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4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安说我现在脑子太容易把人想象成好人,袁凯那样阴险的人,他什么事都会做出来。
  我想这个袁凯已经付诸行动了,前段时间这小子没做出什么来,一定在想办法。
  按照这个推理的话,那样下一步袁凯就可能要认鸣翠这个妈了。
  小虹从G市回来了,看她的心情很沉重,我就知道事情不好。
  我问小虹怎么回事,小虹未说先流泪了。臧琳连忙劝小虹不要太伤心,有事慢慢说。

  “仓哥,琳姐......,太可怕了.....”小虹没说完又哭泣起来。
  “小虹,有事慢慢说。”我安慰小虹。
  小虹对我说,静心得这种怪病很可怕,肌肉不断萎缩,人也变了个样,连说话气力都没有了。
  鸣翠认为这怪病来的很突然,就找很多名医进行会诊,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过有人告诉鸣翠,这个病应该是遗传病或者其他的病。
  遗传病?难道静心的爸爸也因为那种病死的吗?我一时迷糊了。
  我在店里呆了一上午,都在苦苦想这个问题。臧琳问我,吕大安怎么没来,我才意识,这胖子一上午都没来店。
  我给吕大安打电话,这小子接电话后,说是病了,今天就不过去了。
  我能听出胖子心情不好,这小子平时可是个乐观观派,今天是怎么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吕胖子,这小子今天有点反常。
  我到了吕大胖子家,敲了半天门,吕大安才开了门,这小子穿了件睡衣,好像没睡醒一样。
  “胖子,得什么病了,看医生了吗?”我安慰吕大安。
  “靠!我就知道你能过来!”吕胖子点上一根烟。
  “胖子,你屋里这种臭味太浓了,快打开窗子吹吹!”我笑着对吕大安说。这屋里臭脚丫子味简直辣眼睛。
  我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对吕胖子说,“你小子那点心事,我能不了解!”
  吕胖子把烟一掐,“***!这个骚娘们,外面可能又有人了?!”
  哪个骚娘们啊?看来我那个大姨子又耐不住寂寞,感受不到刺激,又要兴风作浪了吧。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像个娘们一样!”我把啤酒罐往桌上一放。
  “说了就怕你笑话我!”吕大安又叹了口气。
  据吕大安说,我那个大姨子又出轨了,而且这次出轨对象是他们老总,我暗骂太放荡了,怎么这样不知道羞耻呢。
  “胖子,你怎么发现的?捉奸在床了吗?”我问吕大安。
  “还能怎么发现,从手机里发现的!现在出的这些智能手机,比以前上电脑方便多了!***,摇一摇,晃一晃,就能聊上天!”吕大安气愤的说。
  其实何止他痛恨这手机,连我也痛恨,但你也得适应形势,手机没错,错在人上,如果你控制不住,就是不用手机也照出轨。
  吕大安说臧婉的老板,居然还利用与她出差的机会,与臧婉到处游玩,两个人同吃同住在一起。
  吕大安说完把手机里存的那些相片让我看,我一看都脸红了,这俨然像两口子,又是搂又是抱,我这个大姨子,天天就像个正义者,说别人行,看看她做的那些事。
  我问吕大安怎么弄到手的,胖子告诉我,这段时间他就发现苗头了,臧婉一回家就把手机放包里,昨晚吕大安趁臧婉洗澡时,把手机打开了,一看让他大吃一惊。
  “你和臧婉昨晚是不是打架了?”我问吕大安。

  “没打!我发现后,就想着怎么才能想个办法治她一下!”
  “算你小子聪明!”
  吕大安问我怎么办?他说想找那个臧婉老板说理去,实在不行,就找人收拾他一下。
  我指着鼻子骂吕大安,“胖子,你就这点本事啊!你把人家打了,你就犯法了!”
  “那我怎么办?总不能让我戴绿帽子吧!”吕大安着急的问我。
  “离婚吧!要这样女人干啥!”我故意气吕大安,其实这小子才不会离婚呢,我就不明白这小子怎么就让臧婉给迷住了?
  “我不离!我要把这口气出了!”吕大安气的又点了一根烟。
  我快步走到厨房,拿来一把菜刀,“你不是出气吗?拿着,现在去把那小子给我砍了!你要不砍就不是男人!”

  吕大安惊呀的看着我,“大仓,你这不是让我蹲监狱吗,那不更便宜那小子了!”
  “胖子,亏你还能想到这点!你***!出事就发懵,然后就犯浑!这算个屁事啊!动动脑子,别总在股市上厉害!”
  我骂着吕大安,但又从内心同情胖子。毕竟老婆让人给撬了,搁谁身上都上火。应该说是老婆不正经。
  我让吕大安抓紧去店里,这几天就当没事一样,到时共同研究一个办法,别一天到晚的愁眉苦脸。
  我和吕大安到店里后,臧琳和小虹问大安怎么了,吕大安苦笑着说感冒了,我想这小子也不好意思说。
  吕胖子让我出主意,我对吕大安说,这种事捉奸的可能性小,但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我让她找臧琳去说,我想臧琳比臧婉要强多了,人家就是婚前一次怀孕,细想一下真就没有那些乱事。
  臧琳听吕大安说她姐出轨了,也很惊呀,就问怎么回事,吕大安就把前前后后的事说了。臧琳就让吕大安别着急,她来处理这件事。
  吕大安问我,臧琳有准吗?我说没准,咱再想别的办法,现在这种事,只能是内部处理了,除非掌握确凿证据,去臧婉老板家里再去闹,但那样吃亏的还是臧婉。
  吕大安不住的点头,他可不想臧婉陪了身体,还把工作也搭进去。
  臧琳处理她姐这事方法确实不错,直接就把话向臧琳挑明了,并且对臧婉说,如果再这样疯下去,就会闹出人命,臧婉听了当然害怕。
  听吕大安说,臧婉主动找他认错了,说与老板照相都是开玩笑的,是同事给照的相,不要让吕大安放在心上。
  吕大安说他原谅臧婉了,让她以后注意点就行。
  我真佩服吕大安,这样大的事,他能宽宏大量原谅臧婉,要是我肯定做不到。

  吕大安又不想离婚,我也不能瞎掺和,这样就没法做哥们了。
  臧婉也找我了,也给我解释一番与她领导的那些破事,我真服了臧婉这种会圆事的本领,她能把方的说成圆的,这嘴简直太会说了。
  臧婉让我劝劝吕大安,别这样小气。
  我告诉臧婉,在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上,男人不小气就不是男人了。如果哪个男人大度到不在乎老婆出轨,那心里就没有这女人了。
  臧婉白了我一眼:“你看你这理论一套一套的,我又不是你的客户!”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臧婉不知道将来还会出什么花花事。
  吕大安与臧婉出的这档子插曲,着实让我上火,总算把他们安抚住,我告诉吕大安要活得像个男人,不要整天为了一个女人就活不出自我了。

  经过臧婉出轨这事,我发现吕大安似乎成熟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我感叹经历使人成熟。
  吕大安按我的方法,始终装不知道一样,但对臧婉的热情减了许多,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治治我这大姨子的*劲,要不然她只不定还要出去找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