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39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饭时,臧琳没喝酒,我和吕大安、小虹没少喝,我真没想到小虹这样能喝,记得上次她喝完酒时的状态,想想都感觉可爱。

  吕大安已经不胜酒力,让小虹三五句话就连干三杯。
  而我那个大姨子臧婉却向我发起了进攻,不停的敬我酒。
  我也豁出去,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灌一下臧婉,也不停的敬她。
  但男人的消酒能力必竟比不上女人,战不了几回合,我就感觉头昏脑胀,仿佛整个屋子在转。

  我想完了,这次肯定喝多了,可别出洋相啊。吕大安早已经喝的瘫坐在椅子上。
  臧琳则劝我们少喝点,但已经晚了,酒早已进入肚里发生反应,吐出来也不行。
  酒局结束后,我隐约听到臧琳让我自己打车回去,她去送小虹回店里。
  我迷迷糊糊打了一辆车往家走,上车我就睡着了。
  “哥们,到家了!”出租车师父叫醒我。
  我下车踉踉跄跄地往小区走,喝多酒的人再迷糊,他也能找到家的方向。
  走到单元门口,掏了半天钥匙也没找到,这时我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感觉浑身酸痛,眼前一片昏黑,手脚也动弹不了,我这才意识,手脚已经被绑了,眼睛蒙上了黑布。
  我想坏了!我是不是被人绑架了。
  我静静的听了听四周,并没有声音,一切都静悄悄的。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我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试了试绑住的手,还好,不算太紧,我费了好半天劲把手上的绳子取下,摘下蒙眼面目 ,才看到这一处破败不堪的将要拆除的房子。

  我快速跑了出去,这时天刚亮,我辨别了一下方向,才知道这里是刚拆的棚户区。
  微弱的路灯下,我继续朝着主路跑了起来,我要尽快打车回去。好
  不容易打到一辆车,我让出租车司机加快油门往家赶。
  臧琳开房门,一见是我,她大吃一惊,“你干嘛去了?打电话也不通,以为你去找那个安萍了呢!”
  我惊魂未定的对臧琳说,“我昨晚被人绑架了!”
  “绑架了?怎么回事?”臧琳惊呀的问我。

  我就把昨晚怎么回到小区,然后在楼下被人打了一闷棍,尔后又被人送到那片即将拆除的棚户区里的事,给臧琳说了。
  “马上报警!这是谁啊!太目无枉法了!”臧琳生气的就要打报警电话。
  我向她摆摆手,“不用了!我知道是谁!打了也没用!根本就没证据!”
  第二天到店里后,吕大安就问我,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我告诉吕大安,我可能被袁凯派来的人暗算了。
  吕大安惊呀的问,“怎么能断定是袁凯呢?”
  我对吕大安说,对于李成与安萍两口子的事,咱们给袁凯搅黄了,而且还把他和静心的事弄黄了,这小子能不急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静心肯定与袁凯分手了,当然她不分也不行,必竟亲兄妹关系。

  更为让袁凯生气的是,安萍也突然消失了,也就是说,袁凯精心设计的这个局,让我给破了。
  这小子一定把气撒到我身上。但这些事情,袁凯怎么知道的呢?肯定有人告诉他。
  吕大安认为,估计袁凯运用自己的关系,查阅我们在G市的宾馆登记。以袁凯的脑子,他肯定猜到是我。
  我同意吕大安这个推理,这次袁凯给我使坏,暗算我一下,还没要我命,这说明他不敢把事情闹大。
  但最让袁凯气急败坏的事,他收购安萍的分公司泡汤了。

  最让他来气的应该是静心与他分手。我想袁凯与静心恋爱是假,他想吞并鸣翠那个小公司算盘是真,这次他彻底没戏了。
  “应该说袁凯的男**惑计划,前期成功,骗了两个女人的欢心,但最终目标没有实现!”小虹在一旁对我说。
  我让小虹也要注意点,必竟小虹曾是袁凯的手下,这小子要是急眼了,什么歪招都能使出来!
  “大仓,我也找两个人暗算一下这小子吧!”吕大安气愤的说。
  “不必了!他能犯法!我们不能像他那样!人间正道是沧桑,我就不信他袁凯能把我怎么地!”我想对待袁凯这种人,既要动脑,也应该避免与这种人发生正面冲突。
  臧琳给我包扎了下伤口,其实并无大碍,除了脑袋上一个大包,就是胳膊和腿的擦皮伤。
  吕大安问我下步怎么办,我笑笑说,还能咋办,他走他的独木桥,咱走咱的阳关道,井水不犯河水,不用理他,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不能因为一个袁凯,还不让我吃饭了。
  我把这几天的疏导记录看了一下,对于那些回访的事,交待给臧琳与小虹,我想这些疏导工作,臧琳已经独挡一面了,可以应付得了。

  但小虹对我说,有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的事,她和臧琳不便于出面,让我到时接待一下。
  看了看记录,只是登记了他有小时候关于男女之间那点事的心理障碍,而且这个人还不想来店里。
  我想总不能让小虹与臧琳两个女人去上门服务,那样不仅危险,而且也不方便。
  看来这个男人应该问题不大,估计不会像之前王冉辉和田甜那样的事复杂。
  我让吕大安留在店里,我决定上门与这个男客户见面。
  经历过这次被人暗算,我心有余悸,干啥事都怕袁凯再给我使坏。
  臧琳劝我还是先别干了,在家休整几天,如果再接到大的疏导任务时,再干也不迟。
  但我不这样想,越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越应该做的更好,让那个背后暗算我的人,感觉到压力。
  吕大安劝我,先别去男客户家,万一那个男客户是袁凯的人,给我上套怎么办?
  我想管他是谁了,我这是光明正大做生意,就是袁凯派来的人我也不在乎。
  于是我就给那个男客户打电话,打了好几遍都是无法接通,我心想这怎么回事。
  我想可能估计就是一个整事的人,就没当回事。
  这两天,来的客户很多,突然感觉到店面真的小了,很多客户要在等候。
  这时我手机响了,我一看是一个新加好友,就不明白这是谁。我当时没加,就回复一下:你是谁?然后继续给客户进行疏导。
  接待完两个客户,已是中午时间,吕大安早已经把盒饭买好了。我匆匆吃了一个盒饭,准备下午的工作。

  只见手机里那个加我的人问我是不是做情感疏导工作的,我说是。然后他就说是前几天预约的客户。
  为了安全起见,我让这个加我的男人,下午三点左右来店里。我不想单独见面,只要他来,我就不会担心出现什么事了。
  下午快三点时,我刚接待完一个客户,小虹就过来对我说,那个预约的男客户来了。我连忙让小虹把他请进屋里。
  只见来人,也就二十七八岁,穿着一身休闲衣服,很帅气的模样。

  “快请坐!”我连忙客气把让他坐在椅子上。
  “你就是林老师吧?”他问我。
  “是的,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端给他一杯咖啡。
  只见这个小伙子,说话很腼腆,不像他的长像,看他心事重重样子,似乎真有难言之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