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4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过来看看你。”
  乔菲扭过头继续敲打键盘。我紧张地直搓大腿,浑身冒汗。
  乔菲再次回头,茫然看着我道:“你是不是闲得慌?联系曹如诚了吗?”
  “呃……电话打不通,估计在路上呢。”
  “那你到底要干嘛?”

  “呃……我是想问……”
  还不等说出口,乔菲放在电脑桌前的手机响了。看到是方佳佳,她匆忙起身躲到卫生间关上门。
  和方佳佳打电话有这么神秘?我很想去门外听听她们说什么,可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地道,干脆坐下来浏览着她写的新闻稿。
  写得确实牛逼,康奈和她的差距不是一丁点。这稿件我看了都觉得百业集团是个有责任心有社会良知的企业,极Ju煽动性。
  不一会儿,乔菲出来了,踩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来。她走路的姿势很优美,笔直的双腿随着裙摆前后摇摆,一字步伐看得出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双臂自然下垂,保持与头部的平衡。再加上独特的气质和魅力,堪称人间极品。

  乔菲走过来推了推我,我急忙站了起来。她坐下道:“你刚才要说什么?”
  “没什么。”
  “哦。”
  又过了一会儿,乔菲有些憋不住了,道:“你要是没事的话能出去吗,站这里我有些心不在焉。”
  “我有事。”

  “那快说。”
  “呃……其实我是想问问……”
  乔菲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后半句,起身推着我往门口走去。
  就要关门的时候,我撑着手臂堵住门道:“徐晴邀请你去京城玩,你去吗?”
  “就这事?”

  “嗯。”
  “你现在还有心思玩?”
  “我是说等这件事结束后。”
  “什么时候结束,真以为很快就能结束?别天真了。回去好好想想怎么说服曹如诚吧,没功夫和你闲扯。”说完,啪地关上了门。
  被乔菲无情地赶出来,我站在门外有些恍惚,不知道刚才干了些啥。回到房间把杜磊摁着暴打了一顿,愤愤地道:“都是你孙子出的馊主意。”
  杜磊笑得差点岔气,捂着肚子道:“怎么了,你强吻了?”
  “滚!我都不知该怎么开口。”
  “合着你就没说啊,这就认怂了?”
  我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点燃烟道:“你让我怎么说?”
  “直接说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我直接先亲了再说。”

  “嘴炮,懒得搭理你。”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了。看到是肖楠的,我立马坐起来提高十二分警惕接了起来。
  “徐总,曹总回来了,在万国大酒店顶层花园。”
  “好的,我马上过去。”
  进入工作状态,我拿着整理好的资料来到万国大酒店,曹如诚正穿着宽大的睡袍坐在空中花园纳凉品茶。看到我后,脸上浮现出笑容,指着旁边的椅子道:“坐!”
  前几次见到他会有些拘谨,几番接触后也觉得没什么,看似威严霸气,其实挺随和的一人。
  坐下后,曹如诚亲自为我斟满茶,笑眯眯地道:“喜欢喝茶吗?”
  我对喝茶没什么讲究,不过跟老爷子学了不少。他喜欢喝茶,专门在网上买了一套茶Ju,家里存放着各种茶叶。于谦有抽烟喝酒烫头三大爱好,而他的三大爱好是抽烟喝酒喝茶,好像从机关走出来的公务人员都有此爱好。
  “还行吧,更多的时候是喝咖啡。”

  “咖啡有什么意思,你尝尝这茶怎么样?”
  我端起酒盅大的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道:“这应该是峨眉的竹叶青,不知对吗?”
  曹如诚看了看旁边的肖楠笑了起来,颌首道:“看来你很懂嘛,感觉如何?”
  我又呷了一口品味一番道:“此茶茶芽鲜嫩且有弹力,炒法津细,香气醇厚,甘甜清香,荡气回肠,当属论道级的绝品。”
  “论道级?”听到这个概念,曹如诚有些惊讶,道:“这你都懂?”
  我连忙谦虚地道:“不瞒您说,我父亲嗜茶如命,而且专研道教文化,对茶有一定研究,我就是随便听他说的,你要问我什么是论道,真不懂。”
  曹如诚饶有兴趣道:“你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
  “以前是1258厂的,后来倒闭了自己开了家摄影工作室。”

  “哦,摄影师,看来他也是性情中人,懂得享受生活。”
  “这倒是,他活得比我还潇洒多了,心态特好。”
  曹如诚频频点头道:“有机会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好好和他讨教下茶道。”
  我爽快地道:“成,他喜欢交朋友,能有您这样的朋友够他吹一辈子的了。”
  “哈哈……”
  曹如诚爽朗大笑,拿起桌子上的雪茄盒取出来剪开递给我,我客气的拒绝道:“我道行不行,抽不惯,还是抽香烟吧。”
  “你平时抽什么?”
  我从口袋里取出苏烟,他夹了夹手指道:“给我来一根。”
  寒暄了片刻,曹如诚突然问道:“你觉得张建刚此人怎样?”
  我有些发蒙,看看肖楠道:“不好意思,我对他并不熟悉。”

  “哦,那你对碧华园近期发生的事有所了解了吗?”
  “嗯,胡总今天和我聊了不少,大致都了解了。”
  “有对策了吗?”
  我点点头道:“基本上有了大致方向,在我汇报工作之前想听听您对此事的态度。”

  曹如诚眉头一蹙,掐灭香烟再次点燃雪茄道:“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在飞机上说对这起事件的处理态度是不惜一切代价,对吗?”
  “对,我说过。”
  “那这个不惜一切代价的范围值是多少呢?”
  曹如诚吐了口烟圈道:“你该不会是让我损失几十亿吧。”
  “那倒不会,我只是想听听您的心理预期。”
  曹如诚想了半天伸出一巴掌道:“控制在五千万。”
  我一颗心落地,笑了笑道:“如果我控制在五百万以下可以吗?”
  曹如诚眼前一亮,坐起来道:“这更好啊,说说你的想法。”
  我不急不忙道:“经济损失是一方面,不过需要您配合一同承担风险,您愿意吗?”
  曹如诚有些不耐烦了,道:“你直接说吧。”
  我拿出准备好的方案递给他道:“我已经把每起事件的处理方式都写好了,您过目。”
  曹如诚拿起方案起身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一看就是半个小时。我和肖楠提心吊胆地在外面等候着,生怕他勃然大怒,推翻方案的全部内容。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走了出来,从面部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重新点燃雪茄道:“这方案是你写的?”
  我差点把乔菲说出来,道:“我把我的团队带过来了,是集体智慧。”
  “哦,如果后天举办记者通气会来得及吗?”
  “来得及,此事宜早不宜迟,拖得越久对百业越不利。还不如及早面对,拿出最大的诚意面对公众,说不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曹如诚把方案递给肖楠道:“你看看可行不?”
  肖楠看得心惊肉跳,看完道:“徐朗,你这出得什么馊主意,让曹总在记者会上公开道歉,绝对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