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1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上听到不少的风声,虽然小老百姓们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但这儿整体的氛围,却莫名凝重,时不时能够瞧见一两个修行者匆匆而过,神色忧愁。
  我们的下一站,拜访的是崂山,只不过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崂山封山了。
  在当前的乱局之前,现任掌教无缺道长没有再管世事,直接选择了封山闭关,连我们拜访都没有能够得以一见。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没有说太多,转身就前往烟台。
  九丈崖。

  来到了岛屿之上,我们商量着谁前往荒域,谁在此留守,最后决定由杂毛小道留在这里,而我和屈胖三则过荒域去,毕竟我们对那里还算是比较熟悉,而且华族的人也认可我们。
  当然,安与我的关系,也是别人替代不了的。
  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出发的时候,我却接到了慈元阁方志龙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他问我现在在哪。
  我下意识地含糊其辞,而随后他十分焦急地说道:“陆言,你不是找我帮忙打听你哥的下落么?我这里刚刚收到一个消息,就是关于他的。”
  啊?
  我赶忙问他怎么了。
  方志龙沉重地说道:“他现在落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手里。”

  啊?
  在我即将奔赴荒域的时间节点,骤然听到方志龙说起的消息,让我顿时就是一惊,心头狂跳数秒钟,方才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确定?”
  方志龙说对,我们在米国内华达州林肯郡的五十一区有一个线人,刚刚从那边传来消息,说一个叫做黑狗的男人,在那里被人拘捕,现在给扣押在当地,而我们通过其他的手段,并没有在警局里面找到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么就是落到了军方手上,要么就是落到了第三方的手里;而我们的内线告诉我们,三十三国王团的二号人物“魔术师”,在五十一区里面的地位很高,很有可能就是首席科学家……

  听到他的话语,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说道:“你的意思,他应该是落到了三十三国王团手上了?”
  方志龙说对,差不多,具体的情况,我这边还在继续打听?你在哪?有时间的话,我们见面聊。
  第二次。
  如果说第一次我还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方志龙第二次问起“你在哪”的时候,我的心头陡然跳了一下。
  此刻的方志龙,多多少少,还是让我感觉到有一点儿不对劲。
  他的话语,比起之前,多少有一点儿不自然。
  我心头有点儿疑虑,却还是开口说道:“藏边出事了,你知道么?我们现在在藏边的米堆冰川附近潜伏着,准备设计将敌人的头目引出来,一举消灭掉,所以……”
  听到我的话语,方志龙立刻说道:“公事要紧,反正我这边也不是很确定;你放心,我继续加大探查的强度,能尽快给你一个确定的消息。”
  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在我旁边听着的屈胖三说道:“他什么意思?”
  啊?
  我说怎么了?
  屈胖三提出了我刚才心中的怀疑,说尽管我们的关系不错,但关于行踪的事情,就算是我们自己,也不会随意说出,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我们在哪里呢?
  杂毛小道也听了出来,眯着眼睛说道:“你的意思,是……”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这些天来,其实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我们前往苗疆万毒窟的时候,路上一直有被人跟踪,就算是倒了几次车,还是给人抓到了,这件事情很蹊跷,而且也一直没有找到出卖了我们心中的人,那么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慈元阁的方志龙么?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我的心头为之一震,几秒钟之后,我有点儿不敢确信,说不可能吧?方志龙与我们合作多年,另外黄胖子可是一字剑黄晨曲君的儿子,忠烈之后,也是王明、老鬼他们南海一脉的人,照道理说,绝对不可能出卖我们的。
  屈胖三说黄胖子不可能,并不代表方志龙不会。
  我还是不信,说不可能,现在的慈元阁能够重新开张,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仰仗了我的奔走,他如何能够忘恩负义,回头对付于我呢?
  讲到这里,杂毛小道说话了:“慈元阁之所以能够发家,是因为我茅山李道子赠予的符箓大礼,而后来我们与慈元阁的交情颇深,如果是按道理讲的话,的确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但凡事也得分两面说,这世界上也有许多不讲道理的事情,譬如之前慈元阁被关张,产业给人夺取,这事儿就没有道理可讲,方志龙心灰意冷,重新找人投靠,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不要声张,暗中观察吧。”

  我说那我怎么办?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准备仅凭着方志龙红口白牙一句话,就准备跑到米国的五十一区去大闹一通?
  我苦笑,说五十一区的大名,我是知道的,那儿就跟白城子一样,龙潭虎穴,我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傻愣愣地往那里闯——只不过一想起我哥如果真的落到了那个地方,不知道会受多少的苦,而且也未必能够活着出来。
  听到我的话语,两人都沉默了。
  的确,有的事情,不是本人,很难体会得到这里面的痛苦。
  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对我说道:“这件事情,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要看你怎么想——等处理完荒域的事情,我们回头得主动找波机会,看看能不能擒获住敌人一两个重要人物,然后跟他们进行人质交换,你觉得如何?”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提议,我赶忙点头,说对,就是这个思路,每一张大阿卡那牌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西方的世俗潜规则中,贵族都是可以赎买的,这件事情,也许会成功。
  杂毛小道的话语让我忧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搓了搓脸,然后准备出发。
  来到了九丈崖,我们准备通过之前的通道离开这里,一切都是轻车熟路,然而当屈胖三启动通道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滞涩,屈胖三在那里弄了许久,还是感觉有一点儿磕磕绊绊的,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崖边,然后开始往下跳。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通往荒域的通道居然并没有开启,两人跳崖,居然直愣愣地往崖底之下的海面砸去。
  噗通……
  整个人都进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经过了好一会儿的浸泡之后,我浮出了水面来,在不断卷涌的海浪拍打下,仰望头顶的星空,以及跟前的悬崖,有点儿发愣。
  居然,没有能够过去?
  好一会儿,我旁边又冒出了一个人来,却是屈胖三,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海水,愤愤不平地骂道:“骂了隔壁,黑心肠的家伙,我说怎么这么多古怪呢,原来那帮人将通道给直接封住了……”
  巨大的海浪声中,传来了杂毛小道的喊声。
  过了几秒钟,一道黑影从崖上攀岩而下,落到了离海面还有三米多的崖壁之上,如同壁虎一般抓着岩石,然后朝着我们喊道:“怎么回事?”
  日期:2017-05-1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