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8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经有几天,彭少根感觉管丽颖很顺眼,可是自从自己竞争市长失败后,丑女人便变了嘴脸,经常说话夹枪带棒的,就好像自己把她怎么着了似的。
  今天管丽颖仍然是那个德性,进门就说:“哟,彭市长,人家可是马上要到最高学府深造了,你这个常务什么时候去呀。”
  听她如此一说,彭少根意识到秘书所言不虚,便冷冷的说:“做人不能太贪心,我这个副处有自知之明,去过一次省委党校已经很知足了,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
  自然听出对方在回敬自己,管丽颖“哼”了一声:“一场竞争市长闹剧演下来,本以为只有老魏鸠占鹊巢,成了赢家,不曾想最大的赢家竟然是他。原来还有人做伴,现在只能一人叹息了,也不知这千年老二要做到什么时候。”
  人长的丑就罢了,却偏偏要出来做怪,对自己冷嘲热讽,这个娘们真是可恶之极。彭少根“嗤笑”道:“上了二十多年班,就弄了个常务副市长,这世道确实不公。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人可是连个常委都没混上,跟这些人一比,我应该无比庆幸才对。”
  “哼哼哼”,连哼三声后,管丽颖没讲出一句话来,气咻咻的出了屋子。

  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彭少根长嘘了口气:“哎,不服都不行啊。”他此时说的确实是真心话。
  从竞争市长开始,彭少根就把楚天齐视做了最危险敌人,极尽各种办法,想让对方失去竞争机会。到头来,楚天齐确实没能晋升,而自己也照样原地踏步。在短暂的失落后,彭少根也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反正有姓楚的陪绑。可是没想到啊,人家竟然去了中央党校,这可不是谁都能去的,更不是短期内就能运作成功的。显然人家早就在弄这事,根本就没盯着那个小小的市长之位,而自己还自作聪明,和人家斗个不停。还不知那小子该怎么看自己,估计是把自己当做大傻帽了。从现在来看,自己就是大傻帽,和人家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不得不服。

  当然,彭少根虽然服气了楚天齐,但并非服气他本人,而是服气他背后的人,服气他过硬的靠山。
  楚天齐即将中央党校学习之旅,不但传遍了成康市,也传出了定野市范围,传到了省里。不但董建设、邢志军知道了,张天凯也知道了此事,而且三人在当天下午刚一上班,就坐到一起,品评此事。
  看了看对面两人,张天凯说了话:“怎么看?”
  邢志军抢先回答:“姓楚这小子确实够阴的,前几天还在和彭少根狗咬狗两嘴毛,弄了个两败俱伤;这才几天,就悄没声的闹出了这么大动静,这其中必定有鬼。”
  “什么鬼?你说说。”张天凯微微扬了扬下巴。
  邢志军身子向前探了探,很神秘的说:“省长,您记不记得,前一段有过一个拍摄纪录片的传言?”
  “啊,好像有这么一说。”张天凯应的很含糊,“怎么啦?”
  “当时有人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到头来怎么着?”邢志军特意瞟了旁边一眼,“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也不知是谁放出的风,我看就是姓楚那小子故意瞎乍呼。”
  董建设“哼”了一声,刚才邢志军说的“有人”就是他,然后问道:“那你说这事呢?”
  “要我说呀,这事八成又是小孩子过家家,自个哄自个,根本没那么回事。”说到这里,邢志军又补充了一句,“省长,我说的对吧?”
  张天凯没有回答邢志军,而是看向董建设:“你怎么看?”
  董建设缓缓的说:“这次的事不可能有假,那可是大红头的函件寄了过去,而且……”
  邢志军抢了话:“怎么不能有假?现在什么假不能造?有人还冒充联合国官员呢。生了好几个孩子的娘们,照样可以找地方修补,然后冒充黄花大闺女,我就奇怪了……”

  “你那脑袋只是出气的?”张天凯喝止了邢志军,又对着董建设道,“继续说。”
  董建设不急不缓的说:“这次的事不可能造假,这不同于拍纪录片那事,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掩盖过去。而这次可是要去学习,还是学习半年,根本就不可能搪塞。再说了,这可是要履行好几道手续,好多部门都是要备案的。”
  邢志军又抢了话:“那要是……”
  “你先回安监局,万一有事呢。”张天凯打断对方,手指屋门方向。
  “可是,可是……”邢志军极其不愿的吭哧着,退出了屋子。
  看到屋门重新关上,张天凯无奈的摇摇头:“什么人呀。那次去成康,要不是提前给他打了稿子,指定又弄露陷了。”
  董建设并没有品评对方的话,而是直接说道:“从现在来看,怕是那次纪录片的事,也并非空穴来风。”
  “是呀。”张天凯点点头,“从这次的事看,他的确有后台,后台可能还不小,最起码应该是省一级的。”
  董建设也点点头:“是呀,这次的手法太利落了,到现在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不服都不行呀。”

  张天凯长嘘了口气,身子仰靠在椅背上,眼望顶棚,显然在心里盘算着事情。
  三十日下午,好多人还在为楚天齐党校学习一事猜测着,想要对其使坏的也不乏其人。而事件的主人公却无瑕顾及这些,他已经在争分夺秒做着离开的各种安排了。
  此时,楚天齐正在自己的办公室收拾行囊,同他一起收拾的,还有秘书李子藤。
  尽管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但楚天齐能看出秘书的不舍。他何偿舍得?
  在这个屋子里,楚天齐整整待了两年多,诸多陈设更是和他几乎同时进到这里,他已经适应了它们。它们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熟悉,更像是默默无闻时刻陪伴左右的朋友。很快就要离开了,下次再见还不知什么时候,还能不能见到它们?楚天齐是悲观的,他觉得自己回到这里的可能性很小了,也对屋子是否易主持怀疑态度。
  对这些桌椅尚且如此眷恋,秘书可是常伴左右,一直为自己服务,帮自己传递信息,替自己排忧解难,楚天齐自是不舍与对方分开。对方更像是自己的朋友和哥们,自己已经和对方有了兄弟般的情谊,这一次分开临近,下次相见还不知在什么时候,更不知会以何种方式相见,楚天齐自是难免伤感。
  屋子里弥漫着离别的愁绪与感伤。
  还是楚天齐先说了话:“子藤,凡事多动动脑子,既要把工作干好,更要保护好自己。以前的时候,咱俩能够互相商量、互相帮衬,现在只剩下你自己,一切都要多加小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