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4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臧婉似乎感觉到那种无形的压力,来店里也不像以往那样趾高气扬,目中无人了,见谁都主动打招呼。
  有一天,臧婉笑着对我说,“大仓,以前错怪你了,谢谢你对我妹妹这样好。”
  我笑了笑,对臧婉说,“人这辈子,行人为善是做人的第一标准,总不能像某些人那样,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
  臧婉知道我是在点她,连忙笑了笑没再吱声,就去和臧琳说话去了。
  吕大安这小子整天像丢了魂一样,不是坐在那里看股票,就是打游戏,全然没把臧婉来与走放在心里。
  我对吕大安表现很满意,鼓励他要坚持住,别一天到晚为解决生理需求,就***把以前那些耻辱全部忘掉。
  小虹偷偷告诉我,这段时间臧婉没事时就和臧琳谈孩子的事,有一次她还听到臧婉说很怕我。
  我笑了笑,臧婉要是不怕我,我就一鼓脑把她那些丑事全部暴光。
  当然臧婉怕的是我和吕大安琢磨她,我和吕大安这段时间在疏导工作上运用的那些方法,臧婉也了解了,她肯定怕我用到她身上。
  今天难得轻闲,除了两个客户外,没有人再来预约。
  我们四人就在一起闲聊,小虹说她已经报了疏导师了,过几天就去考证。
  吕大安调侃小虹说,她将来可能是省城最美的疏导师。

  这时我看到门外来了一个人,只见一身蓝色裙子,甚是耀眼,这不是苏小慧吗?
  “小慧姐,欢迎你光临啊!”小虹上去打招呼。
  苏小慧来干嘛?记得她以前说过,没有特殊情况,她不来我的店,怕引起袁凯的怀疑,难道她有情感有困惑了?
  吕大安似乎来精神了,笑着对苏小慧说,“苏大美女,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现在是首席疏导师了!”
  “胖子祝贺你啊,来吧,你看看我有什么困惑,说对了,你要什么就都行!”苏小慧逗吕大安。
  臧琳端来一杯咖啡递给苏小慧,“苏经理请喝茶!”
  然后苏小慧小声对我说,“雨仓,我有点事想对你说,你方便吗?”
  然后我带苏小慧来到疏导室,我听到吕大安在背后笑着对臧琳说,“你看看,这感情处的!”
  苏小慧进屋后,告诉我静心病情恶化了,而且人已经变形了,鸣翠很伤心,想让静心去国外看看病,鸣翠的意见想让我带静心去国外去。
  因为她公司的事太多,她如果离开了,袁凯肯定不愿意。
  听到这个消息,让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来我对静心病情加重深感痛心,二是鸣翠让我带静心去,我不知道拒绝还是答应。
  “雨仓,你去吧!这世上,你是鸣翠最相信的人了,你的店有大安和臧琳在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苏小慧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小慧,对于静心的病我深感忧虑,但至于去国外的事,我再考虑一下吧,好吗?”我对苏小慧说。
  “恩,你考虑一下,必竟要出国,你也有一摊子活,我们都理解你!”苏小慧说完就离开了。

  吕大安和小虹见我心情很沉重,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叹了口气,“这背后一定有阴谋!可怜那孩子了!”
  “靠!大仓,你是不是发烧了,你这说谁呢?”吕大安奇怪看着我。
  我告诉他们,静心的病很严重了,鸣翠想把静心送到国外,看看能不能治疗,要不在国内只能等死!
  所有人都惊呀了,他们或多或少听到过静心的病,但没想到这样厉害。

  “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我决定去趟G市,了解一下静心的病情,然后我想带静心去趟国外,必竟鸣翠是帮过我的人!”我说完后,胖子就不乐意了。
  “靠!你还想参与人家的事,你现在不怕事多啊!还是别去了!”。
  小虹也说了一句,“仓哥,我不知道鸣总怎么帮的你,但现在咱们的店刚刚有好的起步,你这一出去,疏导业务怎么办啊?”
  臧琳坐在那里始终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内心也不希望我去,我就问臧琳,“小琳,你的意见呢?”
  臧琳没想到我会问她,以前我做什么事,从来不和她商量。
  “仓哥,我感觉有恩必报才是君子,我同意你去!”我没想到臧琳原来支持我。
  “好了,我先把工作交待一下,小琳和大安你们要担起店里的责任,我走后这几天,可能小琳一个人干了,累一点,大安到时你和小虹可以把先期疏导登记工作接过来……..”
  我把工作进行了分工,我主要担心再有什么大的疏导工作,可能就接不了任务了,只能接一些小的疏导工作。

  目前只有臧琳有资格证,胖子只能干点外场活,小虹先期接待不错,能吸引来一些客户。
  当天下午,我就坐上了去G市的高铁,临走时我给鸣翠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我到G市的时间,让她不要着急。
  到G市后,我立即去了医院,我找到静心所在的病房,只见鸣翠正在陪着静心,我一看到静心,惊呀不已。
  之前我派小虹来时,她只是说肌肉出现萎缩,但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居然人就变形了,整个身体瘦的就像麻杆一样,真是惨不忍睹,不敢直视。
  “雨仓,又要麻烦你了,我的命咋这样苦啊!”鸣翠见我来了,眼泪掉了下来。
  “我没想到静心这样严重!鸣姐,你说吧,让我怎么做,我会全力以赴!”我对鸣翠只能这样说了,也算是一种安慰,现在是鸣翠最无助的时候,我必须伸手援手。
  我和鸣翠商量一下带静心去国外的事宜,静心意见还是去美国,她听说美国那边医疗条件好点,说不定能找出静心病因。
  鸣翠还告诉那边有她的同学,到时直接去同学那里,她的同学已经把医院联系好了。
  鸣翠让我这段时间回去把签证办一下,办完后就可以去了。
  我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静心,我想静心这次去美国,可能就是不归路,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鸣姐,这几天你先雇个人来看护静心,好好休息吧。”我劝鸣翠。

  “哎,我不放心啊,自己的孩子从小没养过,现在有病了,我再不照顾她,我这当妈的,太愧疚了.......”鸣翠说着又掉眼泪了。
  我安慰了一下鸣翠,然后在G市呆了两天,帮着鸣翠把静心住院的事弄完,就回了省城。
  吕大安笑着问,“大仓,与老情人处得咋样?”
  “靠!你还是不是人啊!人家鸣翠孩子都那样了,你还开这玩笑!”我骂吕大安。

  臧琳问我什么时候动身,我说回来办一下签证,事情很急,得早点办妥,静心的病再也不能耽误了。
  第二天,我就去了公丨安丨局办签证,没想到的公丨安丨部门人员说我办不了,因为我还有未结的案子在身。
  案子未结?我一下就懵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日期:2017-01-21 09: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