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4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这话,他不好对黄县长说。
  “老蒋,你也不要太担心,我是听了那么一嘴,不过开会的时候,夏博的话让我不由的担心,你没觉得夏博今天很反常吗,他是不是在嘲讽你等不到下周会出事!”

  “是啊,刚才我还没听出来,是王副县长提醒我,他好像也听到了一点隐隐约约的消息,说肖局长最近老是往夏博办公室跑!”
  “是啊,我也有个不好的预感,但还是那句话,只要我黄建安在这个位置,我总是会帮你的,退一万步说吧,算他们把你弄进去了,只要我在,我也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来,至于你家里人,那更不用担心了,我会帮他们的!”
  这话说得蒋副县长毛骨悚然:“老哥,你,你可不要吓唬我,我,我不会进去吧!”
  “哈哈哈,看你吓得,我这不是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吗?只要我在,你有希望!”

  “那是肯定的,这点我不怀疑!”
  头脑简单的蒋副县长根本都没有听出黄县长反反复复的强调他在位置的重要性,这也是黄县长今天谈话的主要内容,他必须提前给蒋副县长灌输这样的一个思想,千万不要把我老黄扯出来,我是你最后的一道屏障。
  这个理论是否灌输成功,现在还不得而知,因为蒋副县长这会头脑是乱的,他连续的给罗局长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那面都是手机关机,办公室没人,他更加担忧了,木木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再也不出来了。
  夏博回到办公室的之后,也和欧阳明书记通了一个话,欧阳明告诉夏博,铁军等人已经到市委去了,所有的证据链都很完善,现在基本可以宣告蒋副县长完蛋了。
  刚放下电话,另外的两个副县长,一个叫赵旭东,一个叫李朝阳,他们双双来到了夏博的办公室。
  “夏县长,在忙什么呢!”

  两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秘书小王跟在后面,有点紧紧张张的样子。
  不要说小王了,是夏博都感到很惊讶,他这个办公室啊,真还没来过几次副县长级别的领导,大概也只有黄县长曾经进来过一次,其他的这些副县长,虽然见面彼此都很客气,但绝不轻易走动,小事情都是电话沟通,或者彼此的秘书转告,大事情呢,都是在会议室相聚的时候讨论,想今天这样,两个副县长过来串门,倒是极为罕见的情况。
  当然,这里面也有人家避嫌的考虑,逼近,夏博和一般的副县长不一样,他和黄县长,蒋副县长,王副县长等人的关系很差,这两个副县长可不愿意惹火烧身。
  但今天却有点稀。
  “两位县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来来,坐吧!”夏博从自己办公椅起来,很客气的招呼着赵副县长和李副县长。
  两个县长也客气的寒暄几句,坐了下来。
  赵副县长四十左右的样子,有点质彬彬的样子,脸很白净,衬衫也是雪白,而且挺括得好像没有一丝折皱,坐在那里,很悠闲的样子,翘着二郎腿,能一眼看见蓝黑色的西服裤子笔挺的裤线。虽然是坐着,也能看出是等个子,身材很匀称。

  这个赵副县长啊,和黄县长等人的关系还行,但好归好,却没有达到蒋副县长和王副县长那么好,他们之间还是有些距离的,从他行事风格讲,这人有些谨慎,低调,往往不会主动的冒头,是个典型的内向派人物。
  也是说,他思考的时间他干事的时间还多,在没有旁人在身边的时候,他对夏博还是很客气的,但只要有外人在场,他总是摆出一副低头想问题的样子,面无表情。
  第七百八十四章:敬畏
  这个李副县长和赵副县长不太一样了,这人岁数显然要年轻许多,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高高大大的,长的也颇有几分潇洒不羁的样子,作为一个清流县的官员,还是有些风度,他每天收拾的很整洁,很讲究,全身下一尘不染。

  据说,他是有大后台的,好像省里有个谁是他的亲戚,所以他才能从最初的一个银行的合同制员工,一步步跳进了官场,不仅成为了在编的干部,还年纪轻轻当了副县长。
  按说这样的人一定飞扬跋扈,但完全错了,他还是很平易近人的,见人总是笑哈哈的,喜欢开玩笑,工作也有魄力,和黄县长他们的关系也还不错,和欧阳明的关系也还说得过去,但是,他和所有人的关系都要加‘也还’两个字!
  因为只有懂得他内心的人才知道,他其实对谁都不很服气,都谁都没看在眼里,因为,他迟早是要离开这个穷地方,到更大的舞台去发展,他不愿意卷进清流县政治漩涡,更不想和这里的人有什么过多的纠葛,对所有人,他都没有交心的必要。
  没有感情投入,当然也得不到别人的真心,不管是黄县长,还是欧阳明,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敬而远之。不信他,不惹他,也成了李副县长在清流县官场别人对他的主格调。
  他甚至在最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连夏博都有些看不眼,直到后来,夏博在多次磨砺和危机从容应对,化险为夷,并不断的拿出了一些常人难以完成的政绩,包括这次扫黑除恶,他才开始对夏博关注和思考起来,觉得这个夏博很特例,很怪异,但也谈不和夏博好不好的关系。
  李副县长刚才还穿着西服,这会他脱掉了西装衣,把它搭在沙发,看得出来是仔细地搭去的,不会把西装压出任何折痕,一条领带被细致地折叠成一个平整的小方块,掖在西装口袋里,一只手拿起了茶几的一本杂志看了一眼,随手丢下,另一只手搭在沙发的扶手,身边是一个厚厚的皮夹。

  “夏知县,今天不忙吧,我哥两想和你聊聊!”李副县长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说。
  “再忙也不能慢待两位老爷啊,怎么着,要喝酒我让仆人准备,要听曲,我让丫鬟来唱!”知道这李副县长爱开玩笑,夏博也瞎说起来。
  几个人都笑了。
  不过,夏博笑的最欢,因为,这似乎正是他期盼的结果。

  在会,他对蒋副县长说出了那种看似蹊跷,但寓意深刻的话来,当然是他有自己的诉求,一个呢,在他亲手策划了如此庞大的一个灭蒋计划眼看要成功,他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总想找个人倾述一下,只是这个简单的要求根本都不能实施,没有人能让和他交心。
  他憋了一肚子的兴奋说不出来,这很有点锦衣夜行的感觉。
  在一个,他要为下一步做打算,蒋副县长的倒塌,自然会引起清流县一个权力变迁,对蒋副县长那个位置觊觎的人也肯定出在这县长会议的几个人之,夏博必须要提前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一点杀气和凶悍,让他们怀疑,自己也参与到了这次的行动,即算是一个警示,也算是一种示威。
  日期:2017-07-19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