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5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今天的记者通气会上,看到曹如诚的霸气回应,以及众星捧月的场景,其实我已经动了心思。现在他又如此说,沉寂已久的心如同天边飘忽不定的繁星,向着月光渐渐靠近。
  有些事可以挂在嘴边,但有些事只能藏在心里。即便动了“凡心”,我依然是蓝天的人。道:“谢谢张总好意,我暂时还没离开蓝天的想法。”
  张建刚没再往下说,一路狂飙来到万国大酒店。
  进了酒店占地上百平米的宽阔包厢,曹如诚正满面红润,神采奕奕与众人把酒问歌,看到我后立马起身阔步走过来拉着道:“王主任,李市长,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徐朗。”
  坐在最中央位置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点了点头,四平八稳道:“没想到如此年轻,后生可畏啊,坐下来聊。”

  围坐在高官人群中,我显得有些拘谨。或许骨子里潜移默化对当官的生畏,也不愿意出席这种场合。但做这行不可避免与官员接触,做得越大联系得越为紧密。
  曹如诚带着我挨个敬酒介绍,一圈下来有些晕乎乎。茅台虽喝过,但没有如此喝过,一口菜没吃,一瓶直接干完了。即便如此,我依然面带微笑恭维着各位大爷。
  酒在兴中,那位王主任突然问我:“小徐同志,我听如诚说这次碧华园是你策划的?”
  我要是满口应承下来自己都觉得脸红,因为这都是乔菲的功劳。又害怕把她推出来成了他们的“盘中餐”,面带笑容道:“我只是负责执行,主要是曹总的想法。”
  曹如诚哈哈笑道:“徐朗,你就别谦虚了,好好和王主任汇报一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我对官员并不感冒,勉为其难道:“是集体的智慧,很庆幸有个优秀的团队。”
  “哦?那他们人呢?”
  我撒谎道:“他们在云阳。”
  “哦,挺好的,国家就需要你们这样年轻有为的才俊,好好努力……”

  我陪着笑脸耐着性子听完,主动端起酒杯道:“王主任,学生不才,还望您以后多多指点教诲。”
  王主任兴致高昂,昂起头一口喝了下去。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看都没看赶紧挂了,继续挨着敬酒。
  宴席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半,个个喝得东倒西歪,送走各尊神我迫不及待地冲进卫生间,哇地一声喷薄而出,把喝下去的全部吐了出来。奄奄一息扶着马桶坐在地上,头昏脑涨,头重脚轻,自从上次聚餐后再没有如何喝过了。

  手机依然乌拉乌拉响着,我费力掏了出来,迷迷糊糊接起来不耐烦地道:“谁啊?”
  “老大,你在哪呢?”杜磊火急火燎道。
  “喝酒呢,别老一直打电话,你知道我和谁喝酒吗,和中央的王主任,一个大官,吓死你……”
  “卧槽,你喝了多少啊,舌头都打结了,到底在哪?”
  酒后劲上来了,我感觉天旋地转,身子轻飘飘的,努力睁开眼睛看了看道:“我旁边有个马桶,马桶里面还能看到我,嘿嘿……”
  杜磊急了,道:“老大,到底在哪啊,我过去找你。”

  “不用,我待会就回去了,咱们今晚接着打牌,还是咱俩一家,不贴纸条,谁输了直接脱衣服,哈哈,你让乔菲等着,我马上回去,我还要好好地谢谢她……”
  杜磊挣扎了许久,轻声道:“老大,告你个不好的消息,乔菲她……”
  “她怎么了,是不是爱上我了?我就知道,老子这么有魅力,想和我的女人多了去了,告诉你个小秘密,这次去日本我住在全世界最好的酒店虹夕诺雅,叶雯雯脱得站在面前,我都没动心。想要上她,如探囊取物,轻松推倒……”
  我胡言乱语着,这时门推开了,张建刚连忙帮我扶起来道:“哎呀,徐总,你怎么在这儿啊,喝多了吧。”
  “我没事,再喝两瓶都没事。”
  张建刚扶着我进了房间,此后的事就记不起来了。等我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放亮。看了看表,已是八点半,揉了揉发胀的脑袋起身拉开窗帘,去了趟厕所准备睡个回笼觉。
  可挨着枕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里全都是乔菲的影子。猛然想起杜磊昨晚给我来电话了,说了一半就没下文了。我似乎意识到什么,蹭地坐起来拿起手机,发现已经没电了。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下了楼,来到对面的酒店。
  我疯狂拍打着乔菲房间的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不过出来的人不是乔菲,而是一个男人在惊恐地看着我。

  我茫然了,一把抓住他的领口道:“你是谁?”
  男子完全没反应过来,拼命挣扎道:“你他妈的谁啊,给老子松开,活腻歪了。”
  “去你妈的。”我抡起拳头直接将男子干倒在地,一顿暴打,好不解气。这时,杜磊从隔壁房间出来了,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出来了,上前赶忙拉着我道:“老大,你干嘛啊?”
  我瞪着血红的眼睛斜视着他,指着地上的男子道:“这谁?”
  杜磊摇摇头道:“我也不认识啊。”
  我快气晕了,握紧拳头准备继续谢愤,杜磊拼死挡在前面道:“哥,能不能冷静点!”
  “冷静你麻痹,她乔菲这是什么意思,即便对我没意思,也没有这么恶心人的吧。好歹你找个帅一点的,找一秃顶老头,我去,这口味真重……”
  杜磊全都明白了,抓着我拖到一边小声嘀咕道:“乔菲她走了。”
  我一下子懵了,愣怔半天道:“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啊。”
  “昨晚?那你孙子怎么不告诉我?”
  “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嘛,说着说着没影了,再打过去已经打不通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找你啊。”
  我脑子一片空白,头重重地磕到墙壁上,目光呆滞缓缓地滑落坐在地上,杜磊继续道:“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等发现了以后已经人去屋空了。”
  我猛地站起来,把腿往楼下跑,杜磊穿着宽大的睡衣在后面追着,连续跑过两条街才算追上我。气喘吁吁地道:“你去哪啊?”
  “我去追她。”
  “追个屁啊,人家早就回日本了,快停下,累死我了。”
  我停止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头喃喃道:“她为什么不等我就走了,为什么?”
  杜磊递上一支烟宽慰道:“你也别自责了,或许她有急事先走了,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我都快急晕了,伸出手催促道:“快拿手机来。”
  杜磊摊摊手道:“我也没拿啊,在房间呢。”
  这时,刚好有个小姑娘路过,我坐起来冲到前面道:“小姑娘,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小姑娘吓坏了,瞪大眼睛看了我半天,一溜烟跑走了。
  在杜磊的再三劝说下,我跟他回到了酒店。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几个丨警丨察冲上来拿下。
  “是你打人了,对不?”

  我淡定笑了笑,点头承认。
  “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我如数告诉了他们,冷冰冰的手铐直接拷在手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