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2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哥说:“董宁,你...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
  我抓住了毕哥的手,用力,然后把他的手甩开。
  “你问我到底有什么仇,好,我就告诉你,让你明明白白,你没把我当朋友没把我当兄弟,你算计我害我,还问我有什么仇?”
  “我已经告诉你了,让你悬崖勒马,你不听,你眼里已经没有真正对你好的人了,毕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知道你给你那个小三花了很多钱,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给你老婆花过那么多钱吗?”

  “算了,多说无益,从今以后,咱们不是朋友。”
  我走了,毕哥还留在原地。
  坐车去了公司,去了白子惠办公室,把这些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白子惠。
  我叙述没带着个人感情,尽量客观事实。
  白子惠点点头,事已至此,没什么说的了。
  电话把人事叫了进来,白子惠告诉人事通知毕哥回公司,解除职务。变成普通员工,人事出去马上打电话,过了一会人事进来了,说已经通知完了,我说:“他的情绪怎么样?”
  人事说:“挺平静的。”
  我听的挺诧异,毕哥竟然挺平静。跟我预想的不一样啊!我这是完全堵住了他的退路,那三个老总不跟他玩了,在公司又降职了,他怎么养小三,怎么享受有品质的生活。
  没过多久,毕哥回来了。人事直接带他进到白子惠的办公室,毕哥竟然还对我笑了笑,我心里有不太好的感觉。
  白子惠看毕哥坐下,说:“毕子安,现在有一个决定通知你一下,解除你的职务。降为普通职员,你有异议吗?”
  毕哥摇摇头,说:“没有异议。”

  白子惠说:“好,那没事的话就工作吧。”
  毕哥说:“白总,我还有事,我要辞职。”
  白子惠说:“你要辞职?你确定吗?”
  毕哥说:“我确定。”
  白子惠说:“好吧。那就办理手续吧。”
  这个变化让我愣住了,毕哥哪来的底气辞职,难道说他破罐子破摔了?
  办好了手续,签完了字。
  白子惠和我站了起来,把毕哥送出了门,白子惠说:“虽然你离职了,但是对公司的贡献不能随便抹去,结算工资会给你多算三个月。”
  毕哥说:“谢谢了,白总。”

  就在这个时候,王承泽带着个助理来了,看到之后,他笑了笑,说:“哎呦,这么热闹。”
  白子惠冷着脸,说:“王总,你来有什么事?”
  王承泽笑笑,说:“没什么事,就是刚刚听说毕子安辞职,我来捡个漏。”
  王承泽看向毕子安,说:“冒昧的问一句,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工作吗?”
  毕哥点了点头。
  原来,他是王承泽的人。
  毕子安刚刚辞职,王承泽便带着助理过来,说的好听是捡漏,实际上是来打脸。
  因为时间点太巧,难免不让人多想王承泽和毕子安其实是串通好的。
  我输了,本来想将毕哥逼入绝路,让他认清楚现实,好好工作,不跟那女大学生扯不三不四的事,但没有想到毕哥的身后站着的不仅仅那个老总,还站着一个王承泽。
  这一招,真高。
  我也是傻。毕哥只是牵桥搭线,三位老总不傻,给毕子安的钱少不了但也多不了,但远远不够买好车的,加上学校里的小妖精是个无底洞,也只有王承泽能给得起价钱。
  王承泽上门这样搞很不好,公司里的人刚知道毕子安辞职,王承泽便邀请毕子安加入自己的公司,还是在白子惠面前说的,这他妈是什么意思,私下里可以去说去谈,现在摆在明面上,就是让人难堪。
  “哎呀,抱歉,我可能打扰到大家了,我们现在就走,对了,白总,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
  王承泽笑着,他可以笑,笑的大声,笑的张狂,因为他赢了这一局。

  “抱歉,你没有这个荣幸。”白子惠淡淡的说。虽然这拒绝略微不妥,有点报复的意思,但这就是白子惠的性格,在某些事情上,她很有原则。
  王承泽似乎早料到了结果,他又笑了笑,客气的告别,临走之前,毕子安看了我一眼,眼中有很多感情,但最多的是恨意。
  再见面时,便是敌人。
  这社会,如江湖。
  刀光剑影,恩怨情仇。
  目送王承泽离去,那背影在我眼里十分的嚣张,如得胜将军一般,凯旋归来,毕子安的脚步也轻盈起来,他的笑声远远传回,无比讽刺。
  白子惠的目光缓缓扫过那些抬头张望员工的脸,淡淡的说了一句,“开始做事了。”
  这些员工天天高负荷的工作,有点风吹草动自然关注,缓解一下压力,可以理解。
  白子惠示意我跟她进办公室,进去前,我看到田哲的目光望过来,眼神很复杂,我收回目光,脑里只有一个问题。除了毕子安,王承泽有没有收买其他的人。
  每个人都有弱点,毕子安的弱点便是贪,这个贪是贪恋,毕子安贪恋姑娘身体,贪恋金钱权利。王承泽给他钱很容易将毕子安掌握在手心,只要有女人玩有钱享乐,毕子安也愿意鞍前马后。
  田哲也有弱点,他被背叛过,加上性取向,人比较敏感,如果有人给他一定的关怀,难说他会如何选择。

  门关上,办公室里只有白子惠和我,相视无言,苦笑一声。
  我和白子惠都清楚的知道,王承泽已经布好了局。他现在才刚刚开始。
  王承泽是不择手段的人,现在他还算温和,但谁也不保证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来,更关键的是王承泽的行为有陆老爷子撑腰,我和白子惠的行事便多了一丝顾忌。
  “毕子安离开其实对公司是件好事。”
  白子惠揉着太阳穴,缓缓的说。
  我站起来,走到她身后,轻嗅她身上的淡雅香味,抓住她的双手,手又嫩又滑,手感颇佳。
  白子惠没有反抗,她闭着眼。头往后面靠,落在厚厚的椅背上。
  我松开了她的手,摸上她的脸颊,手指轻轻滑过,最后停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揉捏。只用指肚触碰,轻柔。
  “舒服吗?”
  白子惠轻哼一声,说:“继续!”
  五分钟之后,白子惠睁开了双眼,短暂的休息,恢复了神采。而我的心在按摩的过程中也静了下来。
  毕子安离开公司确实是好事,王承泽这颗暗棋,早发现比不发现要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