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4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老师,我现在感觉自己有好像有心理方面的疾病,你能帮帮我吗?”小伙子轻轻的对我说。
  心理疾病?那可不是我疏导的范围,我想不会是情感受挫得了抑郁症吧。
  “别紧张,咱们就是聊天,如果你相信我,有什么话尽管说。”我笑着对他说,我想尽量打消他内心的那种紧张感。
  他叹了口气,“林老师,说了怕你笑话,这都是小时候遇到一些事情给我造成心里障碍了。”
  这小伙还挺会用词,心理障碍这个词很准,心理疾病可不能随便说。
  “没关系的,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阴影。”我想鼓励他把心理阴影说出来。
  “林老师,我都不好意思说了,但每次都会想到这些事。”看来他遇到的事真在心理成为一个抹之不去的阴影了。
  “说吧,或许我能帮助你。”我笑着对他说。
  小伙子说,他小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就把他送到亲戚家去,在那边上学方便。
  但有一次,他放学很早,回到亲戚家,听到屋里有喊叫声音,他就好奇的通过门缝看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我对小伙子说,男女那点事很正常啊,只不过那时他还小,感觉到奇怪,但长大后,不应该有这样的心理负担?
  小伙子告诉我,说他亲戚做那事有点怪异,让他现在想来都感觉那是一种无法让自己接受的方式。
  我问他有没有过那方面的经历,他说早已有女友了,而且也同丨居丨了。
  然后他又给我描述那个亲戚怪异的方式,让我听了都感觉到脸红。
  小伙子告诉我,后来他回到父母身边,还偷看父母那点事,但没感觉到什么,再后来,他找到女友后,两人在一起时就会想到在亲戚家看到的那一幕。
  听了这小伙的诉说,让我也感觉到他的心理障碍在他的内心里一定隐藏的很深。
  我虽然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男人在小时候对那种事渴望可以理解,必竟那是青春躁动期,男人基本都经历过一段难熬时期。
  他还说,现在小时见过的场面,始终影响着自己,每次和女友在一起时,一想到小时候看到场面,他就感觉不舒服。
  女友说他可能得了病,但他去好多大医院查过了,身体都没什么毛病。
  我给小伙子做了一套测量表,也没有发现他在精神上的疾病,看来还是小时候看到的那不该看到事情,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
  “没什么事的,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过,但你可以试着不去想它!”我劝小伙子。
  他凄然一笑,“林老师,我确实想控制自己不去想,但却控制不住,你能想办法让我忘却吗?”

  我有点不可理解,这种事情怎么会忘却呢?这世上也没有卖忘却药的。
  “你可以试着做一些你感兴趣的事,比如你的爱好方面,多用点心,这样就不会想这事了。”我建议他。
  他说有时自己停下来就会想,特别是与女友做那事时,那个场景就会出现。
  我建议他和女友在一起时,可以看看别的,慢慢地把自己的那种状态调整地过来。
  人活这世上,那点事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很正常的事,没必要这样刻意去想。
  再一个,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方式,没有刻意想别人,不要把这样事想象的那样严重。
  小伙子听了我建议与劝导后,连连点头,他说回去就去按照我的建议去做。
  送走小伙子后,吕大安过来问我,这小子是什么情况?我笑着对吕胖子说,就是男女之间那点破事。
  吕大安央求我给他讲讲,“大仓,感觉挺有意思,讲一下呗!”
  “讲个鸟啊!你去多和我大姨子交流一下,就知道咋回事了!”我调侃吕大安。
  臧琳问我,这个人不会是袁凯派来的吧?
  我笑着对她说,袁凯也不敢派人过来,他也知道我很容易识破他的阴谋。

  臧琳让我小心点,都让人暗算过了,还这样大意。
  说归说,闹归闹。但我也长记性,袁凯这次暗算我,也是对我的警告,明确告诉我不要掺和他家的事。
  袁凯这小子做的事太绝了,以美男计把安萍迷惑了,如果不是我提醒,那安萍公司肯定遭殃。
  静心更不要说了,我不知道下一次我会不会掺和袁凯的事,如果再被卷进去,那他将对我做出什么样动作呢?
  连续几天的店内疏导工作,突然感觉很累,真想去睡上一觉做个美梦。

  但看看臧琳、小虹、吕大安他们,也同样跟着我受累,工资也不高,他们能这样忠诚跟随我,真的很欣慰。
  小虹说她已经喜欢上这样的工作,比起自己当年当模特时强多了。
  我逗小虹,那时可是卖脸工作,现在可是用心工作。
  其实小虹的加入,确实让小店客流量大增,很多人都奔着我的店里有一个美女模特而来。

  我也知道增加的这些客户大部分是男人,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情感困惑,只是一睹小虹的美貌。
  吕大安说现在省城其他店也仿效我们,都有美女站台,但比起小虹真是差远了。
  我并不是为了靠美女员工招揽客户,当时小虹从袁凯公司出来后,直接奔我这来,她落迫时找到我,作为以前同事,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我有时也劝小虹,如果再有好的工作,比如模特公司、电影公司啥的可以去。当然现在流行的女主播也可以一试。

  小虹说,她既然选择我这里了,就打算在我这里长期干下去,这句话让我很感动。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泡好茶,与吕大安、小虹他们闲聊着,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鸣翠打来的。
  “雨仓,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你现在方便吗?”
  “没事的!你说吧!”
  “现在静心很痛苦,而且袁凯不止一次威胁她,还来G市说要把我们公司搅黄了!”
  看来袁凯真是有点气急败坏了,我问鸣翠怎么不报警。
  鸣翠很无奈的说,都是自家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我明白鸣翠的苦衷,她所面对的袁凯那可是自己亲生儿子,而静心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其实袁凯去G市捣乱,与我当时想象的一样,静心向袁凯表明不再相处了,因为他们是兄妹关系。

  袁凯当时就不乐意了,他认为追求静心是光明正大的,是谁拿这些谎言来拆散他们呢。
  静心就把鸣翠怎么生她的事给袁凯说了,袁凯直骂鸣翠是个骚娘们!她当年背叛他父亲,就是因为耐不住寂寞。
  因为袁凯骂鸣翠,把静心惹急眼了,她也骂了袁凯。
  静心可是火暴脾气,平时看不出来,但这丫头要是生气了,那可谁也挡不住。
  没想到袁凯居然跑到G市来找鸣翠,把狠话难听的话,一鼓脑对鸣翠说了一个遍,然后就走了。
  日期:2017-01-20 07: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