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接下来魏铜锁并没再说“动感情”的话,也没有让众人归附的提醒和暗示,但楚天齐明白,魏、楚结盟的“事实”已经形成,人们都以为自己把属下托付给了魏铜锁。
  楚天齐不禁感叹,以前真是小看对方了,对方可不简单,只用几招便“收拢”了人马;虽然这种收拢更多的是假象,但却给好多人树立了归附的“榜样”,看来魏铜锁“蹭热度”水平真不是一般高。
  楚天齐也不禁庆幸,中央党校函件来的真是及时,否则不知该如何面对那个“合作”的要求了。

  回到屋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还是楚天齐坚称“喝不动了”,否则不知要喝到什么时候。
  端起浓茶喝了两口,楚天齐对厉剑道:“回去吧,我没事。”
  今天厉剑没有喝酒,全程照看着楚天齐。在把楚天齐送回屋子后,先是沏了热茶,后又打来了洗脚水。但他还是不放心:“市长,你今天喝的也太多了,走路都有点打晃,我再陪你坐会,等你睡着我再走。”
  听出对方的关心和不舍,楚天齐心里热乎乎的,他笑着道:“是吗?是喝了不少。不过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尽管放心。你也累了一天,时间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厉剑站着没有挪窝,坚持着:“等你喝完浓茶,泡完脚,酒劲过过,我再走。要不我回去也睡不……”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厉剑的话。
  听出是那部私人号码,楚天齐一边拿着手机,一边说:“回吧。”
  厉剑迟疑了一下,没有再坚持,而是嘱咐了一句“自己小心”,走出了屋子。
  靠在椅背上,双脚继续泡在盆里,楚天齐按下接听键:“江书记,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哼”了一声:“我哪敢指示中央党校的高材生呀,吃饭都不让我去,偏心、小气。”
  楚天齐“呵呵”一笑:“咱俩的关系不是需要保密吗。再说了,都是曲刚他们一堆大老粗,说话没把门的,您这市领导要是在场的话,不是污您耳朵了吗?”
  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楚天齐便解释着:“他是自己半路去的,美其名曰‘蹭热度’,我也不知道呀。你怎么知道的?”
  “奇怪吗?恐怕全成康市都知道了。老魏出行时,特意跟属下大声讲‘天齐市长请我去坐坐’。”对方声音到此,话题一转,“少打岔,老魏能去蹭热度,你却偏偏把我落下,分明就是看人下菜碟,你说怎么补偿吧?”
  暗道了声:老魏你可真是无孔不入呀。然后楚天齐反问了一句:“你说呢?咱俩又不方便见面。”
  手机里停了一下,才传出声音:“陪我聊天,聊到我不想说为止。”
  “好啊,聊到手机没电。”楚天齐爽快的回应着。
  今天楚天齐真是说话算话,果然只到手机没电,才结束了和对方的通话,那时手机都热的发烫了。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上,市委书记薛涛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楚天齐那是不吝溢美之词。中心思想就一个意思:楚市长能够到中央党校培训、学习,既是个人荣誉,也是全成康市委、成康市人民的荣耀。
  在市委书记之后,其他常委也做了表态,对楚市长表示祝贺,并预祝楚市长学业大有所成。
  人们注意到,今日所有人都表示了祝贺,就连“老对头”江霞也送上了祝福。人们还注意到,江副书记那几句话说的情真意切,深情款款,似乎有些失态了。好多人不禁心中暗笑:八成那娘们后悔了,后悔咋就把楚天齐这支绩优股当作了垃圾股。
  在所有人的发言中,最数彭少根的话简洁,也最数他表情难看,笑就跟哭似的。

  面对大家的祝贺,楚天齐自也做了表态。感谢市委,感谢各位同仁,感谢大家的关心、支持,感谢大家的宽容与呵护。
  整个常委会下来,气氛那是相当融洽,所有人几乎都是情真意浓,就好像之前的摩擦、隔阂已经烟消云烟了似的。当然大家心里都明白,官场生存的一项重要本领就是演戏。
  会议结束之后,楚天齐又专门分别去了三位正处领导的办公室,再次表示感谢和道别。人们发现,他到江副书记办公室时间最短,也就五分钟左右,人们觉得这才正常,这才是对头应该有的状态。
  吃完午饭,楚天齐和李子藤打了一声招呼后,再没有告诉任何人,便踏上了奔向*市之路。是厉剑开车去送他,这也是魏铜锁昨天专门吩咐过的事。
  在汽车驶出成康市党政大院的时候,楚天齐感觉眼眶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转。
  已经上高速三、四十分钟了,但楚天齐和厉剑都没有说话,整个车子里很静,也很沉闷,跟车上二人的心情一样。
  还是楚天齐打破了沉默:“厉剑,什么时候去市里呀?”
  “厉爱佳说,估计下周差不多。”厉剑声音低沉,“市长,您事情那么多,还特意想着我的事,我这心里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什么都不用说。”楚天齐一笑,“咱俩相处了这么多年,你跟着我远离家乡千里之外,去许源,到成康;跟着我吃了不少苦,还遇到了好多危险,我早已把你当做兄弟了。现在我要到首都学习,一去就是半年,还不知以后会去哪,回不回成康,自是应该对你有所安排,总不能把你孤零零的扔在异乡吧。”
  厉剑的声音有些嘶哑:“市长,您对我真是太……”
  为免对方伤感,也替自己排解感伤,楚天齐转换了话题:“和组织部领导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什么时候办事呀?”

  厉剑脸上忧郁顿去,换上了腼腆神色,有些不好意思:“也就那样,还在继续处着,没提以后的事。”
  “厉剑,你这也太的谦虚过度了,什么叫‘也就那样’?我可听说了,厉爱佳为了你的事,又是打电话,又是亲自跑的,忙的可是不亦乐乎。”楚天齐笑声连连,“你也老大不小,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是老大不小了,是到年龄了。”厉剑“嘿嘿”笑着,“不过还有比我大的,不也没着急吗?”
  “好小子,竟敢拿我打镲。”楚天齐“怒”道,“好吧,这回不问了,有你小子着急的时候。”
  “嘿嘿,领导该问还是要问。”厉剑笑着说,“不过领导不能只关心我,也得关心关心自己才行。”

  “去你的,先操心好自己吧。”楚天齐说过一句之后,便不再言声。
  观后镜里,适时出现了厉剑的笑脸,显然心情不错。
  日期:2017-12-2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