉衬衣丢到地上,道:“说干就干,收拾吧。”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一楼给收拾出来了。原先这里是客厅和厨房,还有个小卧室,基本不住人。后来修建起旁边的小院就一直闲置着,堆放一些乱七八糟东西。
  收拾出来后焕然一新,杜磊对自己的小窝非常满意,开心地道:“这里多好啊,有山有水有花还寂静,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恨不得这辈子都住在这里,哈哈。”

  “只要你愿意,想住多久都成。”
  “那谢谢了,我先去洗个澡,一身的汗熏死了。”说着,杜磊拿着洗漱东西去了小院里的冲凉房。
  昔日安静的小院一下子热闹起来,从父亲一人到现在的四人,让我不由得想起在1258厂居住的筒子楼。那时候,一栋楼里住着几十户人家,每家顶多几十平米,塞了三四口人,有的甚至塞了三代人,都不知道晚上如何睡觉的。
  我爸是车间主任,分到了两间房。我和妹妹住一间,另一间兼顾卧室客厅厨房,洗漱上厕所去走廊尽头公共浴室,一到早上就像打仗似的,好不热闹。

  尤其是到了夏天的晚上,楼底下坐满了纳凉的人。男的下棋打扑克,女的纳鞋底打毛衣跳舞,而我们小孩子年纪都差不多,男的女的到处疯玩,放暑假的时候十二点多都不回家。童年过得无忧无虑,特别开心。
  随着厂子倒闭,那种集体生活一去不复返。当年的小伙伴都已长大,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现在想想特别得怀念。人总是喜欢怀旧,尤其在失意或得意之时,总希望弥补当年的缺憾忆苦思甜。
  我没有矫揉造作,但很希望时光倒流,让我再看一眼当年的那个小胖墩。有可能的话,我会对她说,别走,我在未来等你。
  然而,我没有说出这句话,甚至都没多看她一眼。可老天再次给了我们见面的机会,一次次重逢相遇,一次次不辞而别,却无法挽留岁月抹去的暗香。
  蓦然地,我贪恋那一瞬间的错觉。无我之境的安然,倾听自然的声音。风无色,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吹拂;水无色,但我能感受到它的流动;经历着季节的轮回,你在或是不在,你想或是不想,它们都不知你的情怀。
  爱,如此繁华,如此难以承受。灯火阑珊处,我为你写尽想念。纯白的年华里,爱与不爱,年华都雕刻着记忆,我的回忆里,难忘你的容颜。
  就在这时,父亲和方佳佳嘻嘻哈哈回来了。。。

  父亲穿着橘红色跨栏背心,破洞修身牛仔裤,人字拖拖鞋,扎着非洲阿桑麻花小辫,戴着夸张的哈雷墨镜,手臂上戴着粗犷的花梨木手串,肩上挎着背包,就这身打扮,比我不知巢了多少倍,我都不好意思穿出去,甚至有些欣赏不了,而他始终走在时尚前沿,帅得一塌糊涂。我甚至怀疑,我俩应该掉个个儿。
  再看方佳佳,依然是夸张大胆的着装风格,吊带加超短牛仔裤高跟鞋,今天又梳了个可爱的丸子头,戴着圆形亮色复古墨镜,手里拿着乃茶剌溜吸着,走到大街上,还以为是二十多岁,压根不像是接近四十岁的人。
  俩人如此怪异着装,以及都有颗不老的心态,简直配的一脸。这才几天时间,玩得不亦乐乎。上次是买得气球,这次更离谱了,居然一人抱着一个泰迪熊回来。
  而且父亲貌似乐意给方佳佳当跟包,左手提着一大袋子零食,右臂腋下夹着娃娃,样子十分滑稽。
  方佳佳吹着泡泡糖看见了我,连忙摘下墨镜惊呼道:“徐朗,啥时候回来的?”
  父亲一愣,立马收起笑容把娃娃悄悄塞给方佳佳,挺直腰板努力展现男子汉气概,上前道:“丁丁,怎么回来不说一声啊,也没买菜,还说晚上将就着吃点……”
  我看着他歪着头笑道:“徐汉东,越活越年轻啊,你要脖子上再戴根拇指粗的大金链子,云阳扛把子东哥。”
  方佳佳捂着嘴哈哈笑了起来,侧头上下打量一番道:“你还没说,你爸真有黑老大的潜力,怪不得我进店子里买东西服务员不敢和我大声说话,原来有东哥的气场啊,哈哈。”
  “去!越说越没谱了,我有那么邪恶吗,你懂什么,这叫巢!我们年轻那会花花格子衬衣大喇叭裤,大头皮鞋镜,肩上再扛一个录音机,招摇过市走一圈,甭提多酷了。”
  确实如此,那时候云阳还是个小渔村,但港台文化已经潜移默化流入到厂子里。尤其是一些小年轻,打扮相当前卫,后来我父亲也成为其中一员。其实我挺佩服他的心态,永远给旁人一副与世无争,无忧无虑的顽主模样,反倒是我做不到,总是把不高兴不开心写在脸上,说明城府还不够深。
  日期:2017-12-29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