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94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当国抬头看着冯远征。伸出手朝向冯远征额前。
  冯远征闭上了眼。
  “叔,你有白头发了。”杨当国道。
  冯远征睁开了眼,叹气道:“对啊,叔老了。回去吧,带上这些兄弟们。”
  “既已发誓,我定不走。”杨当国道。
  “混蛋!你想你奶奶死吗?!”冯远征一耳瓜子抽了上去。
  杨当国身躯一震,双目泛红。
  “你走了,就没有人敢杀他,咱俩一起死在这,是可以黄泉路上做个伴,但是你奶奶也必死无疑!”冯远征道。

  ——北京城外,有一白发老者站在一锦衣阿哥身旁,身后是三十万禁卫军,更有赫连成的宋斋在大军之外。
  大军对面,有一马车缓缓行来。
  赶车的人,是一个头发有些泛白的老者。
  身份尊贵,拜镇国侯。
  三十万大军等一人。
  那镇国侯下了马车,拍了拍马屁股让一路以来劳顿的枣红大马逃命而去,而他则面向这三十万大军笑道:“何人来取我冯远征项上人头?”
  日期:2017-01-03 21:08:00
  圆明园内,嘉庆皇帝开设家宴,不宴请朝中大臣,宴请的是以恭亲王为首的皇亲国戚,家宴里除了那满汉全席之外,从来不听戏曲的嘉庆皇帝竟然在圆明园里摆下了戏台子,上面唱的就岳飞传。
  十二道圣旨宣岳飞回京。
  一切皆是秦桧暗算,岳飞死后,皇帝遗臭万年,而秦桧则被做成了跪像跪在了岳飞墓前留下千古骂名。
  戏台上的人在唱戏,戏台下的人无心看戏,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嘉庆皇帝摆下这么一出戏那就可以说是不合时宜,但是圣心难测,皇帝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无人知道。
  就在戏要唱完,老百姓要油炸秦桧的时候,新任的掌印太监李文海悄悄的走了过来,走到嘉庆皇帝身边轻声耳语了几句。
  与此同时,各位亲王几乎同时得到了消息,城外那镇国侯冯远征已到。
  “他带了多少人马?”恭亲王不无兴奋的问道,这冯远征肯来京城,那就真的是找死,这边早已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你来钻。
  “就一人。”近臣说道。
  “怎么可能?”恭亲王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绝对看不错,在北京城外二十里本身还有三千人马护送,但是不知为何那时候那三千人马却折返而回了。这样也好,一人敢来,真的是狂妄。”近臣说道。
  “下去吧。”恭亲王摆了摆手示意道,他用眼睛的余光轻轻的瞟了一眼,却发现圣上刚好也在看着他,那脸上写满了莫名的笑意。
  恭亲王对皇上笑了一下,再看戏台上百姓油炸秦桧的场景,他再看皇帝,忽然明白了今日皇帝设下家宴,并且摆了这么一出岳飞传是何目的!
  秦桧必须死!

  若秦桧死了,岳飞是奸臣所害,秦桧若是不死,则是帝王昏庸,而作为臣子的,怎么可能让帝王背上昏庸的骂名?
  恭亲王瞬间全身被冷汗打湿。
  死的人,不会只是一个陆小川,一个掌印太监,无法向冯家军交代,冯远征若死,想让冯家军平息怒火,要死一个绝对位高权重的人物,这个人非自己莫属。
  “糊涂啊!”恭亲王叹了一口气,瘫坐在凳子上如同一滩烂泥。
  ——洛阳镇国侯府,杨慕白和杨庆之二人饮茶对弈,卧龙先生的棋艺,能连杀杨功赞三盘不赢之如探囊取物,把杨功赞杀的丢盔卸甲成了一生的心魔,所以他的棋艺可见一斑。但是没有人知道,能与杨庆之在棋盘之上不分伯仲的,竟然是杨慕白。
  杨慕白是一个死了的人,全靠跟着何安下在无上观中修行才算保住了一丝魂魄在阳间逗留,后经何安下介绍去西域雷音寺找那个明明说自己是菩萨转世却一直偏爱道士打扮的李文姝,靠着西域密宗秘法得以以这种“不寻常”的方式活下去。
  谁能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能在棋盘上与扶龙经的传人杨庆之五五开?
  二人茶已凉,但是第一局棋,杨庆之略胜半筹取胜,杨庆之笑道:“我已经告诉冯远征,只要杀了杨当国,我全力辅佐他称帝,今既然他带走了杨当国,我估计你的如意算盘就要打空了,忘了告诉你,那三千护送兵里有一千五百人都是冯远征暗中培养的死士,另外一千五百人是从六十万人中抽出的佼佼者,以杨当国的本事,寻常三千人留不住他,这三千人却能要他的命。”
  这是第一局,杨庆之取胜。
  第二局,杨慕白力压杨庆之一头,杨慕白悠悠道:“卧龙先生你独行惯了,或许不知道世间有一种人,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认为该做的,就必须做,他认为不该做的,就算你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会做,冯远征不会杀杨当国,正如杨当国不会杀冯远征一样。”
  这一局时,杨当国带三千人马折返。
  冯远征一人赴京。
  第三局,分外胶着。
  这一局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二人每走一子都格外小心,动辄思索几个时辰,下到最后,更是半天一步棋。
  或许有人说他们两个人下棋索然无味。
  但是若给明眼人看到就会知道,这两个杨家人所下的不是棋。
  是整个天下。
  ——旻宁从杨当国离京那天就知道或许二人有战场上相见的那一天,这一切随着杨当国白袍小将虎威将军声名雀跃的时候他感觉越为强烈,他与皇阿玛都知道冯远征不会反,但是他与皇阿玛一样认为冯远征必须死,这也许就是皇阿玛从几年前就让宫中人叫自己太子一样。
  陆小川曾经说过,他与皇阿玛是一样的人,看到他就能看到年轻时候的皇阿玛,这一点,旻宁一直引以为豪,世人评说都说康乾盛世后,大清国没落在了皇阿玛手上,旻宁从来不信,不是掩耳盗铃,而是他知道皇阿玛为这个天下做了多少,做为一个皇帝,皇阿玛有时候勤奋的让他害怕。
  关于师傅杨当国,这是旻宁最不愿意跟皇阿玛提及的名字,年少时候练刀的日子,远离了皇宫的那些天,是旻宁这辈子最为放松的日子。

  皇阿玛认定他为储君。
  天下人都知道他二阿哥旻宁是未来天子。
  谁又知道,旻宁自小的冤枉,是做一个云游天地间行侠仗义的侠客?
  不愿提及,但是终究要提,就在昨晚,旻宁与皇阿玛彻夜长谈,关于杨当国是一把双刃剑,旻宁听的出皇阿玛对杨当国的纠结,他一方面希望杨当国能真的是那应运之人,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杨当国要比冯远征要可怕。
  可怕的不是杨当国本身,而是他身后的龙虎山。
  至于弯背老六,那就是匹夫之勇。
  旻宁最后问皇阿玛道:“探子已经说了,冯远征此次进京,是由杨当国护送,见了杨当国,该如何做?”
  皇阿玛对他说道:“他当你是太子,留,他当你是徒弟,杀。”

  旻宁听明白了皇阿玛这句话。
  因为他听陆小川说过杨当国的跪。
  儿时的跪,是否是现在的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