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4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大安问我小虹得到这些情况能否帮上忙,我点点头,然后对臧琳说,“小琳,明天你就去找秦宝老婆谈,你要从两个方面着手,一个是她父亲留下的那件宝贝,不是很值钱吗,如果离婚,那就要分割。第二个是谈她的孩子,这两点可能就是软肋处。”
  臧琳听了点点头,这时吕大安说,他要去大学找找秦宝女儿回来做她母亲工作。
  我骂吕胖子猪脑子,怎么能把秦宝和老婆那点事告诉孩子呢,那样会适得共反。
  我让吕大安去和秦宝谈,让这个古玩痴迷的人,动动脑子,不要这样软弱无力,再和他老婆谈时,要硬气点,离就离,大不了双方财产都分割。
  第二天,臧琳和吕大安就去了秦宝家里,首先臧琳做秦宝老婆工作,吕大安则劝导秦宝想开点,既然出了这事,得与失就不要计较,但这绿帽子可不能白带啊。
  臧琳按照我的思路与秦宝老婆进行交谈,没想到效果不错,听臧琳说,秦宝老婆当时就没电了,而且臧琳那小嘴,一般人是不饶人的,句句都点到秦宝老婆的痛处。

  这个女人一下失去了前几天嚣张气势,她认为臧琳每句话都说的对,是自己太过于幻想了。
  忙活完了秦宝的事,我心里舒了一口气,无论用什么办法,至少把秦宝家庭保住了。
  秦宝买了很多礼品来店里致谢,非要在之前约定好的费用上,再多一倍的钱。
  我知道这小子有钱,但约定好多少就多少,不能因为这个让人家说三道四的。

  我告诉秦宝,以后兴趣爱好与家庭生活要同步起来,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因小失大。
  其实现在夫妻之间的多数是维系的一种亲情,亲情维系好了,婚姻家庭多半平移过度,也能避开七年之痒和十四年之痒。
  但有的夫妻之间,是为了某种利益,谁都不愿打破那种平衡的关系,其实也是一种维系的纽带。只是一家之言,各位书友勿喷。
  至于夫妻之间的孩子,我也赞同臧琳那句话,父母都是以孩子为中心的,如果抛弃孩子,只考虑自己,那与动物无异。
  做了这段时间的疏导工作,我召集大家开了一个小会,主要总结前段时间经验与不足,以利于以后改进工作。

  说是会议,其实我们就是边吃边聊,我想周五正王的没必要,都是熟人。
  我首先肯定前段时间的疏导工作,当然表扬最多的是臧琳与小虹。
  吕大安埋怨我,他做的工作也不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笑着对吕大安说,“作为合伙人吃苦应该,这都是共同的事业!”

  我也和他们承认工作期间我存在的不足,处理事情太过着急,也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希望他们能谅解我。
  “大仓,我给你提个意见,咱们疏导工作,更应该面向其他人,不应该因为熟人要求了,就先为他们服务。”
  吕大安说这些话,我当然知道他在说我前段时间过多参与了鸣翠与袁凯家的生活,其实做人要讲良心,人家鸣翠也是帮助我的人,再说人家给的钱比疏导费用多很多,所以要知足。
  那天晚上我们四个人聊的很开心,应该说是敞开心扉说了很多话。
  我很感谢他们三个,必竟这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工作操作起来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摸着石头过河,概括我所从事这项工作更为准确。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店里,小虹早已把店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我很欣赏她磨的咖啡,只看那花样,就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刺激,更别说喝了。
  “来这样早啊!”小虹笑着给我端来一杯咖啡,我拿起今天的工作计划,看了一下,有不少是预约的。
  “小虹,在这里工作舒心吗?”我笑着问小虹。
  “怎么不舒心啊!在这里和你们有说有笑的,比袁凯那里强多了,不仅要工作,还要面对色狼的眼神!压力山大啊!”
  看来小虹真的喜欢上这份工作,不过我还是过意不去。她可是模特出身,在我这里工作,太屈才了。
  “仓哥,看我招风吧,有好几个客户都是冲我来的!”小虹笑着对我说。她说这句话我相信。

  我和小虹正聊着,苏小慧打电话来了,“雨仓,你在吗?这么早没打扰你吧?”
  “没啥事啊,苏经理有事吗?”我笑着在电话问她。
  “雨仓,静心得了一种怪病,现在住院了。”
  静心有病了,这才几天,还是怪病,到底是什么病?前几天我看她挺好的,怎么得病了?
  苏小慧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她只是告诉我一下,然后就把电话放了。
  “怎么了?又是鸣翠家的事吧?”小虹过来问我,我点了点头。

  苏小慧平时不怎么打电话的,她打电话一定是有情况,但这次只是告诉我静心有病了,并没有说其他的事,我有点不理解。
  我连忙给鸣翠打了个电话,鸣翠告诉我静心前几天得的病,很怪的病,突然就浑身没劲了,经常晕倒,然后去医院也查不出来什么病。
  我很担心鸣翠,她的病刚刚痊愈,应该说母女刚相认不久,静心却得病了,这对鸣翠打击很大。
  吕大安晃晃悠悠的进店了,这小子昨晚应该没喝多啊,怎么早晨起来像喝醉酒一样。
  “靠!昨晚是不是又战斗了?”我逗吕胖子。
  “哎呀,这身体啊,一年不如一年啊!”吕胖子叹口气。
  ***!胖子昨晚肯定与臧婉在床上大战一百个回合没取胜,看那熊样就能断定出来。
  我对吕大安说,静心得了一种怪病,正在医院住院。
  没想到吕大安说,“她得什么病,与咱有毛关系,你不会又要参与他们家那些烂事啊!”
  吕大安挺烦袁凯,只要与袁凯有关系的,他都反感。
  本来我想派他去代表我去问候一下鸣翠与静心,看来还是不让他去了。
  小虹告诉我,苏小慧说的事应该还有别的内情。小虹和苏小慧在一起工作很长时间,比我更加了解苏小慧。
  但静心得的什么病呢,里面还有什么内情呢?况且现在医生也查不出来什么病,我也不能乱猜测啊。
  我决定让小虹去趟G市,代表我看望一下鸣翠与静心。
  吕大安又埋怨我,说我恩情报答不完了。
  我没有理会胖子,人都应该有感恩之心,不能人家帮过你了,你回报一次就完事了,那不是等价交换,那是一种情感延续。

  我又给苏小慧打电话聊了一会儿,不过苏小慧好像不方便说什么,这可能是她在单位的原因吧。
  静心身体挺好的,怎么突然得了怪病?我反复在想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不会是袁凯在里面做的手脚吧?
  猜测总归是猜测,一切还需要用事实说话。袁凯再阴险,他也不可能对自己妹妹下毒手。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了,就让吕大安陪我一起分析。
  吕大安认为袁凯一定是想独自霸占鸣翠的财产,所以他怀疑袁凯在里面做的手脚,这小子什么歪办法都能想出来。
  其实吕大安这一点我也想到了,但袁凯还没有正式认鸣翠为妈,他能这样干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