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2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要大致估算下,毕子安倒戈到王承泽那边承担的损失,虽然与王承泽是合作关系,可如今王承泽步步急逼。势得白子惠,什么手段他都会用,毕子安知道的事情估计王承泽都知道了,公事上好说一些,一些机密白子惠已早有准备,未透露口风,但私事上,却保密很少,毕竟之前我跟毕子安关系不错,一些事情都跟他讲,这些事在聪明人眼里,可以推断出来很多东西。我的弱点怕是王承泽大致已知晓,这样的话,他便有了操作空间。

  除此之外,公司还有没有王承泽的暗棋,必须要好好甄别下。
  “王总,谢谢你了。”
  好像是在车里。
  毕子安千恩万谢着。他确实该谢,刚才,他心里一定爽翻了,潇洒的离职,合作公司老总来抬轿子,惊呆了众人。
  “客气了。你是我看重的人,怎么会让你受委屈呢。”
  王承泽笑着说,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听着很真诚。
  毕子安说:“王总,不知道接下来安排我做什么?其实我是可以忍忍的,我怕离开了公司,便打听不到内幕了。”

  王承泽说:“你已经暴露,再多呆下去也没用,不如早点脱身,况且,已经没有多少有用的消息,该知道的我已经知道。至于你的安排,自然是去合作的新公司工作,你负责新公司,不过委屈你,你是二把手,而一把手是董宁,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配合他的工作,我很看好你,所以,千万别让我失望!”
  王承泽的话让我身子发冷。
  毕子安听到自然表示要尽犬马之力,后面的话我再放在心上,我已经明白了。
  表情的变化,白子惠看到,她的眼睛眨了眨,轻声问我,“怎么了?”
  笑了笑,我说:“王承泽要做什么我知道了。毕子安回去新公司,代表临海集团,我名义上是负责公司一切事物,但有毕子安存在...”
  白子惠变了色,她说:“毕子安恨你,自然不会配合你工作。王承泽一定给他很高的职位,有他在新公司跟你对着干,你肯定做不成事,尤其东湖是王承泽的地方,他要玩点手段实在太容易了,新公司发展不利。对公司发展是极大打击,王承泽是在逼我低头啊!”
  说着,怒火不熄,白子惠的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这一下子拍得不轻,拍完之后,白子惠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我连忙问,“疼不疼!”

  白子惠摇摇头,咬着牙说:“这点疼算什么,王承泽是想要我的公司,他这是要吃我的肉,吸我的血。这才是疼。”
  “还好,我们已经提前知道,可以早做准备。”
  我一边说着,一边盯着白子惠的手,她手掌已经发红。
  白子惠说:“董宁,这次又靠你的直觉,才让我搞明白这里的事,你要我怎么谢你。”
  我笑笑,说:“你我之间,提什么谢,用肉偿还吧。”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你要死啊!”
  我凑到她身边。抓着她的手,说:“刚才太用力了吧,疼了吧,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打人,打桌子多疼啊!”
  白子惠撇了撇嘴,说:“我又打不到王承泽。”
  我说:“有我呢,我替你出气。”

  安抚了白子惠,让她不那么忧心,其实我也是故作轻松,这件事情并不那么容易操作,但我必须要乐观一些,因为我知道白子惠很难受,本来合作的事情是利好消息,公司会得到很大发展,现在的重心也围绕着这件事在进行,哪知道王承泽另有心思,加上陆老爷子也站在王承泽那边,白子惠岂能不伤。
  如果我再苦着脸,白子惠受到的影响更大了。
  现在骑虎难下,不合作,公司元气大伤,极有可能解散,但与王承泽合作,处处算计,处处机心,前路难行。
  如白子惠这般果决之人,也难下决定。
  我以为这事会平息几天,毕竟新公司组建还需要不少时间,却没想到第二波的攻势很快来了,陆老爷子要见我。
  陆老爷子约我已经是第二天了,而当天晚上,我和白子惠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葡萄美酒夜光杯,烛光下,白子惠明媚动人。

  气氛到了,水到渠成。
  可能也是最近压力比较大,白子惠放的很开,她很享受,我觉得,她已经开始喜欢上这种运动。
  适当的行为有益于身心健康,但除了爽之外。还有传宗接代,我和白子惠都没有那个想法,白子惠一心在事业就不说了,而我现在也不想要,关珊肚子里的孩子就那样没了,我心中感觉可惜哀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孩子肯定是要的,但不是现在,心中有一点执念,要替关珊报了仇之后才能心安理得的娶妻生子。
  两情相悦,甚是美好,只不过心里多了一丝心思,觉得自己不那么纯粹,而对白子惠有几许抱歉。
  不仅如此,我还隐瞒了一件事,陆俊晤的事。
  这事我还没跟白子惠说,一是时间忙,二是无法开口,因为这事还没有定论,我现在只是推论,看看什么时候我再去学校一趟,再见一见陆俊晤,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吸丨毒丨。
  起床去公司的时候。白子惠嚷着浑身疼,跟散架了一样,看她完美无瑕的身子只着寸缕,又是一股邪火窜出,可有些事可为可不为,**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更是生活的一部分,要懂得取舍,不能一味放纵。
  我笑话白子惠昨天太疯,然后给她穿上了衣服,前路不明,可此时此刻,心被填满,觉得甜蜜,有斗志,且昂扬。

  我是到了公司之后,接到陆老爷子电话的。
  “董宁,我是白子惠的姥爷,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不要惊动其他人,我就在公司地下停车场一层。”
  本来我在公司便不做事,送白子惠上班就是我的工作,陆老爷子见我,我有时间赴约,可是,电话里的声音,传达过来的态度,不是那么好,联想到昨天王承泽所作所为,我有了大概的判断。陆老爷子见我是想敲打敲打我。
  跟白子惠打了声招呼,我便出去了,白子惠在公司也懒得理我。

  见面的地点是在车里,陆老爷子示意司机下车,司机不太同意,话里的意思是担心我会对陆老爷子不利。
  我笑笑。我董宁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堪会对一个老人动手。
  陆老爷子很跟司机说,他不论跟我说些什么,我都不敢动手。
  这个不敢用的好。
  我确实不敢,因为陆老爷子是白子惠的姥爷,就算他现在对我有了敌意,我也不可能动手,不仅仅是身份,他还是个老人,如果我动手,便是极其恶劣的事件,不管我是对是错,都是罪人。
  司机没再说什么。下车了,不过,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很冷,是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陆老爷子有一只忠犬。

  司机下车了,陆老爷子笑了笑,说:“董宁,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找你来吗?”
  我也笑了笑,说:“老爷子你的心思我哪里能猜出来,不过,我觉得今天来找我不是什么好事。”
  日期:2017-01-0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