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6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奶一妈出去吧,再哭下去他要哭坏了。”
  “不准走!”薄夜渊愠愠地说,“你难不成还想带着他?”

  “有什么不行?你不是打算每天带着孩子,让叶之璐贴身照顾你们吗?我帮叶小姐分担,她照顾你,我照顾小七夜可以了。”
  薄夜渊气得脸色变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他太吵!”
  “那你嫌吵得话更好,我陪小天赐住婴儿房,这里让给叶小姐照顾你,岂不是更好吗?”
  薄夜渊:“……”这是挖了个巨坑给他自己跳?
  小天赐哭一会儿,转过脸看了看奶一妈,见她梭梭地没走,小天赐继续哭。
  这小家伙,还会观望形势呢。
  黎七羽真的心疼他,从心地生出来的那种疼,起身要走。
  薄夜渊按住她的肩头将她压回去,沙哑地低吼:“连一个陌生的婴儿都我重要,随便一个男人都我重要?你宁愿选择叶之璐的孩子,也不要我?!”
  黎七羽冷然看着他:“是你选了叶小姐,我被迫只能选择小宝宝。”
  “我没有资格选谁!主导的人一直是你!”
  “是我把叶小姐调到你面前做贴身女佣的?”
  “是你留下她——像她这样的女人,杀了都嫌脏了我的手,你却留着她在庄园碍眼睛,黎七羽你对我可真好!”
  叶之璐瞪大着眼,听到薄夜渊这样不留情地说……杀了她都嫌脏了手……

  原来留着她不是舍不得杀她,是嫌脏了手?!
  叶之璐肩头重重一颤,万剑挖心,再看黎七羽怀里殷殷切切哭泣的小天赐,她变成如此多余的存在!
  “呜呜呜……玛玛……”小天赐的小手指向奶一妈,磨磨唧唧像是要说什么,却说不出话,只得把小脑袋埋在黎七羽的怀里继续吭哧吭哧地哭。
  黎七羽回过神,哄了哄小天赐,勒令奶一妈立即滚出去。
  奶一妈边走边诧异,一个晚不见,小少爷这智商好像突然长了一截。
  不过这小精灵平时很鬼,饿了知道吸手指头,尿片浸透了不舒服他会撅起小屁屁,并不像别的宝宝只会哭。

  而小天赐模模糊糊那声玛玛,是她听错了吗?六个月的孩子会说话了?
  不过薄夜渊和薄野薰小时候智商高,学语也很早!
  想起两位少爷小时候性格很分明,一个好动一个好静,薄野薰每天各种扑腾各种嚎,而薄夜渊是安静的小绅士。
  在这以前,小天赐是个安静的小绅士,不哭不闹很好带,沉默的小脸是那么淡然,拉粑粑尿尿饿了病了,都泰然处之。简直和小时候的大少爷如出一辙啊!
  大家都说果然是少爷的孩子,连性格都这么像……

  不过,小时候的大少爷在看到薄太太(亲生母亲)的时候,那老成的淡定消失了,如果太太抱了薄野薰没抱他,分分钟哭天。
  这小小少爷,怎么见了黎七羽这么亲热呢?真是匪夷所思。
  奶一妈小心地合门,透过门缝看到小天赐心满意足地窝在黎七羽的怀里,没有了威胁他哭累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滴眼泪都不浪费,立即停止了哭嚎。
  奶一妈咂嘴,真是诡异……
  于是整个午,小天赐是粘定了黎七羽,谁抱都嚎,一在她怀里又乖乖地很绅士。
  早餐黎七羽用餐,他靠着黎七羽坐着,小胳膊小腿蹭蹭她,小爪子摸摸她,她的头发丝或者纽扣儿,他都玩的很HAPPY。

  薄夜渊变成了超级冷气,全程黑脸,看到他的脸都要消化不良。
  所以,黎七羽懒得看他。
  叶之璐伺候着两人用餐,穿着佣人装的她被呼来喝去,变成薄夜渊的怒火发泄桶。
  毕竟是千金小姐出身,从小没干过下人的活,做不好被薄夜渊罚去擦地板了!

  薄夜渊不管是吃饭、喝水,切肉排,每个动作都是重重地声响……恨不得把盘子切碎。但是都没有得到黎七羽一个眼角余光。
  他的火气怎么会不大?只是个叶之璐的孩子让黎七羽爱不释手,以后真有了他们的孩子,他是不是会被挤到角落?
  后来大薄帝眼不见为净,离开庄园去公司了。
  黎七羽彻底失去干扰,带着小天赐相处愉快,他很乖,不像别的孩子事儿多,基本她只要抱着他、陪着他好。黎七羽后来带着他去了裁缝室,昨天一整天她为薄夜渊制作出了衣服的大致轮廓。
  发现她的东西被动过,衣服也被动过……

  虽然尽量按照原样叠了回去,可叠的手法不对!
  黎七羽蹩起眉,只有薄夜渊才会进来这个房间,没有她的吩咐别的下人不敢来。而且,也只有薄夜渊对她做的衣服有兴趣!
  果然,才摊开衣服里面飘下来一个条子:
  【我试过了!衣服太大了!不是我的尺寸!你连我穿多大码都不知道……???!】
  不是感叹号是连排问号,可见他怨气多重!

  她怎么知道薄夜渊试过后对着镜子郁闷了半小时……
  黎七羽想起早醒来时,薄夜渊那一张充满怨气的脸,心口无奈。他还是不发脾气的时候可爱!
  衣服才只剪裁了大概布样,他往身套着穿——试过了?!
  距离变成衣服还有好多步骤……

  黎七羽深深折服,在工作桌垫了超级软的一块羊毛毯,放小天赐趴在面。
  没有外人在场,小天赐没有威胁感,所以安逸地在毛毯爬着冲她呆笑。
  爬爬爬,爬到她手边,小脸凑在她的手指边,闻着她的气味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婴儿睡觉较多,可今天整个午小天赐打了十几个哈欠,是硬撑着不睡。
  这会儿小家伙终于撑不住了,一个哈欠连着一个哈欠,打了四个,眼泪水从眼角挂了出来,黎七羽差点笑了,见他闭哭肿的眼,几秒钟陷入睡眠。
  黎七羽抬手轻轻抚摸他的小脑袋,从来没有发现她竟是这么喜欢孩子。
  如果他是小七夜,如果她的心脏能好起来,再加薄夜渊……那是她最向往的幸福生活,想一想都要笑出声来。

  谢谢你小天赐,至少在她为数不多的时光里,有弥补的机会……更有品尝做妈妈的滋味。
  黎七羽看着她的设计稿,原本她为小七夜也设计了亲子装。
  小天赐和小七夜相差二十天左右,都是小宝宝,所以给小七夜设计的衣服,制作小一点也能给小天赐穿。
  黎七羽温柔地看着他,宝宝的衣服没有大人的那么复杂,做起来也简单。
  剪剪缝缝,加有现成的缝纫机,今天能做好。
  薄夜渊眼睛嫉妒地发红——

  电脑里是黎七羽的工作间,她和小天赐相处的情况随时落在他眼里。
  黎七羽对小天赐温柔得不得了,眼神时不时看着小家伙,而且原本准备为他制作的衣服又叠了回去,见她拿着软皮尺在给小天赐测量,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日期:2017-12-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