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这么一番说笑,楚天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次离开成康,关于厉剑的安排,也是楚天齐惦记的事。
  前天下午,在程爱国办公室的时候,程爱国主动提出“有什么事可以帮忙”,楚天齐便跟对方说了厉剑的事。正如他和厉剑讲的一样,在内心里他早就把厉剑当成了兄弟,可以交心甚至换命的兄弟,自己在走之前,必须要安排一下才行。在离开程爱国办公室,回到车上的时候,楚天齐便和厉剑讲了学习的事,还询问厉剑的打算。在当天晚上,厉剑便给予了回复,想到定野市工作。这个回复在楚天齐意料之中,因为定野有厉剑的心上人。

  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到了定野市公丨安丨局桥西分局刘局长的电话。刘局长说,定野市局领导命令,调厉剑去分局做刑警队副队长,并给予队长待遇,请楚市长转告厉剑做好准备。在楚天齐接完电话的时候,厉剑来汇报,厉爱佳打电话说,厉剑的调动手续领导已经批了。厉剑能够被安排,而且调高了安排级别,楚天齐了却一件心事,很是高兴。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书记好,我……”
  不等说完,手机里已传来了声音:“天齐同志,偷偷摸*摸的走,连个招呼都不打,可有失党校高材生的身份呀。”
  听出对方既是在表示亲切而调侃,也不无埋怨之意,楚天齐于是也用调侃的语气说:“我想书记肯定是在午休,就打算在两点半以后再汇报。书记可是身系全市人民的福祉,如果打扰你的话,那不是在和全市人民过不去吗?这个罪责我可担不起。”

  “就你会说,满肚子的气都被你说没了。”对方“哼”了一声:“本来我都和严主任安排好了,晚上为你举行饯行晚宴,他下午会通知你。可是刚刚接到他的电话,说你已经偷偷开溜了,上午你过来时也没说呀。不是明天下午才报到吗,至于这么急?”
  楚天齐笑着道:“书记,说实话,我还就怕喝酒,您的关怀之情我心领了。昨天晚上本来请几个下属喝酒,已经喝不少了,半路又临时加进去人,彻底算是把我喝惨了。现在一听到那个字,就反胃不行。另外,这不是第一次到中央党校吗,心里也激动的很,想着早点去看看门朝哪开,省得到时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再闹笑话。”
  “年轻人就是脑瓜灵,我脑子转的慢,说不过你。”对方话题一转,“既然你已经踏上首都深造之路,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归来时我再与你摆宴接风。”
  “谢谢书记关照。”楚天齐回复,“我一定用心学习,不辜负书记期望和祝愿。”
  说过一声“再见”,对方挂了电话。
  楚天齐轻轻“嗤笑”一声,收起手机。
  刚才打电话来的,是成康市委书记薛涛。楚天齐明白,对方打电话“责怪”是假,其实主要就是表明一个态度:我薛涛对你很重视。当然,下午摆宴的事应该也是事实,那样更能表明对自己的重视程度,薛涛也能以市委班长的身份占据主场之利。
  其实楚天齐之所以匆匆“逃走”,也正是躲避这个事情,当然并非纯粹为了躲酒,那只是一个借口,他躲的是薛、魏二人对自己的夹击。本来很单纯的一个培训学习,现在似乎已经成了书记、市长斗法的工具,都想利用对自己的亲近而争夺资源。昨天魏铜锁捷足先登,已经抢了先机。薛涛若不跟上,那岂不是甘落了下风?
  有些事情真是想不到,本来应该推后*进行的党政之争,竟然因为自己的首都之行,这么提前就点燃了。当然,这不是书记、市长全面战争的开始,只能算是一个预演,或者说是序幕,肯定还会消停一段时间,因为魏铜锁还不具备实力。只是薛涛肯定不会任由对方发展势力,肯定会加紧对政府一把手的打压和防备。魏铜锁现在看似先下了一子,但却也让对手嗅到了危险,薛涛防守反击势必要猛烈一些。所以好多事情都是有得就有失,需要谨慎权衡才是。

  时间下午四点多,“桑塔纳2000”进入首都城区已经一个多小时,那座心目中的神圣所在也已远远在望。这主要是由于市里堵路厉害,否则早就到门口了。
  今天确实不报到,楚天齐也无法提前进去,但他却要提前近距离感受一下她的神圣与*。
  夹在滚滚车流中,所有汽车只能蜗行前进,根本急不得,急也没用。但楚天齐心里却急的很,那可是咫尺之遥,为什么非要可望而可不及呢?
  “靠边,我先下去。”在急切心情左右下,楚天齐做出了决定。
  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速跨下车去,直接奔向了那个神圣的地方。一开始,他是疾行,后来干脆小跑起来。
  近了,近了,到了。终于,那处神圣所在近在眼前。
  仰望着面前散发着神圣光辉的所在,注视着那几个遒劲的大字,楚天齐心潮澎湃,忍不住呼唤出了心声:“我来了。中央党校,我来了。”
  天际间,夕阳慢慢滑落,把仅有的余晖洒向大地。
  余晖映照下,一条长长黑影拖在寂静广场上,黑影尽头是一个挺拔的男儿身姿。
  男子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一直面朝南方站立着,远眺那个曾经奉献了两年时光的地方。尽管他不可能看到,但他知道肯定是那个方向,成康就在首都的南方。
  这个久久站立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离开了成康将近半年的楚天齐。从去年八月三十一日算起,到今天是一百五十九天,今天已经是新一年的二月五日,农历正月初八。
  和五个多月前相比,楚天齐的肤色又暗了一些,皮肤也粗糙了许多,这主要是由于经常在室外,经常风吹日晒的结果。虽然冬天的太阳并不太毒,首都的风沙也并不太大,但是架不住一天总在外面,何况还专门要选择那些对人非常摧残的环境。
  虽然楚天齐现在身处中央党校广场,但所遭受的这些风吹日晒,并非党校学生通餐,而是专供他的偏饭,这些偏饭是在中央党校之外吃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