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9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县将近三百号人,就要十五名。
  名额是抢破脑袋,但是呢,刘父找了那么多人递关系,就是没能有机会和李团长吃个饭。其实他不知道,真正给力的家长,还真的通过洪部长把孩子名字递到了李团长这里,晚上的晚饭,就是那几位家长组织的。
  不过刘父欣慰的是,挑兵的时候,小王八蛋居然给挑中了。龙颜大悦,小王八蛋还是很不错的嘛,李团长的目光也是很不错的嘛。
  迎着李牧的目光,刘贵松坐直了腰板,严肃地说,“报告团长!我喜欢当兵!我认为只有在部队,才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男子汉应该扛枪打仗!应该在最危险的地方出现!我想当兵的另一个原因是,我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以后服兵役的义务,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分子,我有义务为国防事业奉献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
  说得很好,像是准备过的,但是眼睛告诉李牧,这很有可能是这个兵真实的想法。

  刘父听了之后,吓了一跳,奉献什么来着,青春无所谓,男人嘛,三十好几也是青春,但是奉献什么玩意生命,小王八蛋没吃药!
  “咳咳!别乱说,首长要你去当兵,没说要你去打仗,什么奉献生命不生命的,扯淡!”刘父瞪眼说。
  李牧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刘父,淡淡地说,“确实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日常训练也会有伤亡,大演习也有可能出现伤亡。”
  刘父顿时就惊呆了,张着嘴巴看着李牧。
  在厨房忙活的刘母一直在听着,这下急了,连忙出来,“领导,当兵有生命危险的?能不能不去?”
  说着也不等李牧说话,就走到刘贵松这边,“二狗娃,要不咱不去了,妈给你找个学校,继续上学好不好?”

  刘贵松顿时就脸红到了耳朵,“妈,叫我名字,叫我名字!”
  二狗娃。
  “这……”刘父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牧是故意这么说的,按理来说,家访的时候要挑好听的说,什么训练伤亡之类的,那是坚决不要说,会把家长吓到。

  但是,刘贵松的情况比较特殊,李牧有心看看这个兵的决心有多大。有天真奉献精神的兵不多了,李牧很重视。
  刘贵松急了,道,“爸!妈!你们干什么!当兵哪有没危险的!去当兵是你们提出来的,现在又不要让你,你们再这样,我就离家出走!”
  “你小王八蛋敢!”刘父瞪眼怒道。
  “你试试我敢不敢!反正这个兵我是当定了!”刘贵松耿着脖子道。

  刘父怒起,上去就要大耳刮子过去。
  李牧稳稳地说了一句:“他这个兵当定了。”
  等刘家人都看过来,李牧微笑着说道,“拒服兵役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当兵总比留个案底好,毕竟当兵不一定就有生命危险。”
  刘父这会儿看着李牧,眼前浮现出一个笑面虎的形象。

  这年轻的李团长,真他-妈-的奸诈!
  二狗娃就咧开嘴得意地笑了。
  晚上,李牧和李啾啾来到了吃饭的地方,刘科长亲自接的。
  县郊的一个农庄,外面看上去破败得很,很一般,里面却让人惊讶。布置得很有诗情雅意,环境特别的好。门口院子里停的都是价值不菲的车,看得出来,来这里吃饭的,经济层面来说,是属于幸福县那一小撮人。
  把李牧等人放下来,司机就把军牌皇冠开走了,军牌车堂而皇之在不应该的时间停在饭店门口,影响是很不好的。
  很大的一个包厢,特别的优雅,有喝茶的沙发,完了大圆桌,足足能坐二十人,早早的,托关系的家长就在等着了,当然带着自家的孩子。
  再清高,今晚李牧也不得不参加,因为是洪部长亲自邀请。
  洪部长还没到,作为领导,他会是最后一个到。
  刘科长就给双方介绍起来,有五位家长,都带着自家孩子,十个人下意识的列队站好。
  小年轻是团长,是大首长,一定要服务好,孩子的前途,全凭人家一句话。至于说可能是比较辛苦比较危险的部队,那些都不是事,军区直属单位,往来的都是大领导,还有什么部队比这样的部队好。
  没准会有机会认识个大领导的女儿,一步登天呢。
  一个比一个客气,在县城一个比一个牛气的,这会儿在李团长面前,都恨不得自己是奴才。不这样不行,不给首长留下个好印象,耽误了孩子前途可怎么办。拼死拼活挣那么多钱不就是为了孩子吗?
  而且,都知道名额奇缺,全县只要十五人,而且,以往的招数不管用了,递钱根本行不通,这位李团长软硬不吃,若不是大家联合起来找到洪部长,怕是今晚根本没法把人请出来。
  一个个介绍,主要介绍自家孩子。一眼望去,各不相同,但都能看得出来孩子脸上的不情愿。不用说,都是在家里没什么话语权的,也基本上属于家长管不好的孩子。
  不然不会把好端端的孩子往部队送。
  有极个别的,比如文强东,他的父亲走过来和李牧握手,是五位家长中态度比较自然的一位,他说,“李团长,我是八八年兵,正好赶上实行军衔制,汽车兵,在出川藏线上跑了八年。”
  闻言,李牧肃然起敬,“老班长。”
  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每天都在死亡边缘行走,或许是减员率最高的部队了,军中同僚没有不敬佩的。
  更何况,八九十年代,川藏线的路况更加的恶劣。甚至可以说,文强东的父亲能或者退役,是最好的事情了。
  李牧只对这位老汽车兵多看了一眼,确实值得敬佩。

  “我回地方之后从事老本行,后来开了修理厂,再后来开了4S店,呵呵,辛苦大半辈子,就为了孩子,什么都不满意,只想把孩子送到最艰苦的部队去,尽他作为一个公民的义务。”文强东的父亲很会说话。
  这话一出来,其他几位家长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话说得很漂亮。
  把文强东拽过来,文强东的父亲对李牧说,“李团长,这是犬子文强东,成绩一般,但还是很听话的。”
  李牧看着文强东微微点头,他是不会表态的。敬佩一位川藏线上下来的老兵是一回事,征兵是一回事,他不会混到一起。
  “洪部长到了。”刘科长走进来说。
  大家就都转过身去,洪部长爽朗笑着大步走进来,那将军肚非常的明显。
  “都到了,坐坐坐。”洪部长走到李牧这边,亲切握手,“小李啊,县里有个会,来晚了。”
  “领导日理万机,我们做小兵的理应静候。”李牧说。
  又和李啾啾打了招呼,众人纷纷落座,文强东的父亲很有眼色的悄悄出去让上菜。菜都是点好了的,直接就能上。

  “小李啊,你可不是小兵。你要是小兵,叫我们怎么自处。”洪部长呵呵笑着指了指左右的刘科长和另一位武装部领导,“二十多岁的副团长,小李同志,你是前途无量。”
  说着,洪部长对其他人说,“你们还不知道呢吧,李牧同志是我军最年轻的副团长,今年只有二十六岁。”
  日期:2017-01-06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