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2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宁,你怎么做到的?”
  这不是一个聪明的问题,聪明的人应该问我,董宁你需要我做什么,你才能保守这个秘密,现在应该谈条件了,而不是纠结这件事情怎么发生,不管陆明浩多么的难以相信,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有视频有真相,说这些都没用。
  我说:“这个是秘密,无可奉告。”
  陆明浩终于开始进入状态,他说:“你需要多少钱,我买你手里的视频。”

  我刚才说,弄到这个视频。花了大价钱。
  陆明浩听到,记在心里,想用钱来换,可惜,不可能,我摇了摇头。说:“这个视频不卖钱。”
  陆明浩虽然蠢,但是最基本的他还是能够判断出来,他说:“你不要钱,那你告诉我,你要的是什么?”
  服务员已经端过来咖啡,不是在我和陆明浩吵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不敢过来,我端起咖啡,已经放了一会,现在温度正好,香气十足,陆明浩果然是个会享受的。怪不得人人都想成为有钱人。
  喝了两口咖啡,陆明浩已有些不耐烦,真是的,沉不住气,还需要练一练,如果陆老爷子把陆家交给陆明浩,别说发展了,能保持原状就不错了,但最大的可能是陆明浩败了陆家,这孙子行事肆无忌惮,天天花天酒地,以后不是死在女人身上就是死在男人身上。
  我对陆明浩笑笑。说:“咱们也是老相识了,我也不会太过为难你,只不过,你和你父亲真是没完没了啊!你知道吗?你们跟苍蝇一样讨厌,并且恶心。”
  陆明浩摇头,说:“董宁。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真当自己是小白兔。
  我说:“要是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和你父亲现在还想插手白子惠的公司,那个什么马总张总和赵总你认识吧,怂恿他们联合,拧成一股绳。然后跟白子惠打擂台,你和你父亲在背后给援助,这一手玩的真妙啊!”
  陆明浩马上辩解,说:“董宁,这是误会。”
  我就知道,他要否认。不过否认不否认都没意义,就算这件事情不是他们做的,我还是会把屎盆子扣在他们头上。
  我制止陆明浩继续说下去,我说:“真的不用解释了,我就是想给你们提个醒,以后不要让我再发现这种事。知道吗?如果我发现,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我都会把视频拿给老爷子看。”
  陆明浩一下子又激动了,他说:“董宁,你这样太过分了吧,不是我们也要我们负责,讲点道理好不好。”

  我笑了,说:“真好笑,原来这个社会是讲道理的,我以为钱才是道理,所以,咱们还是简单点吧。你和你那个好爸爸,一定不要在我们身后搞小动作,还要随时防止别人搞小动作,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此时此刻,在陆明浩的心里。已经骂我骂出了花,竟然开始幻想某些少儿不宜的戏码。
  听的我心里一阵阵的反胃,或许,在陆明浩的心里,这是一种报复方式,但是对我这种正常人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
  真是变态。
  咖啡不想喝了。
  陆明浩的脸一会红一会绿,最后终究恢复正常,他说道:“我听懂了,不过听你话中的意思还意有所指。”

  我说:“知道王承泽吧。”
  陆明浩点头,说:“知道。”
  我说:“王承泽在谋划着什么,我要知道。”
  其实是王承泽和陆老爷子一起谋划着什么。但我要把陆老爷子拿出来说,会引起陆明浩的逆反心理,到时候他也有话在老爷子面前说,说我是为了爷爷为了陆家所以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把这一切都说出来,陆老爷子应该很喜欢这种戏码,为了陆家,牺牲自己,正说到他的心坎里面去,没准就会原谅陆明浩和陆景辉,我最大的依仗便是威胁他们会被老爷子扫地出门,所以我不能留给他们这个机会。

  陆明浩为难起来,说:“这不太好办!”
  我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站了起来,威胁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如果再威胁的话,可能逼的陆明浩跟我玉石俱焚,那不是我想看到的。
  陆明浩拉住我,说:“别走啊!还没谈明白呢。”
  我笑笑,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陆明浩口气软下来。说:“妹夫,我心里一直把你当亲人的,那个视频你准备怎么办啊!”
  我说:“你帮我,这视频便永远不会出现。”
  陆明浩说:“可是...”
  我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不放心呗,可我说毁掉原文件和所有备份你能相信吗?”
  陆明浩没说话。可看他的表情是不信的。

  我说:“所以,请放心,你不惹我,我是不会惹你的,但如果你执意要惹我,那么抱歉了,咱们只能有来有往了,我现在是防御状态,激怒我就会变成攻击状态。”
  陆明浩连忙表态,说:“不会,不会的。”
  威胁陆明浩这件事情我知道并不会有多少的效果,我这样做是为了提醒陆明浩,我手里有牌,不要太过肆无忌惮,王承泽和陆老爷子很猛,进攻很有侵略性,应付他们的这个时候,我不想身后有陆明浩这只老鼠捣乱。
  想了想。最近一直没空去曾茂才那里,解决王承泽,需要借势,虽然我这样一遇到事便去找曾茂才有些太现实,但这也是社会的一种规则。

  没等我去,耳边响起机械一般的声音。
  “最近董宁怎么样?”
  老鬼的声音。
  回答的是齐语兰。
  “总体上还可以,只不过,他天天很忙,但给我的感觉,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可能很多事情发生,让他应接不暇,对了,他还让我帮忙查聂仇。”
  “资料给他了吗?”
  “已经给了。”
  “可以分析出聂仇做什么吗?”

  “具体不清楚,只是知道聂仇查李国明的女儿李依然。”
  “好的,我知道了,那件事情可以启动了。”
  齐语兰沉默了一下,说:“好!”
  电话挂断。
  所以,那件事到底是哪件事?

  我很好奇,真的好奇,组织上到底要给我办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事情,有心找齐语兰问个清楚,不过那样更把自己暴露,还是维持现在不说破的局面好。
  其实让我办事没问题,只是老鬼的身份不明,他让我做什么事也不知道,我心里这才有点忐忑。
  人对未知总是恐惧的。
  会不会有危险?

  会不会很难办?
  不知道。
  不过齐语兰说的一点很对,最近我过的有些浑浑噩噩的,天天起床不知道去干什么,因为这一天中发生的事情太对,完全是别人在推我在走,而不是我自己去做事,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想了想,我确实有几件事要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