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4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只是个副总,有些事把控不了。”
  “理解。我现在想要一整套资料,包括氨气超标的检测报告,以及二期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还有质量工程监管手册,能帮我提供吗?”
  “我尽量试试吧。”
  “好,那你辛苦了。”
  送走胡晓峰,我把乔菲叫过来把刚才的谈话大致讲了讲,她许久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道:“这事的容我想想,一切等拿到相关资料再说。”
  乔菲认真的样子很可爱,我凑到耳边小声道:“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也许是我鼻孔喷出的热气触动了她耳垂的敏感神经,她一下子脸红了,匆忙躲开道:“你想多了,我只是顺路路过。”
  我笑着道:“既然我,为什么不方方承认呢。”
  “别自作多情了,好好工作吧。”说完,起身走出了房间。
  我能读懂她的眼神,倔强的背后隐藏着一颗柔轮的心,也许正是这样,才是吸引我的原因。
  忙活了一上午,快到中午时,胡晓峰把资料都送过来了,全部都是复印件,可见并非通过正常渠道得来的。我无心介入百业集团的内部斗争,可潜移默化地已经在渗入,但决不能参与其中。
  正准备吃午饭时,徐晴来了电话。在酒店门口,见到了好几个月未见的妹妹。

  徐晴如同往常一样,不顾在什么场合,直接扑倒我怀里,搂着肩膀撒娇道:“哥,想我了没?”
  看看乔菲异样的眼神,我连忙推开道:“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害羞,当然想了,好长时间不见,又漂亮了。”
  妹妹生性活泼开朗,多少年未变,长相遗传了我爸的基因,落落大方,乖巧可人。看到杜磊兴奋地道:“磊哥,你也来了啊,好久不见,又胖了啊,哈哈。”
  杜磊经常在我家蹭饭,又天天在一起,早已把他当成了一家人。他经常和徐晴开玩笑,俩人时常因为北大和清华谁好的问题争得面红耳赤,难分胜负。
  杜磊嘿嘿笑道:“这还算胖,我怎么觉得瘦了呢。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经常提到的康奈。”
  徐晴一副惊讶的表情道:“原来你就是康奈姐啊,经常听磊哥提及你,说多么多么喜欢你……”
  我急忙拦着道:“有你什么事,少说两句吧。”

  徐晴挤眉弄眼,转向乔菲道:“这位是?”
  杜磊迈前一步道:“这位是乔菲,既是我们的上司,也是我们的嫂子。”
  乔菲差点就和杜磊干起来了,徐晴似乎明白了什么,凑到跟前小声道:“真是我嫂子?”
  我眨眨眼道:“正在努力。”
  “哈哈,成啊,眼光不错,我喜欢。”
  “谢谢夸奖,你可别瞎说啊,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知道。”徐晴将身后的男子推到前面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学长,叫丁洋,目前在一家化学科研所工作,怎么样,帅吧?”
  丁洋长相斯文,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清秀腼腆,这或许是文人的符号。对于我这种学渣而言,学霸永远是神一般的存在。伸出手道:“丁洋,很高兴认识你,感谢你百忙之中过来帮忙,打扰你工作了。”
  丁洋客气地道:“没关系,今天正好我事情不多,接到徐晴电话毫不犹豫就来了。”
  俩人眼神碰撞的时候我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难道这就是徐晴的初恋?我不好意思戳穿,不过我对丁洋的印象蛮好的。
  中午吃饭时,徐晴充分发挥语言和人际方面的天赋,很快与乔菲和康奈打成一片,无话不谈。反倒是我们三个大男的略显尴尬,看着她们热火聊天。
  吃过午饭,乔菲和康奈费了很大周折联系到那位业主,经过一番协商后,最终同意进行气体检测。丁洋拿着专业的仪器对房间的每个角落认真排查了一遍,拿到了第三方的鉴定结果。
  他没有当着业主的面公布结果,回到酒店道:“刚才我进行了细致检测,房间里的氨气达到68,但墙体释放出来的氨气只有06,装饰建材中的氨气值高达83。也就是说,墙体里的防冻剂超标国家规定的3倍。这并不是最准确数据,也有可能通过这段时间的挥发氨气值降低,再过一段时间还会持续下降。”

  拿到这个检测结果,看似坏消息也是好消息。至少为我们下一步开展工作提供了依据。
  忙活了一天,徐晴和丁洋还要返回京城。匆匆见面来不及叙旧就又要分别,多少有些不舍。
  不过徐晴似乎对我并无牵挂,倒是对乔菲格外热情。分别时,拉着她的手道:“乔菲姐,后天是周末,我正好有时间,能邀请你和康奈姐过来玩吗?”
  乔菲不自然地看看我,道:“看情况吧,我从日本过来,只和公司请了一周的假,如果能赶上一定过去,好吗?”
  “必须要赶上,我还有好多话没和你说。而且我明年要出国留学,还要你给我提点意见呢。咱俩一见如故,特别亲切。我小时候就幻想着有个姐姐,可惜我妈给我生了个哥哥,和他简直没有共同语言。”
  乔菲笑了,点点头道:“我也一样,但我还有工作,尽量吧。”
  徐晴和乔菲拥抱了下,走到我跟前道:“哥,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加油啊。”说着,冲着乔菲努力努嘴。
  我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别的心了,快回去吧,路上要注意安全。”

  送走徐晴,黄昏及至,生于南方的北方人没有在北方生活过一天,却对北方有着特有的情愫。妹妹前往的方向,正是我曾经的家。曾经几何,我对京城是无比的向往,总想着有一天能踏上故土,而那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
  听父亲说,我家祖籍四川雅安,当年太爷爷跟随国军出川浴血奋战,参加了著名的淞沪会战、长沙会战,最终战死沙场。而我爷爷参加了红四方面军,一路北上在百团大战中壮烈牺牲。临死时将我父亲托付给生前的战友,留在了京城。文丨革丨时因太爷爷原因下放到新疆兵团,后转战云阳,就此扎根。
  父亲一生命运多舛,年幼丧父母,中年丧妻,比起父辈的光辉事迹,他显得有些平庸。也正因为如此,我和妹妹才有一个健康温暖的家。
  乔菲见我发呆,低声道:“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笑了笑道:“没什么,每次和我妹妹分别总有些不舍,好歹我还享受过母爱,而她懂事后母亲已经离开,就我和我爸俩大老爷们把她拉扯大,现在想想觉得是奇迹。”
  乔菲望着远处眼神迷离,我的话似乎触及到她的敏感神经,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话有些不妥。连忙道:“别往心里去,我只是随口一说,将来一定会找到你母亲的。”
  乔菲苦笑一声,捋了捋头发道:“找到又怎样,找不到又怎样,她狠心抛弃了我,就凭这一点我始终无法释怀,更无法饶恕。好了,不提这些了,我们上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