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6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他近在咫尺英俊的脸,她心跳了起来:“她是小天赐的母亲,我不希望孩子以后没有妈妈。”

  “所以,你希望她做孩子的妈,做我的妻子?!”
  “我没有这样想……未来你想娶谁,喜欢谁,都凭你的喜好。我没有权利左右这些。但叶小姐只想待在薄家,哪怕做一个下人,只要能待在孩子身边好……这样的要求我没法拒绝。”
  “未来我想娶谁都行?只是不是你?”薄夜渊攥紧了她的胳膊,“是不是?!”
  她的口里,从来没有他们的未来。
  他设想的蓝图里,都是“我们”,可她不一样,她的话里都只有“他”……

  薄夜渊满满的不安全感不是没有缘由!她把他们分的很清,她的字里行间,都没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你没法拒绝叶之璐,一个你的情敌你都觉得可怜……那我呢……”薄夜渊的脸抵在她的肩头,沉沉地靠着她,“你只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我,不在乎我的感受?”
  “……”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爱我是以怎样的心态容忍那个孩子,容忍叶之璐……的存在。我忍不了北堂枫,也忍不了你跟他的孩子,只要想到那个孩子我发狂!”薄夜渊按住她的肩头,重重地晃她,“什么时候你看到别的女人靠近我,你也会生气……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才会亲手把叶之璐和她的孩子赶出去……”
  他的嗓音越来越嘶哑,酒味浓重。
  可能是真的醉了,他靠在她肩头迷糊地睡过去……
  黎七羽眼神空茫,单手抚摸他的短发,吻了吻他的额头。
  不管是叶之璐、薄老太、还是薄绯儿,都是深爱薄夜渊的人。她们虽然是黎七羽的敌人,却是薄夜渊仅有不多的亲人。还有薄野薰和小天赐——
  黎七羽希望薄家能够完整,她从小没有关爱,她所奢望的最珍贵的东西,在她离开世界以前,都想竭力为薄夜渊保存。他永远也不会懂,因为他从来没有孤独过。
  翌日。
  “少爷,热水我已经给你放好了……”
  黎七羽恍惚听到叶之璐的声音,她在大床翻了个身,看到床边穿着佣人装、一脸温驯的叶之璐,她眉头皱了两下,猛地清醒。

  薄夜渊躺在她身边,单手搂着她的肩,敞着半个结实的胸膛,英俊而诡秘。
  叶之璐手里拿着浴衣,望着他的眼神有着浓得发腻的爱慕!
  “黎小姐,你也醒了?早。”叶之璐目光平移到黎七羽脸,气氛尴尬。
  黎七羽皱起眉:“叶小姐,我不是说过了,佣人的活儿不需要你干?你只要专心照顾好小少爷即可。”
  “可少爷说……从今天起,我被调过来贴身照顾他和小少爷。”叶之璐艰涩地说,“大小一起照顾。”
  黎七羽心脏像被重重锤了一下,也对,没有薄夜渊的命令,叶之璐算问天借了胆子也不敢进他的起居室。
  薄夜渊早醒了,右手边搁着电脑,随意地看着合同。
  而把黎七羽圈在怀里的左手,随意地撩拨她的长发,暧一昧地摩挲着。仿佛这里只有他们,没有旁人!
  黎七羽身体僵起:“薄夜渊,这样有意思吗?”

  “该我问你,”薄夜渊冷笑,“把她召回薄家庄园,在看我目之所及的地方出现,不是你的意思?你这么想我跟她在一起生活,我遂你的愿。”
  “我让叶小姐住偏院,她在那边生活不会打扰到你——”
  薄夜渊坐起身来,怪异地说:“你的意思,要让我的儿子住在偏院,我永远都不能去看看他?”
  “……”
  “我想过了,你不想嫁给我,也不愿给我生孩子。我薄夜渊未来这一个儿子,以前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从今天起补过。”薄夜渊狠戾地道,目光淡淡地瞟了一眼某处。
  黎七羽寻着目光看去,在大床边多加了一张婴儿床!
  小天赐安静地躺在小床,小手拨弄着婴儿床垂落的益智玩具,大概小家伙已经习惯了没人理会,一个人也玩得很开心,一点也不哭不闹。
  黎七羽心口发沉,大床重重跌宕,薄夜渊起身下床,走去卫浴间。
  叶之璐很自然地跟着过去了,在黎七羽面前合卫浴间的门。

  黎七羽心脏窒息了两下,想起薄夜渊和叶之璐以前成双成对出没的身影。她怎么可能不介意?只是她心里知道叶之璐的孩子是薄野薰的,所以她才没那么难受!
  薄夜渊说,他从来没碰过叶之璐,她信了。
  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没关系,那很好;如果他们有什么,那更好,她离开以后,他有人照顾了!
  起外面那些心思不良的女人,叶之璐要简单多了,而且她也是整个薄家都认可的。
  心脏越来越痛……黎七羽每天醒来第一时间都是吃药,她扯开包链拿出药盒,服下一颗药丸,那种胸闷气短的感觉才好受一些。
  不过脑子一直在缺氧,视线是晃的,走起路来都乏力。

  她虚软地走了几步,手撑在婴儿床。
  小天赐看到黎七羽,黑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伸出小手手要她抱抱的。
  黎七羽发僵地站着,难受极了。小天赐那张英气的小脸,长得和薄夜渊如出一辙……让她想起小七夜。
  她忍不住从婴儿床里抱起小家伙,真像啊……
  长大后一个越来越像薄野薰,一个越来越像薄夜渊,搞不好会像成双胞胎。
  “咔咔咔……”小粉团眉眼弯弯,攥着黎七羽的长发,莫名笑得开心。
  薄夜渊将浴缸里放好的水全部放掉,穿着浴袍往里一趟,伸手把一旁的洗浴架拨过来,面摆放着饼干和蛋糕,是黎七羽昨晚给他做的。
  薄夜渊小心地拿起饼干一块块研究,又放回去舍不得吃。
  有两块沾到水受潮了,他蹩起眉,小心地放在唇边一点点啃……
  叶之璐看着他,心又酸又涩,她做过无数的饼干蛋糕给他,哪次不是被他当垃圾踹走,雷克还说少爷不太爱吃甜食的。
  可现在薄夜渊却把黎七羽做的饼干当宝……
  按下手机,他命令雷克准备几个密封罐,将饼干永久性密封起来!
  黎七羽的泪水不自禁落在小粉团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可是看到小天赐的那一刻,她好像心脏最软最疼的部分被击。

  小家伙笑得那么天真,他那么可爱……
  她的泪水热热地烫在他小脸,他愣了愣,小手扒拉着,在她的脸摩一挲摩一挲,像是个小大人在给她擦泪。
  黎七羽明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他只是下意识的好举动,她却更难受了。想想还在危险的小七夜,造成现在这样死结局面的都是她!
  日期:2017-12-2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