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6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今天的约会取消,你在家里好好休息?”薄夜渊握住她的手,习惯性亲吻她的手背。
  黎七羽点点头,连着几天她克扣药的分量,身体开始受不了……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否则,她还没撑到离开薄家庄园,身体会先垮掉的。
  让薄夜渊知道她的病情,功亏一篑了。
  黎七羽休息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对小天赐一双乌溜溜的眼。
  小家伙竟老老实实陪着她睡了这么久,不哭不闹。
  黎七羽微笑,小家伙咧嘴笑了起来:“玛玛……”

  黎七羽亲亲他,怎么办呢,才二十多天,她已经爱了这个小家伙,如果她能活下来,真想把这一对孩子一起养大。
  “没有尿尿么?”黎七羽伸手往他的尿布探了探,已经都尿满了,小家伙竟不哭的。
  黎七羽抱着他换好尿片,小屁屁干爽了,小天赐乐得举起两条小胖腿儿兴奋地挥舞。再泡了牛奶给他喝饱喝足,小天赐更开心了。
  黎七羽按下内线,吩咐佣人备车。
  她……要开始为几天后的离开,做最后的收尾活动了。
  黎七羽心情很沉重,本来不想带小天赐,他是粘着她,一放到奶一妈手里哭闹不止。黎七羽狠不下心,带着宝宝一起去。

  在离开主堡的时候,正好看到在玄关处擦地的叶之璐。
  一段时间不见,叶之璐瘦了、黑了,憔悴很多,高盘的长发散乱地垂下,跪在那里认真擦地的样子,差点没让黎七羽认出来。
  她是换鞋的时候,叶之璐低声问:“黎小姐,我帮你吧。”
  黎七羽诧异,看到叶之璐已经为她拿起一双鞋……
  “不用了。”黎七羽皱眉,“你怎么在干这些活?”

  “我……”叶之璐摇了摇头,“我本来是要做佣人的,这些脏活累活都可以,只要能留在庄园,什么事我都可以做。”
  “别做了。”
  “可是少爷……”
  “薄夜渊罚你的?别担心,他那边我会去说。”黎七羽赶着时间出门,不便多聊,“等我回来再谈。”
  佣人总管手里拿着皮鞭,见黎七羽离开后,狠狠地一下抽过去:“你浑身那么脏,给黎小姐提鞋的资格都不配,还敢碰脏了她的鞋?少爷的命令你忘了?离黎小姐和小少爷远点!”
  叶之璐痛得捂住被鞭子打痛的胳膊,眼底掠过阴暗的深沉。
  “你还以为你是那个娇贵的千金叶小姐?有黎小姐在,她才是未来的少奶奶,你不过是永远低贱的仆人……算生了小少爷,少爷也没多看你一眼,把你当狗对待的。少爷要是喜欢你,你陪在他身边这么久了,他也懒得看你一眼……”佣人总管嫉恨地说,虽然她也不喜欢黎七羽,可也不喜欢叶之璐啊!

  长得漂亮的千金,有谁喜欢?
  当年她们也想这样欺负黎七羽,只是好歹她有少奶奶的头衔挂着,而之后也一直轮不到她们有机会。可叶之璐不同了,既然身份是佣人,这二十多天在庄园里,被所有佣人排挤、冷嘲热讽地奚落着,过着毫无尊严的日子。
  叶之璐每一天都想死……可是凭什么要死的是她呢?
  她喜欢薄夜渊,小天赐也是她的,为什么她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还要被这些佣人看不起和污蔑。

  总有一天,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她都要还回来。
  在薄家的这段时光,她经历过她从未有的黑暗岁月,每一次她咬着牙,强撑着活下来的念想,都是让这些看不起她的人,有一天会后悔这样对待过她。
  小天赐,我是妈妈啊。为什么连你也不要我了?
  “黎小姐,我们的车被包围了。各个方向,各个路口。”
  黎七羽降下车床,看到无数台黑色的长车,从各个路口切断了他们的路,下来黑制服的保镖。
  一时间整个马路被戒严,行人们纷纷探头观望。
  黎七羽知道……他醒了,是他来了。

  为首的少年英俊而纤细,像从二次元里走出来的娇柔俊美少年,凌燃穿着双排扣薄款大衣,走到窗前行了个礼:“黎小姐,是我请你过去,还是绑你过去较好?”
  黎七羽:“……”
  言下之意,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没有拒绝余地。
  “少主要见你。”
  顶楼是一个玻璃空花园,繁花簇锦,最灿烂的阳光采集而来,北堂枫坐在花的椅子,脸色有些苍白,看去还算健康,像从画走出来的军官。
  英挺的制服,黑色长手套,单手抱着一簇鲜花。

  勾起唇,邪肆地笑着,眼睛的刀疤显得狼一性。
  黎七羽站在入口,神色恍惚,好像隔了很久很漫长的时光……
  北堂枫首先从椅子站起来,长腿迈步,健朗地走到她面前,执起她的手吻了吻:“七羽,不认识我了?”
  “……”
  “还是我恢复这么健康,让你很意外……”他轻声慢念地补充,“意外地伤心?”
  黎七羽喉头滚了一下,没说出话。
  “我也想病得长一点,久一些,这样你脸的笑容能多维持一些快乐。可是,你的身体等不了……你的病等不了。”他放下她的手,抚摸她垂在额前的发,眼眸深邃极了,“我躺在病床的时候,每天都在追赶时间,怕我醒来的时候太晚了,你不在了。”
  黎七羽的眼睛蓦然一红,诸如此类的话以前的北堂枫也常说……
  可她当初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听在耳里很麻木。
  “你什么时候……好起来的?”黎七羽听到自己沙沙的嗓音问。
  “给你电话那天后,我每天复检,还好躺在床的时间不长,我又只是伤到脑部,身体其它地方没大碍。”
  所以说,他其实早好了?
  黎七羽眼眸瑟缩——那他为什么现在才来找她?
  “我想给你足够的心理时间。”北堂枫深深地看着她,像一个世界都未曾见过的恋人,那眼神火热得不加掩饰,眼底像翻涌着怒海波涛般的眷恋!浓烈逼人!“顺便……想看着你的笑魇,再多几天……”

  北堂枫不会告诉她,他有好几次想抓她回来,可是她正跟薄夜渊在约会,她的笑容甜蜜得让人心疼。
  因为知道她可能幸福的时间不多,所以她笑得越动人,越心疼。
  黎七羽嘴唇轻抿:“北堂枫……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我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七羽,你变了很多。我还是喜欢那个眼神倔强,不近人情的你。至少,那样的你不会受伤。”北堂枫轻笑,好像笑容无情的样子。
  可是黎七羽知道了,这都是他的伪装……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其实不配的……不配你去墓地救我,更不配你拿性命来换。”黎七羽攥了拳,“你也看到了,你救了我我什么也不能报答你……”
  “我要的是那些么?”北堂枫按住她的手,将花束塞在她的手里,“这才是最配你的。”
  黎七羽手臂僵硬地捧着花束,看着他转过身,走在充满了鲜花的阳光房之间,这是顶楼大厦,滨城最高的大楼,头顶有稀薄般的雾气在漂移,而远处是整个滨城高低起伏的建筑,一切那么渺小,又尽在掌握。
  “七羽,你没有好好吃药。”
  黎七羽诧然,不敢置信盯着他的背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