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3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为什么这样想心里还是有挫败感呢。”
  “这种感觉,真的好讨厌!”
  看彭梦琳离开,深深体会到了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写的真好。
  彭梦琳因为引起不了我的注意,有些自哀自怨,秦凯何尝对彭梦琳不是,可彭梦琳并不珍惜。
  谁都没有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可如果非要选一个,那就选景文卿吧,只有他心怀鬼胎。

  点一根烟,我缓缓的走着,我要去案发现场,那个捅死关珊的人虽然死了,但他的生活轨迹还在。
  柳笙给我的资料已经很详细了,这个案子确实很难办,捅死关珊那个收废品的,我不想提及他的姓名。因为听到他的名字对我都是一种伤害,姑且称呼他为垃圾吧。
  他的死亡是在夜晚,大概十二点到凌晨一点之间,平时没有人来往,并且周围有一大块空地都是废弃,查找嫌疑人很困难。没家人没朋友,更加难以入手,垃圾就像是垃圾,被遗忘在角落里。
  但我知道,肯定有一个原因,促使垃圾拿着刀,守候在街角,等待关珊出现,迎上去,把刀狠狠的插入。

  那个原因绝对不是出现在他银行账户里的钱,那是掩人耳目的。
  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柳笙没搞懂。齐语兰没搞懂,不知道我能不能搞懂,如果搞不懂,那我就用一个月去搞懂,一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辈子。
  垃圾住的地方就是个垃圾场,我到的时候,那个破旧的院子里还堆了不少的垃圾,门口有黄色的封条,我弯腰走了进去,地上不是水泥地,而是黄土地,坑坑洼洼的。
  院子里面是两个小平房,都不大,推开门,门没锁,一进屋,味道不好闻,好像混合了多种味道,有一股腥臭,让人为之作呕。
  屋里面很乱,有张床,有个桌子,堆满了各种杂物,现场有勘察过的痕迹,死亡的地点是床。床的被褥被拿走,应该是拿回去检验,但在周围能看到血迹,还不少。

  看到那已经变成黑褐色的血迹,我不由的想起关珊身体里喷出来的血,同样触目惊心。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一阵心悸,仿佛关珊被刺那天场景重现。
  大口大口的呼吸,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来,屋子里没什么看的了,能查的丨警丨察都查了,在这方面上我不是专业的,读人的心我才是专业的。
  从屋子里出来,我好好的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在周围转悠,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走了半天,还真问到一点东西。
  都是附近老头老太太。没意思,我上去搭了两句话,先听他们诉了半天苦,不是儿子姑娘找不到对象,就是儿媳姑爷不省心,张家长李家短。
  最后说起垃圾场的那位,都说那人不怎么说话,但收垃圾还算公道,也算勤快,没见过他跟什么人来往,这点我清楚,柳笙给我的资料上写明白了他的社会关系。没亲人没朋友,自己一个人。
  附近的人跟他接触也不多,能给我的信息有限,倒不是他们隐瞒,是真的如此,因为我听了他们的心。确实没什么料。

  我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便振奋了精神,我早有准备,这事肯定不容易,要不然柳笙和警方不可能查了好久。一无所获。
  向外走去,我进了一家超市,不算太大,我是进来买烟的,烟抽没了。
  卖东西的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她样子还算周正。皮肤不是很好,也不太热情,见我进去,依旧自顾自的嗑着瓜子。
  我指了指柜台里的烟,说:“黄鹤楼!”
  女人给我拿出烟来,我把钱递给了她。五十,她给我找钱,我随后问,“那边那个垃圾场的你熟悉吗?”
  女人抬起头,没好气的说:“你乱说什么话啊!什么熟悉啊!我可还没结婚呢,怎么说话的你!”
  我说:“抱歉,我错了,我的意思是你认识吗?”
  女人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说:“你什么人啊!”
  我说:“你别管我什么人了,我再买点烟,你跟我说说行吗?我比较好奇这事。”
  女人犹豫了一会,我觉得她好像知道点什么。刚刚的反应挺大的。
  我说:“给我拿一条软中,不过给我拿真的,假的我可不要。”

  女人从身后的柜子里拿了一条给我,说:“钱!”
  有门。
  我把钱给了她,她也没说找我钱,我知道这是好处费。看这女人的样子就像贪小便宜的。
  女人坐了下来,翘起了腿,拿起了瓜子,看了我一眼,说:“你想问什么?”
  我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那个垃圾场的老板最近见过什么人没有。”
  这事我分析了一下。垃圾场老板这个样子,连亲人朋友都没有,应该不会有什么仇人,况且我刚才打听半天,也没听说他与人结怨,都说他虽然话少。态度还不错。
  所以重点是他死前,跟了什么人联系,那个人应该就是要杀关珊的人,也是垃圾场老板打钱的人,更是灭口的人。
  这是我的推断。

  女人说:“不知道,没见过他跟别人有来往,我跟他认识也是因为他常来我这里收纸壳子,这才认识的。”
  我说:“他平常在你这里买东西吗?”
  女人说:“买啊,他就住在那个院子里,缺什么来我这里买。”
  我说:“这么说,你跟他很熟悉了。”
  女人一瞪眼,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别误会,我没说你们之间有问题,我只是随便问下。”

  女人说:“算熟悉吧,有的时候说几句话。”
  我说:“那他有没有说过关于他的事情?”
  女人迟疑了一下,说:“没怎么说过。”
  我见女人不想继续说下去,我说:“那打扰你了,谢谢。”
  出了超市。我拿着烟缓缓的走,我直觉,女人对我有所隐瞒。
  “还好,他没看出来什么。”
  “那个家伙到底干了什么,怎么总有人查呢。”
  “天天直勾勾的盯着我,想要睡我。臭不要脸的。”
  “不过,他死了到底给了我二十万元钱。”
  “这个死人,钱到底是哪里来的,天天搞的我担惊受怕,都不敢花,那么大一袋子钱。”
  线索...有了。
  可我没回头,有机会慢慢来查,可我此时此刻心跳得特别快,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垃圾场老板喜欢这个开超市的女人,可这个女人看不上他,垃圾场老板干了这一票,给这个女人二十万现金,应该是想跟这个女人发生一点什么,可是被灭了口。
  事情是知道了,但是怎么查让我头疼了,查钱的来源,那必须要拿到二十万。这不是容易的事。
  但这事有了变化,便是好事。

  以后要多在这个女人身上下功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